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础入门
  • 皈依戒律
  • 素食放生
  • 邪淫因果
  • 往生常识
  • 佛经讲义
  • 仪轨持咒
  • 念佛净修
  • 大众阅藏
  • 寺院法音
  • 有缘心得
  • 临终关怀与助念——助念
    临终助念:
     
    1:勿令其所执著者靠近
     
    临终之际,身心皆承受剧烈苦楚,若平日执著者靠近,往往因见冤家而心生嗔恚,或见最疼爱者而眷恋不舍,此一念执著,遂令其无法自在往生,临终随念而去,可不慎乎?
     
    就医学观点,凡心跳、呼吸停止或脑死即宣告死亡。佛教则则认为神识尚未脱离色身,犹有知觉,须俟全身冷却,神识完全出离,方谓之死亡。故断气后,神识未脱离前,乃心灵最痛苦之际,毕生种种于刹那间历历重现,此悲苦交集时刻,倘见平生执著之人,势必令其遭莫大冲击而牵动神识。
     
    2:勿急忙更衣
     
    民间习俗常于临命终或断气后急为亡者更衣,此举甚为不智。因移动尸体,将导致亡者痛苦,故应于未断气,即预先更衣毕,令其有充裕时间使心宁静、安详,随侍在侧者方可专心为其助念。
     
    印光大师于此亦曾开示:‘病者临命终时,搬动卧处,更换衣服,实是增其痛苦,促其速死,孝子仁人,何忍出此。若谓死于卧床,后人卧之不吉,则是以寇仇视其亲矣!若谓衣冠不整,为鬼将褴缕裸程,果如所言,则何不将食物塞满其腹,免彼为饿鬼乎。臭皮囊且无用,况衣物哉!’
     
    如亡者关节僵硬,可热敷,以热毛巾搭附关节处,令筋骨活络,始为其更衣。若有死未瞑目者,亦待全身冷透,以毛巾热敷双眼,数分钟后即可合拢。当知死不瞑目有二种情形,一为生病过久,药物服用太多或生前即为植物人;二为临终业障现前,痛苦不堪而现穷凶极恶之相。
     
    3:切勿哭泣
     
    临终之际,尚未昏昧时,有二忌。一忌家属与病者作软爱语,以世情牵缠,徒增恩爱悲伤。二忌临床挥泪,未死先哭,喧哗吵闹,扰乱正念,令病者心生悲恋、执著,或将泪水滴亡者身,触动其情执,使之不忍离去。似此情形,纵弥陀接引亦无济于事。
     
    或谓曰:‘父母劬劳,养育深恩,临别之际,竟未能泪眼相送,岂非不孝?’吾人以智慧深思,啼泣既不能令死者复生,莫若强忍悲痛,行利益亡者之事。倘不能忍,亦应避至他处举哀,以免病者听闻。据云:随侍者悲啼涕泪,于临终人而言,犹似雷声冰雹。最恰要者,应鼓励病者念佛,并为其助念,令病者心念贯注于佛号。
     
    一在家居土,平日念佛精进,曾感得佛现身,往生前数月即预知时至。俟时候一到,自行沐浴更衣毕,召莲友助念,彼时相貌十分庄严,居士亦表佛已现前。讵料,业障突然现前。居士在旁助念,妻子陡然闯入,啼哭不已,摇撼居士身躯。此时,居士之自觉尚未跟佛走,犹执著娑婆,割舍不下,意识遂醒来,谓佛曰:‘放不下妻子!’然其病势沉重,遂不支倒下,面色泛黑,莲友加紧助念,仍无法奏效。应切记:‘往生系平日放下之工夫。’能否往生,端视日常生活是否用心。
     
    古时有夫妻二人,信佛持斋,鹣鲽情深。一日夫死,妻悲伤啼泣,夫闻此声,心生爱念,神识即随此念投入妻身,为鼻孔中虫。妻悲泣时,自鼻孔堕下一虫,欲以脚践踏,一僧出言阻止。妻惊疑而问其缘故。僧答以:‘汝夫奉持斋戒,本应生天,因闻汝悲泣,致投生为汝鼻孔中虫。’故当冷静三思,自身是否万缘放下?是否予人希望、予人方便?应感恩佛陀安排,不以抗拒心态面对世界。恒不与众生敌对,永不与命运争吵。何以自古以来,念佛者众而安详往生者寡,即因未于心性上下功夫暨临终时错误之处理所致。
     
