报国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学修影视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如何看待“男众寺庙女居士管事”的现象

     

     

     

     

    问:有幸去过贵寺几次,本人走过很多寺院,发现一个比较特别的现象:和尚寺院一般都是女性居士围着转或者长期住在寺院里,更让人想不通的是,有寺院对外管事的人不是和尚,而是女信众,态度很是大套,还有女信众帮和尚决定事务的,难道也是像世间一样必须要“女秘书”吗?此类报道屡见不鲜,好像在戒律里是犯戒吧!请教一下专业回答!

     

    答:阿弥陀佛!感恩你对报国寺的关心,目前寺内护法也是女居士多于男居士,负责人前四届是男居士,这一届也是女居士。今天的现实是寺院多,僧人少(据有资料说全国寺院有僧人二十万,其中藏传佛教的僧人可能十万以上,汉传佛教也就几万人而已。还有资料说全国有假冒僧人六十万,假僧人没什么信仰,为谋利欺骗大众,就不在此说了)。

     

    在人们的心中,最理想的寺庙应该是非常清静而悠闲的,晨钟暮鼓,青灯黄卷,令多少世人羡慕不已,我没出家前也曾这样幻想过,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出家之前怕事多,出家之后事更多”。有的寺庙甚至只有几位僧人,却仍然承载着一般机构和普通大众所不具备的社会功能:对于普通大众,它是旅游圣地(尽管寺庙是清修之地,但如今很多寺庙被当成“旅游圣地”,这是躲都躲不开的事,其中有政府的意愿,亦有群众的需求);对于弱势群体,它是从事慈善事业、缓解社会矛盾、维护一方安宁的场所;对于心灵负重的人,它是缓解疗愈各类心理压力的心灵驿站;对于佛教人,它是皈依三宝、传播佛法、学修体验的家园……这些功能都要靠常住寺院的人来共同发心承担,而且是全义务的持续付出,其中的艰辛和负重,偶来小住的游客及游方信众是很难体会的。

     

    再看下僧人们的生活:早上三四点钟闻钟而起,晚上九十点钟闻鼓而眠,闻板上殿,闻梆过堂,朝暮课诵,晚上读经拜忏,布萨诵戒、上供、过堂、普佛等。再加上僧人学习,出坡(劳动),半月诵戒,讲经弘法,举办佛事活动……要说充实也好,要说劳累也不过分。除此外,一些来寺的游客需要讲解介绍,住宿需要安铺清洗,佛教法会需要筹办,一日三餐需要按时供养,山门殿堂需要看管,往来人群需要接待……除非大型寺院,一般的中小型寺院,单凭几个僧人怎么也应付不过来。比如乐至报国寺,除上述外还承担着一个老人安养的念佛苑,众多老人需要关心照顾。

     

    出家人的责任更重的是住持和传播佛法,而不是在寺庙里完全陷于服务性的杂事之中。因此,诸如上述的杂事,会适当交由护法居士来参与,一是为居士提供培福机会,二是也缓解了僧人的压力。护法居士中,能承担统筹安排的有男众,也有女众,但毕竟是发心,最多坚持一年两年,就又得替换人选。

     

    当今学佛人士中,女性多于男性、老年多于青年是不争的事实,也许社会及家庭压力太重,现在能常住寺庙的男居士大多年龄偏大,于是就出现了提问者所说的“经常看到女居士在寺庙做事”的现象,而并不是和尚喜欢“女秘书”。

     

    由于寺庙承担着多种功能,因此对于在寺庙长期护法的居士,寺庙还是要考察其有无适合的相关特长或管理经验,性别不是大问题。在一些事务上,如果护法居士所提建议合理,僧人们也会听取。然而,在佛法上既然是三宝住世,寺庙的大事决定权,当然由僧团来把握,法务事务由僧人来主导。在从前,寺庙里就连伙食团长(寺庙叫典座)也要开悟了的人才能担当,现在的人根性差,僧人们在修行上尽管还不够,但寺庙由僧人主导是不容改变的。

      

    佛法也是因缘法,时值末法(当然佛法本身并没有正法、象法、末法的分界点),我们处在此娑婆世界,随着时代的变迁,真正有信仰,真正懂佛法的人少了,真能“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随之而来的是心向外看,专看外面的现象,尤其是一些不好的现象,关注的人反而更多,而好的东西就算有,也会当面错过或被忽略。如此一来,一个本来在过去世还有点善根的人,这一生因走的地方多,眼睛所见过失多,早早把多生累世积累的善根消磨完了,最后就凭一点“世智辩聪”,断送善根,如经书上所说的“篾戾车”(断善根的人)一样,真是可怜悯者。修行是修自己,而不是修别人,要想真正获得佛法的利益,应当多反观自照,常常自省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