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常动态
  • 长期通告
  • 佛七义工|你忙碌的身影最动人

    摄影:宽福  能持 | 文字:能持

     

    很多师兄说,平时在家很少做家务,有的家庭甚至请保姆来做。可是,来报国寺打佛七,都争着来洗碗、行堂、打扫卫生……

    123 佛七法会期间,为了照顾好大众的食宿,让大家安心念佛,义工菩萨们牺牲了念佛时间、休息时间,每天早早来到斋心堂、大寮,摆放碗筷,准备好行堂的盆、勺,要发放的食物,以及刚出锅的饭菜……

    456 当大众前来就餐时,义工菩萨们提前分班行堂,相互配合,为大家添加饭菜和汤。

    78910 等大家用完斋出堂后,义工菩萨们还要收拾碗筷。大量的碗筷抬到洗碗处,由洗碗组的义工来清洗。

    1112 每套餐具都要清洗三道,然后擦干,装柜消毒。

    1314 此时,义工菩萨们才开始吃饭。

    16另一部分义工,开始打扫斋堂,擦桌子,扫地,拖地板。大寮的义工们,又开始了新一轮忙碌——清洗盛饭菜的桶、盆及锅、铲、勺等。

    1517 在道场中,行住坐卧都是修行。而做义工,不仅是修行,更是身体力行,来践行“菩萨道精神”。

    18 在做事中去修道、去体会;在服务大众的过程中,放下我执;在一点一滴的付出中,去体悟带着欢喜心去做事,带着认真而不执着的态度去工作,在利他的过程中来连接弥陀的清净与平等。

    19

    【编后】

    在编辑此篇报道时,想起了星云大师的一篇关于义工的文章,大师从两个角度来分析,如何对待义工?如何做义工?两个角度对我们当前的状态都有现实意义,细细体会,都能受益匪浅,推荐大家阅读:

    《星云大师谈处世》—— 谈管理:当义工的义工

    (一)

    回想近二三十年来,不管我走到哪里,很多人都愿意跟随我做事,原因是我先帮他们解决行坐食卧等问题,让他们在“无后顾之忧”下,协助我做事。如:

    我要麻烦义工写字时,就先将笔、纸、座位找好,安置好,好让他写字;花草要浇水,我事先将水桶、水管准备好,并告之对方,水龙头开关在哪里;搬运货物时,我先计划好存放的地点、空间、摆设方式,再和义工一起搬运,途中还要和他谈佛法,给他欢喜。吃饭时帮他添饭、倒茶水,了解其心理需要。

    记得在宜兰时,那时的美工人才很少,杨锡铭先生发心要为我的幼稚园画壁画。我很感激,成天陪着他,替他准备画笔、颜料、调色板、尺、茶水等,就好像是学徒一样。我丝毫不敢怠慢的诚意深深打动对方,后来杨先生还皈依了佛教。

    朱桥先生是五十年代非常有名的编辑,其负责的《幼狮》杂志,更带动了那时社会上所有杂志重视美工。朱桥先生在替我编《今日佛教》时,时常工作到深夜,不知有多少寒流的夜晚,都是我在陪他。他常劝我:“师父,您先去休息吧。”我还是陪着他,等到适当时间,煮碗面或泡杯牛奶给他吃,他也是为我的诚意所感动。后来,我们的《今日佛教》也带动佛教的杂志进步。

    如果徒众都能像我这样去对待义工,惜缘地带动、辅导、协助,让他们能进入工作状况,自然对工作推展有很大的助益。不要轻易使唤义工,不要不顾念义工,你若无情,他哪会有义?

    开口动舌无益于人,戒之莫言;

    举心动念无益于人,戒之莫起;

    举足动步无益于人,戒之莫行。”

    (二)

    所谓“义工”,看起来是为人,其实最有利益的还是自己。

    佛陀座下有位专司知宾的陀骠比丘,每天任劳任怨地工作,即使在深夜,有人前来敲门挂单,他也欢喜地提着灯笼,为其引导安单,数十年如一日,后来终于感得手指自然放光的福报,日后再也用不着打灯笼为人引路了。我自愧功德未臻圆满,四肢五根都不曾放光,然而在为人服务的同时,心灯通体明亮,法喜充满全身,自认是人生最大的福报。

    一些事业有成的信徒常对我说:等到将来退休以后,要来佛光山当义工,服务大众。其实做“义工”不必寄望于未来,此时此刻,就可以实践菩萨道的“义工”精神,以四摄六度利乐有情。有心服务大众,更不必等到退休,眼前就能自我期许,做个不“退”转菩萨、不“休”息菩萨。

    人身难得,胜缘难再,把握当下每一分每一秒,在世间广结善缘,人生岂不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