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行菩萨道,以医济世

      赐服二枣 剧痛全消

      民国24年(1935年),川军师长范绍增,因中弹深入左肩胛骨,发炎剧痛。医院主张截肢,范不愿意,请一法国医生治疗,每次诊费需银四百元。连治四十天,疼痛更加剧。一次在周某家里巧遇离欲禅师,恳求施治。禅师随手给密枣两枚,范吃后不久,即觉疼痛缓解。当夜睡醒肿痛全消,觉有硬物抵背,用手摸起一看,呀,竟是一颗子弹!范大为惊喜,万分感激,供养禅师银十万元。当时川北大旱,饥民遍野。禅师用此钱“以工代赈”,建成四川射洪县古佛寺。

      禅师神奇治疾的消息,很快传遍巴山蜀水。有的专程前来恭请禅师到重庆等地,为一些知名人士治病,治愈者甚众,求皈依的亦多,一时轰动山城。

      思摩再现 赐方疗疾

      民国30年(1941年),禅师决定去四川彭县清修,徒步抵达成都,因劳顿偶感风寒,使在北郊洞子口乡马家桥附近租农民草房栖息。不久,在王召和居士捐赠二分大的坟地上,建了几间茅棚,人称“离欲茅棚”禅师受教思摩师父,时时不忘,每住一地,必将他一幅六尺的彩色画像悬于首进的屋内,早晚焚香供奉。这段时间出现了一件“奇摩治病”的奇闻。

      四川彭县罗乃琼,字伯常,曾任川军将领,患顽固性皮肤病,奇痒奇痛,坐卧难安,多年医治未愈。四处遍访中西名医,均医治无效。偶闻成都牛市口有一专治杂症的医生,遂前往求治。行经大田坎,见一老僧身体魁悟,戴红色风帽,时行罗前,时行罗后,老僧突问罗:“你去赶集,打算买点什么?”北方口音。

      罗见他慈祥和蔼,便悦色答道:“老师父,我不是去买东西,而是去看病的。”

      老僧关心地问:“患的什么病?可否讲讲?”

      罗以实相告,即出示手臂,说全身皆有斑点。老僧看后,坦诚地说:“我也略知医理,治过此病,治愈过些人。我陪你一道去,也可向他学习些医术,增长点见识,可否?”

      罗欣然应允,一同来到茶馆,正是名医逢场应诊之处。便向冲茶的师傅打听,茶师傅说:“以往每场都在这里看病,但好久不见来了。听说年纪太大,已经去世了。”

      罗听后大失所望,老僧便问:“那你怎么办?”

      罗诚心恳求:“老法师!你刚才不是说治过这种病,而且医好了不好少人吗?那就求求你大发慈悲赐以良方吧!”

      老僧笑说:“我只是偶尔医好过一些人,可以再试试看。”

      罗明知此乃谦逊之词,便请老僧诊脉处方。老僧说:“处方中各种药都很普通易配,只有一味药难买,可以多问几家药店;如果实在买不到,你可以找我,我还有一点,足够你服用,就赠送给你好了。”

      罗急忙问道:“老法师贵处何地?大名怎么称呼?”

      和尚微笑:“我住在北门处马家桥附近的一家草房内,叫“离欲茅棚”,我的名字叫李思摩,人称我‘摩师爷’。你来找我,如果我不在家,我会告知徒孙,此药存放在一幅画像背后,是用白纸包好的。你只要向他说,是师父叫取药的,他自然会给你的。”罗立刻记下来,千谢万谢,匆匆而去,走不了几步,回头来给脉礼钱,老僧手一摆:“不必了,这是你我的缘份。”

      罗氏跑了各大小药店,就差那味药配不到。第二天,只好按所记的地址和名字去取药。赶到马家桥一望,只见片片农田,并无什么茅棚,举目四望,忽见前方隐约有一茅屋,走进一看,房门紧闭,顾不得什么礼节了,接连敲门。

      许久,出来一个小和尚,笑问:“施主,你找谁?”

      “我姓罗,来找你师爷的”。

      离欲禅师原来也被尊称为“千师爷”,小和尚以为是来找他师爷看病的,便进去请出禅师。

      禅师问罗:施主有何贵干?”

      罗一见,并不是那位老法师,连忙深深一鞠躬:“我是来找‘摩师爷’的。

      禅师诧异:‘摩师爷’是我师父,已经圆寂了,施主找何事找他?”

