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础入门
  • 皈依戒律
  • 素食放生
  • 邪淫因果
  • 往生常识
  • 佛经讲义
  • 仪轨持咒
  • 念佛净修
  • 大众阅藏
  • 寺院法音
  • 有缘心得
  • 短篇佛經汇編——佛說越難經

    佛說越難經

    西晉居士聶承遠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波羅奈(nài)私國,賢者飛鳥聚。

    彼時,國中有四姓長者,名曰越難,大豪富珍奇珠寶、牛馬、田宅甚眾多。難為人慳(qiān)貪嫉妬(dù),不信道德、不喜布施。日未沒,常勅(chì)門監,有來乞匃者,勿得通也。

    難有一子,名曰栴(zhān)檀,亦復慳貪。難後壽盡,還生其國中,為盲乞婦作子。其夫言:「汝身有重病,今復懷軀,我貧窮無以衣食,汝便自去。」

    婦受教出門外,未遠得大聚糞,便止其中。至九月生一子, 兩目復盲,其母行乞食養之。至年七歲,其母言:「我養汝大久, 且自行拄杖,取食器行乞,當自悲言:『世間貧者最為苦惱,今我薄命生貧家,兩目復盲無所見,復為人所輕易,今有乞我少所飲食,愈我飢者,譬如天雨,渴者得飲。』」

    兒聞母說如是,便行家家乞匃,復到栴檀家。其子適(shì) 到,時守門者適小出,盲兒徑入前到中庭,如母教說之。

    時,栴檀在高觀(guàn)上聞其語,大怒呼守門者問之:「誰內(nà)此盲乞兒者?」門監大恐怖,即牽盲兒撲(pū)於門外,傷其頭面,復折右臂,壞其食器飯散其地,身體大痛。

    兒呼悲啼,其母聞之,即走到兒所言:「何等弊人嬈(rǎo) 我子者?我子尚小,兩目復盲,有何等過,乃取如是,何壹感天?」

    兒對母言:「我到此門中乞,有高聲人,呼多力人,牽撲傷我,身體大痛如是,今且死不久。」

    時門上有守神,便謂之言:「汝得是痛,尚為小耳,其大在後。汝坐前世有財不布施,故得勤苦。世間富貴無有常,富貴而不布施,如無有財等也,死更苦痛。乃愁悔,當復何益?」時觀(ɡuān)者甚眾多,各各自語,其聲遠聞。

    佛時從念道覺,與諸比丘俱入城分衛。佛問阿難:「是何等聲?怱怱(cōnɡ)乃如是。」

    阿難便白佛,說盲子母本事已,便叉手白佛:「願哀矜(jīn) 到此兒所。」佛默然不應。分衛還飯已,便往視之。見盲兒創痛, 以手摩其頭,目便即開,折傷處即愈,因自識(shí)宿命。佛問:

    「汝是前世長者字難不?」對言:「是也。」

    佛告阿難:「人居世間甚懃(qín)苦愚癡,一世父子不相識知。」

    爾時佛說經,解散其意:

    「人求子索財, 於此二事中, 甚憂勤苦痛, 他人而得果。 有身不能保, 何況子與財? 譬如夏月暑, 息止樹下涼, 須臾(yú)當復去, 世間無有常。」

    阿難白佛:「此兒命盡,當趣何道?」佛言:「當入大泥梨中一宿。」

    佛說是經時,八萬餘人皆棄三垢得法眼。諸弟子皆歡喜,為佛作禮而去。

    佛說越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