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础入门
  • 皈依戒律
  • 素食放生
  • 邪淫因果
  • 往生常识
  • 佛经讲义
  • 仪轨持咒
  • 念佛净修
  • 大众阅藏
  • 寺院法音
  • 有缘心得
  • 佛教对神秘现象的看法
     
    近来上海乩坛大开,其所开示改过迁善、小轮回、小因果等,皆与世道人心有大裨益。至于说天、说佛法,直是胡说。吾等为佛弟子,不可排斥此法,以其有阻人迁善之过。亦不可附赞此法,以其所说佛法,皆属臆撰,恐致坏乱佛法,疑误众生之愆。(《增广文钞卷一•复永嘉某居士书四》)
     
    附录四:印光大师之于扶乩
     
    郑颂英
     
    驹光如驶,无常迅速。印公大师生西,忽已三周年了。我们默察法运的兴衰,愈发拜服老人,真是中流柱石,如狮子吼,威服群兽,能不感慨系之!现在我们来谈谈大师之于扶乩。
    大师尝刊印《西方确指》,内载明季觉明妙行菩萨,及近年哆哆婆娑诃菩萨,借乩坛应化度人的事迹。里面指示佛学,非常真切。后皆说明扶乩之违佛教,且多鬼神假托,妄谈修证,引入魔外的危险。己乃权借乩坛,以度脱醉心扶乩的有缘众生。其后当向佛经中求,而切嘱消毁乩坛,戒绝扶乩的。一般好乩的人,反借印公为护身符,说他老人家也提倡扶乩,所以刊印此书。而将大师痛诫扶乩的宏论,抹杀不提,这真是厚诬印公,和两菩萨了。
    大师对于扶乩的见解,以为乩坛,大抵是灵鬼假托的居多。谈谈幽冥情状,原亦无妨。无奈多要妄谈般若修证,把仙佛混淆的外道言论,来捣乱佛法。甚者假托佛祖神仙,妄造经文,更足以坏正法而误众生,其害就大极大极了。所以站在佛教的立场上,是绝对的应该戒除扶乩的,因为那是无益有害的事。我们倘若要明白教相、义理和修证次序,自有三藏经论、祖师著述在。我们要征信因果轮回,佛经而外尚有很多历史传记在。舍三藏明文不读,而反要求知于真伪疑似不可知的乩坛,岂不太愚痴颠倒了么!扶乩,是很费光阴的。我们空余的时间,来干读诵大乘经典、持念佛号的大利益事,尚恐不及,更何必耗之于无益的扶乩呢?所以无疑的,我们可以"无益有害"四个字,来判定扶乩的价值。
    复次,凡事都要防弊。从前明朝仁孝文皇后,是一位深入经藏、真实修持的贤者。曾经梦涉灵山,释尊为他说了一部《第一希有功德经》。文皇后,笔以陈世。但是莲池大师,不为他流传。因为大乘经典,已很完备了,多加这一部,也无所增益,而反足以开后人妄造经典的大弊端,其事实在不足为法的。啊!这真是正法眼藏,大祖师的作风。
    大师,生在法运寝衰、邪说猖行的今天,怎能不以严肃的态度,来呵止乩坛的嚣张呢?可是,狮子去后,群兽又乱动了,近年乩坛闹得更厉害了,佛教徒被引入乩坛的也渐多了。有心人,能不为法运忧么?北京廉达囚居士来函,对乩坛的捣乱佛法,言之痛切。北方人士,几以鬼神混乱的乩坛,代替了佛法。啊!其害有如此者。
    我们细按之,由佛教而引入乩坛的人们,其动机大多出于好奇。然而好奇,往往是被牵引入于魔外的绳索。佛法是平实无奇的,佛只是说明了宇宙的真理,唤醒众生背尘合觉罢了。我们为了背觉合尘,纵情造业的缘故,才卑陋得这样可怜。只要我们能够涤除情欲的锢蔽,斩断见思的妄动,恢复圆明的法性,那神通智慧,本来具足,不劳外求。如果心外取法,希望着妖鬼灵通,那就是邪魔外道了,而好奇实为之驱使。
    列位同信,我们要纪念大师,我们要维护正教,我们要获得佛法的真实利益和究竟解脱,我们应该平实无奇,戒除扶乩,来实行大师的遗教。(《印光大师记念文集》)
     
     
     
    佛教对神秘现象的看法如何? 
     
