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思摩禅师

     

    乐至报国寺原任住持离欲禅师的师父思摩禅师,俗姓李,生于1719年(清康熙五十八年)辛丑夏四月初八日,1939年(民国28年)己卯十月初十日圆寂,游戏人间220春秋。


    上思下摩禅师身材魁伟,仪表堂堂,善根笃厚,智慧过人,早获彻悟;又博通诗文,兼擅书画;晚年悬壶济世,著手成春;秉性刚正,轻名利,*富贵,行事神异,言语颠倒,乡人敬爱,呼之为“疯师爷”,实人中之佼佼,法门之高人。年当不惑,进士及第。1760年(清高宗乾隆二十四年)丙辰授翰林学士。为官正直,刚正不阿,因奸小进谗,上思下摩禅师几遭文字狱难。幸挂冠潜逃,匿于鄂西大神农架原始森林中,与世隔绝。至1788年(乾隆五十二年)己酉,遇赦始出。1798年(嘉庆二年)戊午,翰林院侍读辽东才子王尔烈赴安徽省铸钱,上思下摩禅师杂于人役中随往,以书画献王尔烈,得到任用。嘉庆中随王尔烈退归王之故里关东辽阳城,助王尔烈兴办乡学。上思下摩禅师教学拒收薪俸,德高望重,誉满关东。


    辽阳城南龙泉寺方丈元空老和尚博通儒释。一日,老和尚聚众赏雪,即兴出一上联,向众索对:“雪积观音,日照化身归南海。”众口缄默,无人应声。上思下摩禅师立人群中,为解众急,遂前施礼道:“云成罗汉,风吹捷脚到西天。”老和尚听后大喜,连念三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谓为“奇缘夙慧”,当即收取为徒。上思下摩禅师急合掌顶礼膜拜,皈依元空老和尚(皈依一般称三皈依,三皈戒,即皈依佛、希望众生体会了解成道之道,发修成正果的大愿;皈依法,希望众生深入到佛陀的经典宝藏中潜心学习,让自己的智慧像海洋一样深广;皈依僧,希望众生接受佛陀的使者僧侣的统一指挥、引导、管理,不要有任何阻碍)。元空老和尚即亲与披剃,赐名续空,号圆通。上思下摩禅师自此住寺,晨钟暮鼓,课诵不辍,志心持诵《阿弥陀经》、《金刚经》、《华严经》、《心经》等大乘宝典。一日,上思下摩禅师顿觉心光大明,豁然朗照,深觉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上思下摩禅师悟道后,遂别元空大师及好友王尔烈,飞锡于西蜀峨眉山,皈依永德老和尚,住锡于锡瓦殿。1890年(光绪十六年)庚寅,金顶遭回禄之灾,损失极大。1892年,清政府拨款重修,上思下摩禅师力行苦行,亲自搬砖运瓦,时年173岁。金顶重建落成,思摩法师又两袖清风,一肩明月,闲云野鹤,飘然他往。后到四川中江县龙潭寺,朝拜时年382岁(明嘉靖十二年癸己诞生)的明心袁老禅师,参究禅机,蒙法师授以天童心印,上思下摩禅师洞彻心源,不久白发尽青,返老还童,重新长出42颗新牙,貌似童孩。


    1896年(光绪二十年)丙申,明心禅师命上思下摩禅师前往新都宝光寺拜德相大师,就坛受菩萨戒后,飞锡于射洪洋溪镇东山寺。与本空禅师结识,又到过二教寺及天仙寺参学。后造访盐亭县赐子山杨拂云老和尚,虽上思下摩禅师沉默寡言,杨一见便知上思下摩禅师已彻悟,故极为器重,叹慕”大器晚成”,自此,上思下摩禅师往来中江、射洪、盐亭频繁,度化有缘无数。辛亥革命胜利后,天仙群众前往赐子山迎请上思下摩禅师弘法利生,上思下摩禅师回住天仙寺。有时,也到玉龙镇和东山寺,随去随来,皆为酬缘度生。


