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础入门
  • 皈依戒律
  • 素食放生
  • 邪淫因果
  • 往生常识
  • 佛经讲义
  • 仪轨持咒
  • 念佛净修
  • 大众阅藏
  • 寺院法音
  • 有缘心得
  • 短篇佛經汇編——佛入涅槃密迹金剛力士哀戀經

    佛入涅槃密迹金剛力士哀戀(liàn)經

    失譯人名今附秦錄

     

    牟尼世尊在拘尸那城娑羅林間北首而臥,初入涅槃。

    時密迹金剛力士見佛滅度,悲哀懊惱作如是言:「世尊成就最勝(shènɡ)無上十力,云何於今乃為,羸(léi)弊無常氣勢微劣之所摧敗?如來捨我入于寂滅,我從今日無歸(ɡuī)、無依、無覆、無護(hù),衰惱災患一旦頓集,憂愁毒箭深入我心。」

    密迹金剛作是語已,戀慕世尊愁火轉熾(chì),五內抽割、心膂(lǚ)磨碎,躄(bì)踊(yǒnɡ)悶絕,譬如巖(yán)崩,顛墮于地久乃醒悟。即起而坐,涕哭哽(ɡěnɡ)噎(yē),歔(xū)欷(xī) 而言:「怪哉怪哉,死魔大惡!無量功德波羅蜜聚,為彼死魔之所滅(miè)壞(huài)。」

    復作是言:「唯願真濟請為我起,我今薄祐無依憑(pínɡ) 處。云何世尊捨棄於我獨入寂滅(miè)?自今已後永離哀顏,世尊寂靜身、口、意業更不可覩,更不得見佛婆伽婆入于佛住。

    「如來昔日入于佛住三昧之時,威德光顯倍常殊妙,佛面鮮澤過於蓮華新開敷時,如日初出照於朝(zhāo)陽(yánɡ),如是勝面更不可見。

    「如來處於大眾出大雷音、微妙之聲,更不可聞,誠言無二、離過患說、無諂偽說、易解了說、眾所愛說,世界之中滅除諸惡至甘露城,無過佛法。咄哉!真濟永入涅槃,使諸眾生無有救護, 處於生死大曠野中,又無眼目,離於導(dǎo)師,誰示其道?

    「如來密雲能雨甘露,為無常風之所吹滅。一切眾生愛火所燒,而於今者佛入涅槃,誰雨法雨滅其愛火?

    「如來於今滅於有為得無上道,為於眾生作大醫王。一切世界為煩惱病之所患苦,今入涅槃,誰當矜(jīn)愍(mǐn)化以正道, 療諸眾生結使之疾?

    「如來、世尊名為知恩念於恩者,我從處胎以來隨逐如來如影隨形,調和奉順不曾違(wéi)闕(quē)。云何不感我之至心,便見孤棄如背恩者?

    「嗚呼怪哉,咄哉大苦。此金剛杵(chǔ)當用護誰?即便擲棄。自今以往當奉侍誰?誰當慈愍訓誨於我?更於何時得覩尊顏? 護世之王為顯甘露,故遣我來擁護於佛,如何今日卒(cù)捨我等入于涅槃?我所有命依佛而存,一旦捨我,當依於誰得存此命?

    「咄哉!真濟矜愍一切,常說妙法教照愚冥。何故今者而卒不言?

    「如來所知一切種智過一切上,恒於眾生有緣之者思欲利益。即於今日何處去耶?而於今日便自閉默,更不救濟受化之徒。諸 魔、惡人見佛涅槃,皆大歡喜。

    「如來、世尊生死海中作大船師,而於今日永捨濟度。是諸眾生無量劫來順生死流,唯有如來能以正道令諸眾生皆得返流。如來、世尊永斷煩惱,為於愚冥眾生作大照明。今日涅槃,世間眾生增長黑闇(àn),永為無明之所覆蔽。」

    金剛密迹哀呼悲惱復作是言:「世尊諸相——三十二百福大人相——悉皆具足,如何滅壞永不可覩?