    (选自圣严法师著《佛学群疑》)
     
     
    神秘现象不一定是宗教才有,不信宗教的人也会发生,只不过他们把神秘现象当做幻觉来处理。至于一般人对于鬼神的现象,仍非常迷惑而不可知、不可捉摸,认为其无,实际是有;认为其有,难得采证。至于宗教徒,不论是什么层次,只要信之虔诚,行之得法,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感应和通灵的经验发生,从佛教的立场而言,从来也不否定,可是并不重视。 
     
    如果有人有了少许的神秘感应,就以为是得了神通或以为是佛菩萨的显圣,那是不正确的。佛与菩萨有应而无相,无相而有力,那就是随机应化的感应作用。但是他们不会采取一定的模式和特定的人做为他们的使者和代表,神应无方,感而遂通,怎么可能有特定的人做为佛菩萨的代表?虽然有佛菩萨的力量通过不同的人及物而表现,此人此物亦不可自视为佛菩萨的自身。 
     
    假如有人,不论僧俗、不论佛教徒或外道徒众,自称是佛菩萨的化身,他若不是想以大妄语来搏取利养、恭敬、妄自尊大的名位,就是鬼神、外魔附身、显异惑众。他们虽然也有若干百分比的灵验,但于信仰者的祸福无补,所以,正信的佛教徒不该表现这种身分,也不得信赖表现这种现象的人。 
     
    从佛教的史传所见,只有释迦世尊是佛,尚没有第二人自称是佛的例子。如果自称是佛,不论是佛的什么身,都是大妄语,要不便是鬼神附身的现象。表面看,他们是行道救人,事实上是惑乱人心,鼓励社会大众不从事实际的努力,只求幸致的福佑。 
     
    至于菩萨也是一样,历史上的菩萨,在佛的时候,只有弥勒,说他是在五十六亿万万年之后,在此世界第二位成佛。其他如观音、文殊、普贤、地藏等并非历史人物,而是由佛介绍而知的大菩萨。另外如马鸣、龙树、无著、世亲等印度的大乘论师,也是后人依据他们的大乘言行,尊敬他们为菩萨。又如中国的天台智者大师,被后人称为东土小释迦,但他自称尚是信位的凡夫;永明延寿禅师,被称是阿弥陀佛化身,那也不是他个人的自述;九华山的地藏,是新罗的王子出家,法名为地藏,后人认为他是地藏菩萨的化身,亦非他自称是地藏菩萨。所以,正信的三宝弟子应该看所有的众生都是未来的佛菩萨,也都是佛菩萨的化现,但他们是凡夫的身分。 
     
    如果这些自称是佛菩萨化现的人,能说出你的过去,指示你的未来,甚至于知道你和你的关系人的历史背景,并预言你们未来的发展,也不应为其所惑。鬼神都有这种力量,如果你自己以持咒、修定的努力,也会达到这种目的,但那也不是神通,而是咒力、鬼神的感应,或是差遣鬼神所得的结果,最多是定力的现象。因此,这种人谈未来未必正确,说过去也不会比你自己知道的更为清楚,对过去世那就更渺茫了,准确性到什么程度,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凡事不能违背因果,一定要发生的事,鬼神帮不了忙,预知于事无补,只有善恶勤惰的因缘可以改变;若非大善大恶,不能改变定业、定果,只要尽心尽力,为善去恶,行佛所行,言佛所言,学菩萨所学,未来的命运就操之在己。 
     
