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本空禅师

    乐至报国寺离欲禅师的师父本空禅师,俗姓杨,人称“杨师爷”,四川省射洪县柳树堤人。关于本空禅师的传说非常多,但因为文字资料奇缺,目前搜集到的关于本空禅师的文字资料,仅有本空禅师墓碑碑文和射洪县东山寺编印的《东山寺》小册子。
     

    本空禅师的墓地位于四川射洪县洋溪镇东山半山腰。墓非常大,长约12米,宽约6米,高约2米,左右两面均用条石堆砌,前面用板石和条石镶嵌。前面横嵌条石上从右至左分别刻有“圆寂了尘”“清静业槃”,“极乐添尊”字样。其中“业槃”不知是错字,还是当时可以这样用。另外,前面竖立条石上还刻有两副对联:“虽然不见弥勒佛,活像灵隐济圣僧”;“西竺法源延亿叶,东山衣钵续千春”。墓前面嵌有三块大石板,中间一块石板上竖刻有“临济正宗二十一代本空老和尚之墓,季冬月群众重建”字样(据许多资料记载,离欲禅师为临济宗21代传人,昌臻法师为临济宗22代传人,但这里本空禅师墓碑正中却刻着‘临济正宗二十一代本空老和尚之墓’。究竟本空禅师是21代还是20代呢?现无其它史料可考,只有保持原貌了)。两边石板上镌刻着新都宝光寺方丈无穷老和尚撰写的墓志铭,原文如下(标点为作者所加):

    本空禅师墓志

    宝光寺方丈无穷撰

    富顺县郭梦芝书

    禅师讳本空,姓杨氏,射洪柳堤人。生而淳和,无所爱著,童年出家,师事洋溪东山寺续坤上人祝发。清代光绪二十八年,乞新都宝光寺大师德相,就坛受具。时有明心、佛云二上座,云游至溪,与人言休咎不爽。默与□师契,谓其慧根有自,隐相授受,渐生觉澈,沉寂少言,状类颠瘈。入法之深,非常人能测,而人亦莫知所崇;独同里蒲钅刃铎,礼貌有加。居恒不亲经典,耽酣禅榻,至数日不起;或步履崖壑,吟啸徜佯;午夜独热心香,风雨顿生意汇。与人言,多无序次,甚至示解,噱呼为疯僧,即世所称东山师爷是。遐迩走访者,师或答,或不答。言笑鲜常态,坐起乏定形。隐示其端,初皆靡觉,迨事验无累忝差,人愈神之,请者踵相接,户限为穿。中岁飞锡出游,丝伴侣,特于遂宁千佛寺、蓬溪三教寺,托足为多。师于众无差别心,不以时荣羡意,权贵齐民,平等相视,晚年,复还东山,行持益进。(此处空缺一段)丙子十月朔二日,忽持偈曰:“辰已两条龙,不下雨,吹狂风。登程起码,起码登程,”门弟子胥不解。越二十九日,帖然累足而去。按历适符,春秋五十有七,戒腊三十五。檀越:范绍增、范楠煊,具报德之愿,措念建监广宇。兹更进营坟,圹于东山之麓。鸿庄丽举,传芳来裔。门弟子空相、觉空,门下弟子昌兴、昌明、昌道,门下小弟子隆光、隆教,能世其宗谛。于民国二十六年,丁丑浴佛日,来告始末,无穷与□师晨昔同列戒坛,心仪□师型,默忝妙法,戒行严紧,独耀心灵。臣范来轨、故骏搜奇迹结集叠生镂于金石。

    古通州商道南刻石。

    本空禅师墓志原文为楷体竖排,有的字看不清了,以原碑文为准。大意如下:

    本空禅师墓志

    宝光寺方丈无穷撰

    富顺县郭梦芝书

    禅师名叫本空,俗姓杨,射洪县柳树堤人。生来就淳朴、和蔼,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和执着。很小就出家了,拜洋溪东山寺续坤上人为师,削发剃度。清朝光绪二十八年,请求新都宝光寺大法师德相给其设坛受具足戒。那时,有明心、佛云二位大师云游来到洋溪,与人说话,都不合拍,只有同本空禅师说话彼此默契。二位大师认为本空禅师很有慧根,于是主动悄悄向其传授佛门真谛。本空禅师接受以后,逐渐生出更高的觉悟智慧,于是变得沉默寡言,形状好象痴呆癫狂一样。对于其深入了解佛法的程度,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探测得到的。人们也不知道他所崇拜的是什么。他独独对一般老百姓和下层人物非常礼貌客气。本空禅师不喜欢经常居住在非常好的地方,他喜欢在禅榻口打坐或入眠数天不起来。他经常在山崖河谷之间行走,漫步感叹呼叫,在半夜三更独自燃起心中的祝福,在风雨中忽然生起很多思绪。他与别人谈话很多都是没有秩序,甚至给人以疯僧在世的印象,所以人们称他为“东山师爷”。慕名前来访问他的人很多,问他话,他或者回答,或者不回答,说话、表情与一般的人非常不一样。想坐就坐,想站就站。他表现隐蔽,偶尔隐约地露出对一些事情的预料,人们皆没有觉察出来,给人的印象只有表面和肤浅的地方,人们对他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等到很多事情验证与他预知的他没有烦恼,没有做愧对于他人和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差错时,人们才更加觉得他非常神奇。前来拜访他,向他请教求他办事的人非常之多。他为了联络交流,半年左右的时间,很快的外出走动,寻找志同道合的同伴,特别在遂宁千佛寺,蓬溪三教寺住下的时候最多。本空禅师对待弟子信众和任何人都没有差别心,不因为一时的荣华而羡慕巴结,他对有权有钱有势的人和百姓民众都平等相待。晚年的时候,本空禅师又回到东山寺,言行修持更加精进。丙子年(1936年)十月初二,本空禅师忽然拿出他写的一首偈颂说:“辰巳两条龙,不下雨,吹狂风,登程起码,起码登程。”他手下的弟子都不懂偈颂的意思。到了29日,他双脚盘绕结跏趺坐(佛教打坐方式)安然圆寂,按历法恰恰符合寿延57岁,戒腊(僧人受戒的年数)35年。施主:范绍增、范楠煊,怀着报答本空禅师恩德的心愿,为施行惦念而设立一面镜子照耀广阔的上下四方,这里经过进献料理建造坟墓在东山脚下的旷野。这是伟大而庄严华美的行动,为的是流传美好的名声和德行,将来存在于嫡传弟子空相、觉空,弟子昌兴、昌明,小弟子隆光、隆教,能继承其宗门。民国二十六年丁丑浴佛日立碑,撰文告白大家这些事情的经过。无穷与本空禅师晨夕同参,若谈及心中印象时,我认为本空禅师表面上沉默寡言,但从他持戒修行非常严谨看,佛法已独自光耀他的内心和灵魂深处。官吏范来轨、故骏收集奇异的事迹编辑连结在一起,刻在石碑上。

