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础入门
  • 皈依戒律
  • 素食放生
  • 邪淫因果
  • 往生常识
  • 佛经讲义
  • 仪轨持咒
  • 念佛净修
  • 大众阅藏
  • 寺院法音
  • 有缘心得
  • 是佛法,让我重新定义:什么是“幸运”与不幸
    向日葵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八日
     
    在一个父母离异、舅舅痴傻、爷爷病痛大半生、奶奶跳楼自杀的家庭里长大,我的生活始终笼罩着浓重的阴云。在家人的共同努力之下,家庭经济开始慢慢好转,但就在这个时候,弟弟又得了重病。一病4年,手术费欠债10万。这笔债务对于一个在田里讨营生的家庭来说几乎是要命的。
     
    由于这些经历,我总觉得自己非常不幸。再加上从小到大从未中过奖,就连冰红茶、方便面买一送一也与我无缘,我于是暗暗给自己贴上“我很不幸”的标签,对于抽奖活动、买彩票一类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参与。我甚至夸张到有时候看到某个数字,就觉得很不吉利,自己今天运气肯定不好。
     
    家庭经历和生存压力让我格外小心敏感,内心时刻充满着对家人的牵挂和对未来的担忧。害怕不幸再次光顾这个家庭。那些日子里,表面阳光的我,总是无缘无故地难过,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各种联想、暗自伤心。
    在那两年的时间里,我经历了严重的失眠,每天凌晨1点多才能睡得着,早上常常6点不到就自动醒来。失眠的痛苦导致我神经衰弱,为了静心安神,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和同学一起去寺院参加禅修营、打佛七。令人惊喜的是,重度失眠的我,在寺院居然睡得十分香甜,尝到甜头的我,便开始尝试佛法的修持,慢慢开始诵读《金刚经》、《普贤行愿品》。
     
    由于对佛教不了解,起初,我只是把佛法当做我的“安眠药”,从未将佛法中的佛理与自己的经历联系起来,也从未想过在佛法中找寻自己的解脱之路。我依然笼罩在从小到大的不幸中。
     
    一次,与室友无意中聊到“运气”这个话题,我习惯性地说出“我向来运气不好”,接着就把自己那些抽奖不中等经历讲了一遍。同学说:“运气可不仅仅在抽奖上面呀。你看我们,四肢健全,健健康康的长大,还能够读书,这已经是很大很大的运气了。”
     
    这样一番话,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她提醒我从另外一个视角去看待“幸运”与“不幸”。尽管这位同学不学佛,但她的话语却充满了智慧。经过这样一番提示,我不禁转念想到:是啊,我还不够幸运吗?有多少人还未出生就夭折,有多少人时时刻刻挣扎在死亡线上,有多少人在意外中失去生命,有多少人因战争而颠沛流离。而我,如今父母尚在,一家人身体健康,衣食无忧,还能享受学习生活。即使偶有不顺,一家人也挺过来了,这难道不是百态人生中非常幸运的一种吗?
     
    此后,我开始参加精舍共修、阅藏,与共修师兄分享修行疑惑并向他们请教。随着对佛法了解的深入,我越来越意识到我的幸运。佛经中说,“地狱众生犹如大地微尘,饿鬼众生犹如恒河沙,旁生犹如酒糟,阿修罗犹如弥漫大雪,而人及天人仅仅似指甲微尘。”今生,我没有堕地狱,受刀山火海之痛;没有堕饿鬼,时时饱受饥苦;没有堕旁生,任人宰割……在千万世的沉浮中获此暇满人身,实属万幸。而且在末法时代,还能听闻到佛法。人生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如果这都不是幸运那什么才是呢?
     
    当念头转过来之后,我再不会紧紧盯着那些我没有得到的东西了。取而代之,我开始去思考我拥有什么。清晨的微风,林间的鸟鸣,路边的花朵,懒洋洋躺在地上的小猫,路人的微笑,朋友的关心,家人的呵护••••••这些都让我觉得幸福无比,因此我的嘴角常常不自觉上扬。以至于被经常问到“你在笑什么?”想了半天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觉得生命给予了我好多。
     
    当我慢慢意识到自己如此幸运之后,从不中奖的魔咒也被打破了。在实习公司的年会上,我中了二等奖,得了一个行李箱,送给了弟弟;在寺院年终分享会上,同样中了二等奖,得了一个可爱的手提袋,送给了同学的妹妹。
     
    经历了痛苦的浸染之后,我在面对现实的跌宕时,较以往平静了很多,对当下的一切格外珍惜。现在,我时常感恩我的不幸,如果不是当时的走投无路,让我去从佛法中寻求慰藉,我可能不知要兜兜转转多少世才能遇到佛法。也感恩在佛菩萨的加持庇佑下,让我遇到一个正法道场,遇到一群善友、善知识。在他们的引导下,我渐渐尝到智慧的甘露。体会得越多,就越发现幸与不幸并没有严格的分界。万法唯心造,诸相由心生。幸与不幸皆在自心。只是以我的修行,现在仍然在希求幸运之事。
     
    苦难孕育着幸福,绝望孕育着希望,挫折孕育着成功,看似对立,不过是一体两面。梦参长老说,有多深的苦难就有多深的慧根。
     
    愿大家在不幸之中获得觉悟的机会,愿大家在幸运之中生起感恩,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