    在人类的一千个人之中,大概有数人,由于过去世的修行力和由于他们是来自有福德的神道,所以有与生俱来的预知力及回忆力,知未来、知过去,在儿童时代特别显著;成年之后,如果生活繁忙和不加理会,这种异能就会渐渐退失;如果蓄意培养和顺其自然,也会成为感通鬼神的媒体,而被称为灵媒或巫者。 
     
    现代人由于知识的普遍,教育水平的提高,具有神秘能力的人,现在多半能够运用逻辑和似是而非的科学观点,来说明他们的原理。运用佛学知识、佛教名相,向大众诉说他们神秘力量的实质,而且以神鬼的启示所得的所谓修行方法,称为密法、大法、无上法,用以教导他人修行,也能获得神秘的感应,的确也产生若干的效用。 
     
    不过有个共通的后遗症:所谓请鬼容易送鬼难,一旦使用类似的方法且产生反应之后,就必须受神鬼力量的控制,失去自己的自由意志;轻者从表面看还如常人,重者就会变成精神不稳,心态不正,从言语、谈吐和眼神都能表现出异于常人的情态。如果希望脱离控制,往往心不由己,身不由己。如果意志力强,发觉已经误入歧途而想抽身,也会经历一番精神和肉体的煎熬,往往延续到一年、两年才能恢复正常。所以要那些相当深入而沈醉于神秘经验的人脱离歧途,回向正信的佛教,不是不可能,却是相当不容易,这是非常不幸的。 
     
    有人虽不自称是某佛菩萨的再来,却宣称直接传承于某佛菩萨的教导和印证,这有三种可能:一种是修行禅定,在定中显现神秘境界;第二种是在梦中显现的梦境;第三种是在清醒状态听到或见到的降神现象。 
     
    如果是在定中,一定不是深定,深定非有心、非无心、非有境界、非无境界,不会有佛菩萨出现的情境;这种定境,应该属于类似做梦的状态。人在睡熟而将醒未醒之际会做梦,将要入睡之前也会做梦,但两种梦的性质不一样,前者比较清醒、清楚,后者比较混乱。同样地,定中所见境界则是在散乱心未除、统一心未现,但已经失去现前境界的觉受之时,内心的妄念所造成的一种反射作用。所以,定中所现和梦中所现的佛菩萨,往往并不是来自心外。 
     
    另一种类似灵媒所见的降灵现象,是神鬼幻现为佛菩萨形象或者自称是佛菩萨的声音,以光影和音感的幻境当做佛菩萨的示现,如果不具佛法的正知正见,极容易受到这些鬼神的愚弄,而成为鬼神表现灵力的工具。虽然佛经中也说,佛法可由鬼神、天仙等说,如果不与三法印相应,那就不是佛法而是外道。一般的鬼神,假借佛菩萨的名号,所说的种种,虽然也用若干佛学的名词,他们的层次仍不能脱离欲界鬼神的范围。所以,是否属于佛法,应该用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来印证,这是除烦恼、去执著的。 
     
    在《楞严经》、《摩诃止观》等都曾详细地讲到什么是魔境而非正境。这就是为什么禅宗重视传承的原因了,从达磨祖师开始,代代以心传心,而戒律也强调戒体的师师相承;虽然后代有无师而自证,但至少应该与经教相应,与正统的佛法不相违背。有明师求师证,不遇明师则当求经证。否则,纵然自称是佛的弟子,或自己认为是佛教的一支,本质上,还是附佛法的外道。 
     
    所谓鬼神,如果他们传播的是正信的佛法,那就是护法神,也可以说是佛菩萨的化现。所以,是否合乎正统的佛法,不在于用鬼神的名字或佛菩萨的名字来说法,而是在于他的知见是否正确,也就是不因人废言,也不因名而不辨邪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