    上思下摩禅师饮食起居一切从简,布衣蔬食粗茶淡饭终其一生。禅师每天黎明即起,在油灯下挥笔作书画,楷书、行书、草书,或藏文、梵文、汉文皆笔力遒健,神韵飞扬。其文多是佛言祖语,以之赠人,因人施教,内容不尽相同。禅师接待学人,别具慧眼。住蓬溪县定相寺时,离欲禅师由本空禅师介绍远来拜访,正行进在山道时,上思下摩禅师便亲自敲钟击鼓,高呼日:“大和尚到,迎接大和尚!”僧众见并未有人到,皆惊疑相向。待离欲走近庙时,上思下摩禅师早在山门外迎接了。


    上思下摩禅师为令离欲早得“升堂入室”,也常痛下钳锤。一次,一只油瓶不知谁打倒了,上思下摩禅师叫来离欲,便是喝斥。离欲连连叩头:“师父,我错了。”“你认什么错?”“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还在想:‘油瓶本来不是我弄翻的’是不是?你根本没认错。”离欲大惊,心里怦怦直跳,不停叩头称罪:“是是,是想过。师父,我真的错了。不是打倒油瓶的错,是不能忍辱的错。弟子业障深重,诚心忏悔!”“滚出去!”上思下摩禅师心里却暗自高兴。又一次,在寺外坡前,离欲见上思下摩禅师连忙上前问讯,上思下摩禅师抬腿一脚,把他踢下一丈多深的崖坎。但离欲竟然无事,只仅臂部摔痛,手皮擦破,离欲爬上来,再上前顶礼,且愈恭敬,愈虔诚。上思下摩禅师转身走开,不曾一顾。他依旧跪着,久久不起。后上思下摩禅师终与密授心印,离欲也终成法门龙象。


    当时,多有求治奇难怪病者,上思下摩禅师总是随写几味中药,或信手拔两株小草,病人服之即愈;或按摩,或与病人物品,奇效如神。许多人以黄金、玛瑙、珍珠、银圆、法币等种种财物供养,上思下摩禅师或退还,或抛撒于地,随人拾取。国民党陆军中将范绍增,少将范南煊,派专人来天仙寺与上思下摩禅师做餐,上思下摩禅师当面斥退,身边只有皈依弟子牟承祖一人为其洒扫磨墨。上思下摩禅师的卧室十分简陋,除床与坐凳外,并无他物。破门常关,参禅念佛。有时以茶水度缘,呼人一饮,或摸其头、身躯四肢,受者顿感身心快畅,消灾免难。故世人称之为“李摩师爷”或“李思摩爷”。远近人们争相传颂“李思摩师真是人间活佛!”


    上思下摩禅师好游泳,四季皆然。数九寒天,身穿棉袄下水,上岸后和衣上榻,仰卧,鼾声如雷,次日湿衣全干。上思下摩禅师每天书画不辍,当时四川军政要员刘湘,杨森,邓锡侯,李家钰,田颂尧,范绍增等等,都先后前来皈依、礼拜。并有意捐巨资修建天仙寺及来往寺庙公路,但上思下摩禅师回书曰:“国家多事之秋,强邻虎视岂留?有何益哉!”两年后,“七七”战事爆发,乃知上思下摩禅师之预见。


    上思下摩禅师修持精进,早具神通。亦每每见人之未见,言人之未言,故射洪一带乡人多呼之为“活神仙”。有一年,刘湘的军队经过洋溪镇。思摩法师站在墙头上,用纸折了一个灯笼,内放一串火炮,一边放,一边叫:“欢迎!欢迎!”火炮爆炸放光,纸灯笼一点没破。军人见了很吃惊害怕,因此,军队在洋溪镇上规规矩矩,不敢胡作非为。