    古通州商道南刻石。

    东山寺编印的小册子《东山寺》,记载了当地老百姓关于本空禅师的一些传说,摘录几则于后。

    穿新衣

    蒲剑锋(秀才,洋溪名士绅)见本空禅师疯疯癫癫,常立岩洞,睡古坟,十天半月不吃饭,不说话,衣服又脏又烂,起了恻隐之心。有一天,他遇见了本空禅师,张口就说“杨和尚,我给你缝套新衣服,但必须在刚刚缝起时你赶到才给你穿,来迟来早都穿不成”。本空禅师默不作声点一点头就走了。

    奇怪,本空禅师早不来,迟不来。缝纫工刚把衣服叠好,他就赶到,穿在身上不大不小,本空禅师是“活神仙”就这样传开了。

    挣一双草鞋钱

    国民政府某部一名军官闻听本空禅师是活神仙,很不相信。他趁游览东山之际,想取笑本空禅师:“杨师爷,我一辈子能挣多少钱?”“能挣一双草鞋钱!”本空禅师答。军官又问:“我怎么才挣一双草鞋钱?”本空禅师久不作答,连问三次,均如此对之。军官恼羞成怒,举枪击之,忽然觉得手软筋麻,枪落地下。本空禅师端坐不动,肃然可畏。勤务兵把枪拾起递给军官,军官把枪插在腰上说:“哼!不止挣一双草鞋钱,我才给你……”

    回营不久,军官调守剑门,遇红军夜袭,全军复殁。军官星夜逃命,行至天明,乔装百姓,想买草鞋一双,卖价一吊二(贰佰文的铜板六个)。军官所有衣包摸尽,不多不少,刚够一双草鞋钱。忽然想起本空禅师的预言,真是感慨万千……

    腾云驾雾

    民国前期,军阀混战,李家钰住洋溪李公生祠(现税务所),辖遂宁、蓬溪一带;田颂尧住太镇管三台、盐亭等地。有一天,李家钰同他的秘书游东山寺,想问军事吉凶。未到前,本空禅师早已不见了,到东山后,李家钰刚在一根长板凳上坐下,本空禅师就穿着污垢的衣服出现在李家钰面前。李很热情地招呼:“杨师爷请坐。”“好!”本空禅师毫不客气地挤着李家钰坐。李可能嫌本空禅师脏,不断地让,本空禅师也不断地挤,直挤到板凳的末端。李家钰说:“杨师爷,我都没得坐的了。”“没得坐的,你跑嘛!”本空禅师答。李家钰很不自在,没开腔,秘书问:“往哪里跑?”“腾云驾雾,往山上跑。”本空禅师回答。不几天,李家钰和田颂尧争夺地盘(主要是洋溪盐税),李家钰败,退云山驻防,方知“腾云驾雾,往山上跑”之意。

    巧解冤家

    百岁老人罗宴章讲:清光绪年间,亲眼看见瞿家河上场口与下场口的人打冤家。平时暗中打死的人很不少,当然两家都有。公开打起仗来,更是伤亡惨重,不忍耳闻目睹。

    有一次打冤家的前三天,本空禅师横卧在上下场口的街中间,送饭不吃,问话不答,到了打架的当天,看稀奇的人越来越多,其中当然包括有打架双方。有人说:“杨师爷,你快走吧!免挨误伤。”但本空禅师不理,拉他也不起来;东山寺来人接他也坚决不回,仍横睡在地下纹丝不动。打架双方即将刀兵相见,本空法师一跃而起,两手分开,发出排山倒海之力量,阻止了双方前进,并双手合十,连念:“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时,冲在前面的人,都胆颤心惊,拖着千斤重的步子难以前进。不一会儿,双方后面有人发出“冲啊,打啊!”的声音,有的甚至不顾生死冲到前面。本空禅师几下脱掉上衣,走到一根亮柱面前,一手提起亮柱,另一手把衣服放在下面死死压住,然后大声喊叫:“谁要打,来同我打。”站在街心,做起打斗的架势。

    待双方鸣锣收兵,他才放下打斗架势大声说:“冤冤相报,上天不容,安分守己,勤耕苦读。前程无限好,家国共平安”。大家都洗耳静听,他却不翼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