      罗即告之详情,特别提出:“此药放在一幅挂像的后面,用白纸包好的。”边说边递处方给禅师。

      禅师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顺手一指,问道:“这幅画是不是你见过的‘摩师爷’?”屋内光线较暗,禅师点燃蜡烛,罗定眼一看,叫道:正是,正是!不但相貌完全相同,连头上戴的风帽,一个样式,一个颜色,那么……”

      禅师不等他说完,就从挂像背后取出白纸包好的药物,交给罗。罗也顿悟出了个中情由,不加深问,只是连声道谢,高兴而去。

      到药店一称,白纸包的药,恰好是处方中的三副剂量,而且七天服完三副药,全身斑点竟然全部消失。

      一天,在茶馆里,罗乃琼的好友见他难治之症突然痊愈,甚为惊奇,追问根由。罗不便隐瞒,实情相告。好友大笑:“你的运气太好了,遇到了当代的‘活神仙’啦!”

      “谁是‘活神仙’?”罗忙问。

      “老兄!”好友拍拍罗,“你真是‘贵人头上多忘事’,日军飞机狂炸成都的事,你就忘记了吗?”

      “哎呀!”罗乃琼也拍拍忙于找名医,忙于捡药、服药,简直把这件事都忘了。给我白纸包药的和尚,不就是那位‘活神仙’吗?”

      临危突降 趺坐解厄

      罗乃琼和好友绘声绘色地谈起当年轰动成都的奇事: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夏,一日,日军108架飞机轰炸成都。离欲禅师正在吃饭,他突然说:“我有急事,要到铁脚巷叶青成家去一趟。”

      众人苦劝,说是已拉预备警报,危险!禅师似乎没有听见,急急忙忙赶到叶家。刚一进门,紧急警报震耳欲聋,惊心动魄,市民狂奔逃命。但禅师毫无惧色,结跏趺坐,从容地嘱咐:“家中人勿惊,即将有人到此”。

      话音刚落,急急的叩门声响起,一位中年妇人慌慌张张地跑进屋来,倒头便拜:“师、师父,我、我要皈依,救、救苦、救难……”

      禅师微微一笑,收为弟子,取个法名叫“昌逃”。

      “桃,桃子的桃?”妇女问。

      禅师笑说:“不,逃命的逃——昌,仓(昌)惶逃命呀!”

      全屋的人哈哈大笑。那位中年妇女孩子又是作揖,又是磕头,“谢谢,谢谢师父的慈悲”。

      警报解除后,人们只见房屋倒塌,遍地瓦砾,独存叶家这两间铺房完好无损。顿时好奇的人拥进房内,挤满小屋。有认识禅师的人,惊呼:“离欲法师!活菩萨!活佛!”立刻皈依的人,室内外,拜倒一片。此事轰动成都,求皈依者接踵而至,川军将领邓锡候等人,也先后拜在禅师座下。

      罗乃琼与好友说得正起劲,旁边一位拿长叶子烟袋的老人笑问:“二位先生,谈起‘活神仙’,他还有美名,叫‘癫和尚’”。

      “什么?‘癫和尚’?!没听说过,请讲!”罗乃琼忙问。

      老人不慌不忙道出一件发生在二十年代的怪事。

      溺水不死 滴水不沾

      河水奔腾,冲转碾盘,下游水势湍急,咆哮如雷。

      一个逢场天,赶集的人络绎不绝经过这个水碾子。一位身着棉袍的僧人,挤出人群,来到河边,望着滔滔流水,若有所思。

      有个青年农民乱开玩笑,高喊:“嘿!‘癫和尚’!你是不是想下水洗个澡””

      “扑通”一声,“癫和尚”丢下箩筐,跃入水中。只见浪头翻滚,把“癫和尚”冲往下游。他两手乱抓,越冲越远。

      “‘癫和尚’跳水啦!跳水啦!众人惊呼。

      赶场的人都挤到岸边看热闹。

      “哎呀!连人影影都看不见了,快去救呀!”众人喊叫。但天寒地冻,谁也没胆量下水去救人。正在大家纷纷叹息的时候,忽听:

      “让开,让开!我的箩筐呢?”人群闻高叫,转过身一望:“呀,‘癫和尚’!你,你……”

      僧人的棉袍还在滴水,众人急忙闪开。他挤到箩筐边,身子几抖。奇怪!浸透僧袍的水,连一点也没有了,真是“滴水不沾”。一身全是干酥酥的。他一言不发,挑起箩筐,潇潇洒洒地走了。

      众人瞪着双眼,看呆了。大家回过神来说:“这太奇怪啦!这和尚简直是在耍魔术!”

      一位老太婆擦着昏花的双眼说:“我活了七八十岁,从来没见过这等怪事。这该不是在做梦吧?”

      有个人说:“大白天你好像硬是在说梦话啊!”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癫和尚’哪里是疯子,他就是有名的离欲和尚,平时说的话,句句都有道理,来头不小啊!”一位中年人正儿八经地议论着。

      “ 溺水不死,滴水不沾”,成了爆炸新闻,风传各地,来访者川流不息。大家都尊称离欲禅师为“活佛”,“当代圣僧”,求皈依的人不计其数。

      老大爷一口气讲完这件事之后,还深情地说:‘我还正在找寻这位活佛哩!”

