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础入门
  • 皈依戒律
  • 素食放生
  • 邪淫因果
  • 往生常识
  • 佛经讲义
  • 仪轨持咒
  • 念佛净修
  • 大众阅藏
  • 寺院法音
  • 有缘心得
  • 短篇佛經汇編——佛說摩訶迦葉度貧母經

     

     

     

     

     

     

     

     

     

     

     

     

     

     

     

     

     

     

     

        佛說摩訶迦葉度貧母經

    宋于闐(tián)國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度於君民,與除饉(jǐn)眾、菩薩大士、天、龍、鬼神、世間人民無央數,眾會聽經。

    是時,摩訶迦葉獨行教化到王舍城,常行大哀福於眾生,捨諸豪富而從貧乞。摩訶迦葉時欲分衛(wèi):「若其未行先三昧正受,何所貧人吾當福之?」即入王舍大城之中,見一孤母,最甚貧困,在於街巷大糞聚中,傍鑿(záo)糞聚,以為巖(yán)窟, 羸(léi)劣疾病常臥其中,孤單零丁無有衣食,便於巖(yán)窟施小籬(lí)以障五形。迦葉三昧知此人宿不植福是以今貧,知母壽命終日在近:「若吾不度,永失福堂。」

    母時飢困,長者青衣而棄米汁,臭惡難言,母從乞之,即以破瓦盛著左右。摩訶迦葉到其所,呪願言:「且多少施我,可得大福。」

    爾時老母,即說偈言:

    「舉身得疾病, 孤窮安可言, 一國之最貧, 衣食不蓋形。世有不慈人,尚見矜(jīn)愍(mǐn)憐(lián), 云何名慈哀, 而不知此厄?普世之寒苦, 無過我之身, 願見哀矜恕, 實不為仁惜。」

    摩訶迦葉即答偈言:

    「佛為三界尊, 吾備(bèi)在其中, 欲除汝飢貧, 是故從貧乞。若能減身口, 分銖(zhū)以為施, 長夜得解脫, 後生得豪富。」

    爾時,老母重說偈言:

    「實如仁所言, 生世無功德, 今在糞窟中, 不淨塗其身。

    飲食無分米, 羸(léi)形而不覆, 如今之極貧, 施意與願違。」

    摩訶迦葉重說偈言:

    「母說處不悅, 飢窮無以施, 若其有施意, 此則不為貧。若復知慚羞, 此則著法衣,如母此二事, 衣食為備(bèi)足。世有顓(zhuān)愚人, 俗衣寶穀(gǔ)多,無慚不念施, 計後此大貧。 惶荒設福德, 可謂為希有, 信哉罪福眾, 至誠不虛說。」

    爾時,老母聞偈歡喜,心念前日有臭米汁,欲以施之則不可飲,遙啟迦葉:「哀我受不?」

    摩訶迦葉答言:「大善!」

    母即在窟匍匐取之,形體裸露不得持出,側身僂(lǚ)體,籬(lí)上授與。迦葉受之,尊口呪願:「使蒙福安。」

    迦葉心念:「若吾齎(jí)去著餘處飲之者,母則不信,謂吾棄(qì)之。」即於母前,飲訖盪(dànɡ)鉢,還著布囊中。

    於是老母特復真信。迦葉自念:「當現神足,令此母人必獲大安。」即沒入地,更在虛空身出水火,半身以上現其水出,半身以下復現火出;又復變化改易,飛騰虛空,從其東出沒於西方, 南北亦爾。

    時,母人見此踊躍,一心長跪遙視迦葉。迦葉告曰:「母今意中所願何等,世間豪富、轉輪聖王,及四天王、釋梵諸天?若復欲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若復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惟三佛者,悉可得果其願。」

    爾時,母人厭於世苦,聞天堂上審(shěn)為快樂,即啟迦葉:

    「願以微福得生天上。」於是,迦葉忽然不現。老母數日壽終, 即生第二忉利天上,威德巍巍,震動天地,光明挺特,譬如七日一時俱出照曜天宮。

    釋提桓因即自驚(jīnɡ)悸(jì):「何所人者,福德感動,將無此間有勝吾者?」即以天眼觀此天女福德使然。釋提桓因即偈問言:

    「此女從何來? 大光明照曜, 譬如七大日, 一時俱出現; 震動吾宮殿, 威德難可當, 本修何福德,       得來昇此天?」

    是時,天女答帝釋偈言:

    「本在閻浮提, 糞窟不淨中,

    羸老兼疾病, 衣食不充備(bèi)。三千大千土, 釋迦文佛尊,次有大弟子, 名摩訶迦葉。哀矜從母乞, 說法我心歡(huān), 貢其臭米汁, 施少獲願多。一心供福地, 願欲生天上, 棄身糞窟中, 來生忉利天。」

    爾時,天女即自念言:「此之福報,緣其前世供養迦葉所致, 假令當以天上珍寶種種百千施上迦葉,猶尚未報須臾之恩。」即將侍女持天香華忽然來下,於虛空中散迦葉上,然後來下五體投地。禮畢却住,叉手歎曰:

    「大千國土,

    佛為特尊,

    次有迦葉,

    能閉罪門。

    昔在閻浮,

    糞窟之前,

    為其貧母,

    開說真言。

    時母歡喜,

    貢上米 (fān),施如芥子, 獲報如山。

    自致天女, 封受自然, 是故來下, 歸(ɡuī)命福田。」

    天女說已,即與侍從俱還天上。然後帝釋心念:「此女於閻浮提臭惡之中,以其米汁供養迦葉乃致此福,迦葉大哀,但福劣家不及大姓,當作良策,於閻浮提詣迦葉所,興設福祐。」

    釋提洹因即與天后,持百味食盛小瓶中,下詣王舍大城巷邊作小陋屋,變其形狀似于老人,身體痟(xiāo)瘦,僂(lǚ)行而步, 公妻二人而共織(zhī)席,自現貧窮乞人之狀,不儲飲食穀(gǔ) 帛(bó)之具。

    摩訶迦葉後行分衛,見此貧人而往乞食,公言:「至貧無有, 如何?」迦葉呪願:「良久不去。」

    公言:「我等夫妻甚老,織席不暇(xiá),向乞少飯,適欲食之。聞仁慈德,但從貧乞欲以福之。今雖窮困,意自割捐以施賢者,審(shěn)如所云令吾得福。」天食之香非世所聞,若豫開瓶苾(bì)芬之香。迦葉覺之,全不肯取。即言:「道人!弊食不多,鉢來取之。」

    迦葉鉢取受呪願:「施家其香普熏王舍大城及其國界。」迦葉即嫌其香無量,即便三昧思惟其本,方坐三昧,公及母還復釋身,逕(jìnɡ)疾飛去,空中彈指歡喜無量。迦葉思惟即知帝釋化作老公,而為此變,欲增福祚(zuò)。「吾今已受,不宜復還。」迦葉讚言:「善哉!帝釋!種福無厭,忍此醜(chǒu)類,來下殖福,必獲影報。」帝釋及后倍復欣踊。是時,天上伎(jì)樂(yuè) 來迎,帝釋到宮倍益歡喜。

    佛告阿難:「此貧母人,一切世間無能及者,惠雖微少,福報甚多,以其苦厄興至心故,致無量福,福應之報。釋提桓因天上自恣,而捨豪尊來下殖福,獲報難量,是以如來說檀第一。閻浮提人愚癡可矜(jīn),其如此比有少少耳,汝當廣宣如來真言。」

    佛說是時,天、龍、鬼神、四輩弟子、比丘僧,興(xīnɡ) 設大福而至達(dá)嚫(chèn),願及眾生,隨其志願,皆得果報。

    佛說經已,一切眾會莫不欣樂,稽首作禮。

    佛說摩訶迦葉度貧母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