    4:切戒搬动触摸
     
    人将命终,身不由主,一动即犹如身受拗折之痛。此时,任其或坐或卧,侧卧仰卧,均以其感舒适为宜。若已昏迷而未断气,纵有便溺沾身,亦不宜为其擦拭、沐浴,以免增其痛苦。若搬动致生疼痛,则生嗔恼,甚或堕于毒虫之类。病者气绝后,无谕采何姿势,均勿移动,任其俯卧、侧卧皆无妨。若因病重而插有鼻管、尿管等,见病危即可拔除,但宜细心缓缓抽出,以便助念。插管时极为疼痛不适,但拔出时则不致疼痛,可放心拔取。切不可依世俗之见,谓亡者手足不直,来生将成折肱跛足之人,此乃大谬不然。佛陀入涅槃,即采右胁侧卧,诸修行有得者,多吉祥卧而逝,或坐化立亡。若侧卧坐化,手足必屈,故身躯是否端正,与往生何道并无关联。
     
    身体尚未完全冷透前,应留意亡者面部、身上,勿使蚊蝇叮咬、停留。因气虽绝,体温未冷透,神识尚未完全出离,此际,些微之物触及尸体,亡者仍感痛苦。如佛经所载,阿耆达王福德深厚,应生天界,竟以临殁,侍者挥扇触其面,一念嗔恚,投生为蟒,幸蒙僧说戒救度,方得生天。
     
    人死时,热气自下而上者,为超升相。自上而下者,为堕落相。故有‘顶圣眼生天,人心饿鬼腹,傍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之说,然切不可屡做试探,倘神识尚未脱离,稍有刺激,即心生烦恼疼痛,对亡者有害无益。故笔者不惮其烦,强调再三,尸体不可搬动,应俟亡者全身冰冷,毫无体温,确已死亡,方可移动。但若有大修行人在场,可以中指指背轻轻试探无妨。
     
    若值如下特殊状况,则不可拘泥,应先搬动再作助念等处置。如:在浴室摔倒,无法爬起,应立即将人抬出。若就诊医院不便于助念,亦须将临终者抬出。此乃极不得已之情况,方采特别措施。
     
    5:在温馨、宁静环境下往生
     
    死亡对患者而言,乃人生之终结,理应严肃看待,给予符合人性之尊重。然在讲求效率,一切分工制度下之医疗机构,往往俟医师判定病者断气后,即刻处理尸体,并将尸体移送太平间,纵令家属不欲搬动,亦莫可奈何。
     
    唯以某些疾病(如癌症末期之病患),皆伴随剧烈疼痛,须打吗啡针止痛,但此系管制之麻醉药品,家属无法携回自行施打,类此情形,或可考虑住进安宁并能允许照顾的医院。
     
    主要目的,在令病者之痛苦减至最低程度,并能于温馨环境,安度余生。
     
    6:茹素不杀
     
    病者饮食,应以素食为主。临终之际,需要有人助念,助念者尽量不食酒肉五辛,因食荤酒,诸佛菩萨不近故。
     
    7:助念人注意事项
     
    临终助念,是发菩提心代表如来度众生,了生死的大事。印光大师说:“能成就一个众生往生净土,就是成就一个众生成佛”。还有什么功德比这更大呢?!因此,对助念一事,必须认真执行,决不能敷衍应付。从因果上讲,你现在能尽心为人助念,是种善因;将来自己临终时必然有人为你助念。如是因,如是果,丝毫不错。并且为人助念,可以亲身了解一个人临终的情况,取得经验,会使你心中有数,处理如法,对自己将来大有用处。
     
    助念应分班,根据人数多少,每班不得少于二人,并配合念佛机。病危时,必须昼夜不停的念,不可间断。
     
    病人出现昏迷,可用引磬在耳边敲三下,并呼其名,高声念佛。
     
    病人快断气时,一齐念,跪下念,高声念。
     
    刚断气时,可大声开导:“某某人,你现在要放下一切,一心听大家念佛,依靠阿弥陀佛,往生净土!”说2-3遍,说完大家继续念佛,这时神识刚要离开躯壳,往那里走是非常关键的。
     
    助念者至丧宅,应先面见家长,由其带领入内,以免有物品遗失等情事时遭嫌疑。
     
    助念时,力求一心不乱,避免咳嗽、喷嚏或其他杂音,免病者遭惊吓而魂飞魄散。
     
    病室内禁止闲谈,恐病者因此分心,失却正念。倘有人前来探视,可邀其参加助念,不愿助念者,领至他处招待,以免病者见之,触动情执。
     
    为人助念,丧家所备茶水,可以饮用,但三餐最好自行解决,不可增添家属困扰。助念人员不可接受红包。本来助念有很大的功德,接收红包,功德都抵消了。而且产生流弊。
     
    助念毕,返家后应沐浴、洗头,全身衣著换过,方可在佛前做功课。
     
    助念时,不必一定著海青。若著海青,可准备二件,一件为拜佛、做功课用,一件为助念专用,可免时常清洗。
     
    按戒律而言,葱、蒜等系植物中之荤食。《楞严经》: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诸饿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与鬼住。福德日消,长无利益。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故为人助念,切勿食葱、蒜等五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