    「哀哉,破壞魔者!哀哉,轉法輪者!哀哉,滅一切外道螢火光者!哀哉,能壞有身者!哀哉,諸智慧城者!哀哉,法燈為無常風之所吹滅;哀哉,法月為死羅睺之所吞滅。」

    復作是言:「大寂真濟!願為我說,即於今者為何處去?至何方所?為適何國?為至舍衛及王舍城、迦毘羅衛、波羅奈耶? 於此諸國為何處住耶?

    「今為在何林?為在迦蘭陀竹林、菴(ān)婆羅(luó)林、祇陀林?於此諸林為在何處?

    「為在何山?為在自善山、毘(pí)堤(dī)醯(xī)山、耆闍崛山?於此諸山為在何山?願語於我實在何處。

    「諸八部——眾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緊那羅、摩睺羅伽如是等——以見於我常隨從佛,設當問我:『佛何處去?』我當何辭以對於彼?

    「世尊昔日教化眾生,若小疲倦暫寢息時,繫(xì)心在明為益眾生。云何今者捨於一切,永入涅槃更不利益?

    「真濟!願為我起。我憂(yōu)悲火,熾(chì)然胸中,命將不全,願賜一言,猶如冷水滅我熾火;我今為憂苦毒蛇之所蛆(zhē) 螫(shì),願賜我法阿伽陀藥以除我毒;憂愁毒箭深入我心,願賜語鉗為我拔出。

    「一切眾生愛別離苦,如來常為說種種法除其苦惱。云何獨不愍我,為我滅此眾苦?

    「如我今者,哀逆闇(àn)塞(sè)不能推理而自釋割憂心內病、種種讇(chǎn)語。云何世尊不見慰喻我之恭順心不疲怠、樂見慈 顏無有厭(yàn)足?投身于地願一瞻覩,如何世尊不見哀矜?

    「滅結牛王常挾(xié)持我,何不將我入於涅槃?獨見孤棄。

    「我失如來,諸苦所切無量無邊又不見諦。何故獨見放捨入于涅槃?

    「怪哉怪哉。如來一睡更不起耶?如來已去不復還耶?猶如燈滅更不復明、如寶樓崩更不建立、如寶藏沒不可還出。」

    舉手大叫,發聲悲哭,如帝釋幢所持繩(shénɡ)絕倒地不起, 宛轉啼哭,心、肝、咽喉、脣(chún)、舌悉皆乾燥,荒迷躄(bì) 地。良久乃穌(sū)。

    愛戀如來功德之身,捉相輪足,急抱不放而作是言:「如來之足如優鉢羅華、如日初出清淨柔軟。安立之足、千輻輪足,極妙工巧不能畫(huà)作。轉輪聖王雖有是相,相不明了;如來相輪輻(fú)轂(gǔ)具足,炳然顯(xiǎn)著。其指纖(xiān)長,附順相著(zhuó)不稀、不踈(shū),其爪紅潤猶如赤銅、手足網(wǎnɡ) 縵(màn)猶如鵝王、肌體豐(fēng)滿無筋脉皮皺(zhòu),天王、人王、諸鬼、神王及以龍王,咸以天冠頂禮佛足。為化一切諸有緣者,以相輪足遍行世界,而今此足更無有用。

    「我於昔日心常喜樂,一旦涅槃更不令我生於喜樂,而此無常極為大惡,能壞無量功德不思議色。

    「如來威勢能令見者身心歡喜,無量福力持如來身。無常之力實為最大,能使如來至於死處。如來以父母乳哺(bǔ)之力、禪定力、智慧力、神通力,以此諸力不能於無常力中而自拔濟。

    「阿難昔日勸請世尊住壽一劫,如來何故不受其請?

    「真濟往昔不於三阿僧祇劫中作百千苦行、難捨之事一切能捨、無數劫中歷(lì)侍諸佛、奉事供養求一切智,欲濟眾生。於少許時,所度未幾(jǐ)便入涅槃。如來往日為菩薩時,化於眾生猶不疲極,而於今者可疲倦耶?