    上思下摩禅师对于自己最后际遇,预言尤为清楚。


    1939年2月16日晨,上思下摩禅师草书一偈:“紫云走马神仙坝,猛遇兔猪知不知?捷脚横超三界外,翻身便入九莲池。”众皆因未解其意而视为常语。四月初八晨,见上思下摩禅师门上又贴一副白纸对联:“花甲四轮缺廿年,禅学马鸣八百岁;诞辰双庆传万代,法承龙树两千秋。”无横额。众阅后始觉有异:为何此联以白纸书写,已非吉庆,上思下摩禅师之诞辰日与世尊同,故曰“双庆”,但对句“花甲四轮缺廿年”,又是何意?且上思下摩禅师当时恰值220岁,正应此数,岂非上思下摩禅师之圆寂日期?众人口虽不言,然心怀惴惴。


    1939年9月20日夜10点,射洪县知事同警察局长带领一伙兵丁来天仙寺,将上思下摩禅师强行带走,且将密送上思下摩禅师去遂宁专署。思摩弟子心急如焚,立即去区署,但见岗哨林立,士兵荷枪守卫,而上思下摩禅师昂然趺坐斗室之中,状如磐石。罗区长见思摩弟子去后,假意宽慰数语,声称上思下摩禅师名声太大,于此居住不便,今已安排俗家李氏子孙在原籍迎接,便可前去受彼等奉养。语毕,即命密闭滑杆,扶上思下摩禅师上座。上思下摩禅师交一小本子谓弟子:“老子去了,你速转回!”当时,弟子只觉刀刺肺腑,泣不成声,只得掩面回庙,静候消息。


    展阅小本子,乃毛笔书就《苦行录》,为上思下摩禅师平生遭遇的苦难记录。此后不久,思摩弟子觉正称:“随上思下摩禅师到达武胜县后,县官坐堂,对三个自称是李氏子孙之男子宣告:‘你们的老祖爷已经接回在此,今交由你们李姓族人好好奉养,莫让他在外面乱跑!’上思下摩禅师厉声喝道:‘莫把老子当钱用!’李某人等但只惟惟,亦不敢多言。当即又请思摩法师上滑杆,一直抬往走马场紫云庵内。但此处并非农村家庭,亦无亲戚后人,所谓之李姓后裔,显然是假冒之举。”思摩其他弟子想起恩师在二月所示的门上白纸偈语,这才恍然大悟。然偈中之“超三界外”,“入九莲池”亦带来师父即将圆寂之消息。


    果然,上思下摩禅师自此后从少进食而到绝食,除参禅念佛外,闭门不出。1939年11月9日上午11时,上思下摩禅师开门叫觉正、牟承祖、何良骥三人进去后,面西肃立,念南无阿弥陀佛。


    霎时异香满室,毫光闪闪,乍闻百千种乐声俱作。上思下摩禅师跌坐面西,合掌含笑而去,时12点零8分。当时,紫云庵内外群众,尽闻空中丝竹管弦之声,或见天空五光十色,种种瑞云之奇异景相。四众弟子皆奔走相告,临哀祭奠三日,送上思下摩禅师遗体安葬于神仙坝上。


    上思下摩禅师留下的一首偈语,可谓他老人家一生学道修行的经验总结和辉煌人生写照:
     

    霹雳空千古 光明眼界开
    全除云雾翳 为洗水晶来
    春蔼凭磨炼 秋波任剪裁
    霞云双镜彩 涛涌万珠开
    银海瑶琴好 冰湖浊魄浣
    重辉玄日月 一瞬脱尘埃
    仙骨何日换 灵元上界培
    湮湖诚可接 昂首即蓬莱
     

    1986年盛夏,弟子离欲带人到武胜县走马场神仙坝将上思下摩禅师遗骨找到,带回乐至报国寺供奉,建灵塔以祭之,供众人朝拜。并将思摩法师的相片带到缅甸,塑了一尊高二点二米,重约五吨的缅玉像供奉在祖师殿。离欲禅师说:“这是尊师重道,依教奉行,广种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