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础入门
  • 皈依戒律
  • 素食放生
  • 邪淫因果
  • 往生常识
  • 佛经讲义
  • 仪轨持咒
  • 念佛净修
  • 大众阅藏
  • 寺院法音
  • 有缘心得
  • 短篇佛經汇編——普達王經

    普達王經

    失譯人今附西晉錄

    聞如是:

     

    一時,眾(zhònɡ)祐(yòu)遊於聞物國,祇(qí)氏之樹給孤獨聚,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

    時有夫延國王,號名普達,典領諸國,四方貢獻(xiàn)。王身奉佛尊法,未甞(chánɡ)偏抂(wǎng),常有慈心,愍傷愚民不知三尊,每當齋(zhāi)戒,輒(zhé)登高觀(ɡuàn)燒香,還頭(tóu) 面著地,稽首為禮。國中臣民怪王如此,自共議言:「王處萬民之尊,遠近敬伏,發言人從,有何請欲,毀辱威儀,頭面著地?」群臣數數共議,欲諫不敢。

    王勅臣下,使嚴當行,王即與吏民數千人,始出宮未遠,忽見一道人,王便下車却蓋,住其群從,頭面著地,為道人作禮, 尋從而還,施設飯食,遂不成行。群臣於是乃諫言:「大王至尊! 何宜於道路為此乞匃(ɡài)道人,頭面著地?天下尊貴唯有頭面, 加為國主,不與他同。」

    王便勅臣下,令求死人頭及牛、馬、猪、羊頭。臣下即遍行求索,歷(lì)日乃得,還白王言:「前被教求死人頭及六畜頭, 今悉已得。」

    王言:「於市賣(mài)之。」臣下即使人賣之,牛、馬、猪、羊頭皆已售,但當有人頭未售。

    王言:「賤貴賣之,趣使其售,如其不售,便以匃(ɡài)人。」如是歷日,賣既不售,匃人又無取者,頭皆膖(pānɡ)脹(zhànɡ) 臭處不可近。王便大怒,語臣下言:「卿曹前諫言:『人頭最貴, 不可毀辱頭面著地禮道人。』今使賣六畜頭皆售,人頭何故匃人無取者?」

    王即勅臣下,嚴駕當出,到城外曠澤中有所問,群臣人民莫不振悚(sǒnɡ),未知王趣。王即導從出到城外,告群臣言:「卿寧識吾先君時,有小兒常執持蓋者不?」

    臣下對曰:「實識有之。」

    王言:「今此兒何所在?」對曰:「亡已久遠,乃歷十七年。」王言:「此兒為人善惡何如?」

    對言:「臣等常覩,其承事先王,齋戒恭肅,誠信自守,非法不言。」

    王告諸臣:「今若見此兒在時所著衣服,寧識之不?」諸臣對曰:「雖自久遠,臣故識之。」

    王顧(gù)使邊(biān)從,急還內藏(zàng),覓(mì)取前亡兒衣來,須臾衣至。王曰:「此寧是不?」臣下對曰:「實是其衣。」

    王曰:「今儻(tǎnɡ)見兒身,為識之不?」臣下皆默然,良久對曰:「臣自懼(jù)蔽闇(àn),卒覩不別。」

    王始欲說其本變,前所見道人來到,王大歡喜,起頭面著地, 為道人作禮,臣下莫不歡喜。道人就座,王叉手白言:「吾前卒於道路見道人,旋從而還,並為臣民所見譏(jī)怪,諫言:『人頭面最為尊貴,加為國君萬姓之主,四方歸向。何所請欲,為乞匃道人,頭面作禮?』吾時勅令,六畜頭及與人頭,俱於市賣之, 六畜頭皆售,有人頭無買者,匃人又不取,而是曹所珍貴,今故嚴出亦欲示其本末,有幸之,願道人屈威,願為此國臣民,開導愚癡,令知真法,導現橋梁。」

    道人即為臣下說王本變:「欲知王者,本是先王時執蓋小兒, 常隨先王齋戒一日,奉行正法,清淨守意,不犯諸惡。其後過世, 魂神還生,為王作子,今致尊貴,皆由宿行齋(zhāi)戒所致。」

    臣下大小,莫不僉(qiān)然曰:「吾等幸遇得覩道人,願遂哀愍愚朦,乞為弟子。」

    道人告諸臣民:「吾有大師,當從受問。」

    諸臣報言:「願聞大師何所施行?皆盡年命,儻(tǎnɡ)一親奉,受其法言。」

    道人告言:「我師號曰佛,身能飛行,頂有圓光,分身散體, 變化萬端,奇相三十二,姿好八十章,典領天地萬有二千,獨步三界莫與齊(qí)倫(lún),門徒清潔(jié)號為沙門,其所教授度脫不唐。」

    臣下即啟道人:「佛寧可得見不?」道人報言:「甚善!當往啟尊。」

    臣下問道人言:「佛今所在,去是幾(jǐ)何?」

    道人報言:「乃六千餘里。」語言須臾頃,道人便飛到舍衛國,具以啟佛:「彼國人民甚可愍傷,今皆誠心願欲見佛。唯垂大慈,開示真道。」

    佛則默然,呼告阿難:「勅諸比丘,明日當到夫延國。」阿難宣佛教,還白佛言:「明日行儀式云何?」

    佛言:「臨(lín)至當現威神到。」

    時,佛即與諸比丘俱,未到數十里,王及群臣皆隨道人,持華香出城迎佛,覩(dǔ)佛威靈(líng),喜懼(jù)交并,五體投地, 稽首為禮迎佛上殿就座。

    王前長跪叉手,白佛言:「勞屈世尊并及眾僧,遠來到此。」

    王及臣下恐懼不辦(bàn),佛知其意,即語阿難:「爾告王, 莫憂不辦,佛所至到,豈(qǐ)有所乏?」

    王盡心供設,手自斟(zhēn)酌(zhuó),飯食已行澡水。呪願畢訖,佛笑口中五色光出,阿難正衣服,為佛作禮,白佛言:「佛不妄笑,將有所說。」

    佛言:「欲知普達王及道人本末不?」阿難言:「願聞其事。」

    佛言:「乃昔摩訶文佛時,王為大姓家子,其父供養三尊, 父命子傳香。時有一侍使,意中輕之,不與其香,罪福響應故獲其殃,雖暫為驅使,奉法不忘,今得為王,典領人民,當知是趣其所施設,慎勿不平。道人本是侍使,時不得香,雖不得香,其意無恨,即誓言:『若我得道,當度此人。』福願果合,今來度王并及人民。」

    王聞佛說其本末意解,即得須陀洹,國中人民聞經,皆受五戒十善,以為常法。

    是時,四輩弟子聞經歡喜,前為佛作禮而去。

     

    普達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