    「濁法眾生如新生犢(dú)滿十二由旬,云何斷乳而棄之去? 請為我起與濁法犢飽足甜乳。

    「于時帝釋數億諸天來欲問難,云何而不為其解說?千世界主梵天王合掌請法,今日何不為說法要滿其所願?毘沙門王數千萬夜叉而自圍遶、提頭賴吒(zhā)乾闥婆眾而自圍遶、毘留勒(lè) 叉究槃荼(tú)眾而自圍遶、毘留博叉諸龍之眾而自圍遶,如是等眾皆為飲法甘露而來至此,如來何不以良藥救諸疾者?

    「外道諸眾毀呰(zǐ)於法,何不速起壞彼邪論?欲界之主處處壞亂,何不降伏?如來!諸聲聞少於智慧、不勤習誦、厭(yàn) 於廣博,何不速起為說略要令知正道?

    「然今阿難是佛所親、奉侍世尊,未斷結使盡於根本,何不教授令盡諸結使?

    「嗚呼怪哉。如此堅實大福德人一旦滅壞,而此無常如護財象殘害無數。此護財象身大如山,如來往昔猶能調伏如是大象, 云何今者反為無常之所調伏乃至滅盡?

    「如阿婆羅龍能壞摩竭提、興大雲雷電光熾然、降注大雹摧折樹木。如來能伏彼大力龍,而於今者反為無常之所乘(chéng) 服。

    「如鴦(yānɡ)掘魔暴虐殘害,猶能調彼剛強惡人;調彼不調牟(móu)尼世尊,今為無常之所摧壞。

    「如曠野惡鬼殘殺一切令國空虛,猶能調彼使受持戒;而於今者入無常羂(juàn)摧滅無餘。

    「如優樓頻螺迦葉(shè)染著於我、沒(mò)於邪見榛(zhēn) 林之中難可拔出,如來猶愍,能現十八種神足變化能令調伏;今為無常之所傾倒。

    「一切眾生薄於福祐,大智之海為無常日之所乾竭;正智須彌為無常金剛杵(chǔ)之所摧碎;佛功德樹——覺意妙華道果充滿——為無常斧之所斫(zhuó)壞;廣大智光——名稱周聞遍于世間,能燒一切有生之薪——為無常水之所澆(jiāo)滅也。盛力無常無有法教,不為智者之所禁制,非是精進瞻勇、猛健勢力、名稱柔心、調根寂定之所能免。咄哉,無常!酷暴乃爾,不別好惡、有德、無德等能摧壞。」

    作是語時,大地震動、山頂崩壞、大星殞(yǔn)落、四方火起、日月諸宿(xiù)無有光色、一切天人皆無歡樂。

    「我今形體不自勝舉欲沒(mò)入地,瞑4(mínɡ)眩(xuàn)黃黑、心意錯亂、忘失所念、脣(chún)乾舌燥、語言錯誤、聲音嘶碎,去死不遠,命終今必絕,逮(dài)佛捨而去。」

    如是等多眾種種哀呼、百千種言戀慕於佛。

    帝釋語言:「止止已足。汝今可不憶念大仙少語?佛告比丘:

    『諸行無常,無得住者、不可體信、是變(biàn)易法。一切聚集歸散會滅,高者必墮、合會必離、有生必死。一切諸行猶(yóu) 如河岸臨(lín)峻之樹、亦如畫(huà)水尋畫尋滅、亦如泡沫、如條(tiáo)上露不得久停、如乾闥(tà)婆城暫為眼對(duì)。人命迅速疾於射箭、速行天下疾於日月,人命速疾過於是天,無常敗壞應當解知。若於佛事有不足者不入涅槃,佛事周訖(qì)乃入涅槃,以此佛法付囑人天、以此重事與聲聞弟子,向無畏寂滅處去, 諸有苦盡更不受生。汝等不應生大憂(yōu)惱。』」

    佛入涅槃密迹金剛力士哀戀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