      罗乃琼的好友抢着说:“老大爷,你的缘份到了,这位‘活佛’现在正在成都北门外的‘离欲茅棚’……”

      老人听了拔腿就跑……

      第二天,罗乃琼带上全家老小,来到离欲茅棚,烛焚香,向思摩禅师画像磕头,并向离欲禅师表示,一定要捐资扩建离欲茅棚。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修建了一座砖木石结构的“离欲念佛堂”,加上八套住房,共七十余间,总面积达四千九百平方米。除离欲禅师及其徒孙居住外,多余房屋出租,收入租金作念佛堂僧侣们弘法和生活开支。念佛堂修成后,法缘殊胜,念佛蔚然成风,前往诵经、礼佛、皈依的人,难以数计,川中高级将领

    、官员和冷寅东、邓汉祥、邓国璋、龚渭清夫妇、林翼如、范绍增、范南轩、刘兆藜等人都是离欲禅师的弟子。

      晓以剂量 转危为安

      1950年春节,住离欲念佛堂的昌五,高烧达到40度,采取多种医疗措施,持续多日,高烧始终不退。家人报知离欲禅师,适逢禅师的弟子、名医黄雨来拜年。禅师便陪同黄医生去昌五家诊断。

      黄医生认定:此病是风疹性喉痧,说道:“人已饮食不进,昏迷不醒,危险已达到极点,可暂处方一剂试服。服药三次,如有汗渗出,再续诊;若无汗渗出,则无救矣,只好准备后事。”

      禅师也到昌五床前,安慰他说:“此药你大胆服用,其中有二两生石膏,似乎用药太重,不如此不能生效。”

      昌五当服药三次,次日佛晓,头上昌冒出汗珠,立即请来黄医生。黄叫停服此药,另诊脉搏处方。昌五继续服用四、五剂,即可坐立吃稀饭。黄医生祝贺昌五:“

    现已脱离危险,这是师父的加持,陪我为阁下处方的。否则我也不敢大胆地用二两生石膏,这是安危两枪的临界点,好险啊!”

      昌五万分感激师父拯救他于危难之际,从此更是五体投地佩服师父,虔诚信佛。他本姓万,原是某团管区司令,曾于1949年,被他的上司带着他和几个军官,请求禅师主持皈依仪式,成为三宝弟子。禅师并嘱咐他们:“既入佛门,就应遵守佛规,严守禁戒,信受奉行,才能免于劫难。”昌五谨遵师训,严守五戒,忏悔业障,顺利平安,这次病魔袭击,又化险为夷。

      1981年,四川乐至县龙门乡信用社主任腰上发了“缠腰丹”,延医治病,未见好转,还越发越服用,但无效验,十分焦急。一次在街上遇见离欲禅师,请求处方。禅师说:“用生银花熬水吃。”他一直纳闷:怎么叫“生银花”?岂料禅师回寺叫小和尚送来二两“生银花”打开一看,是金银花,熬水吃了。当晚就觉得症状好转,便继续吃;不到三天,好得一干二净,从此不再复发。他好生奇怪,一样的药,一样的熬法,一样的用量,为啥医生和自捡的药吃了无效,而禅师给的药就是这么灵验?他解不开这个迷,感慨不已。其实也并不难解,当你读了上面这一桩又一桩的奇事,自然会悟出一些道理。

      巧用中药 对治癌症

      武汉市一家锅炉厂的厂长,姓陈,身患肺癌,医治数月,未见好转,危及生命,心急如焚,各方探求名医而未可得。听说四川有个“千师爷”,是活神仙,能治此症,可是到哪个寺院去找?正在发愁。恰遇风俗峨眉山普全法师去锅炉厂找陈厂长订铸十个铜香炉,打听到了,陈厂长激动万分,当晚彻夜未眠。

      后经普全法师与离欲禅师联系,禅师答复:“最好本人亲自来。”陈厂长随即带领随从赶至四川乐至县报国寺。禅师诊脉处方,在寺内煎服一天。次日另处一方,叫服三次又是换,连续不断,吃至有效为止。

      陈厂长服药半年,癌症基本治愈;后又来寺求禅师彻底根除,经医院测试检查,肺癌全愈,精神饱满。

      1990年,陈厂长捐送四川乐至报国寺价值八万元的三脚鼎、铁字库、大铜馨幽冥钟各一件。

      1985年,四川乐至县太极乡唐孝良得了肝癌,到县,并到省去医治,均无治愈的希望,到报国寺恳求禅师医治。禅师见他心诚,开了个小偏方。煎服第二天,即自感好转;不到半年,肝痛消失,经县、省大医院检查证明:癌症痊愈。死里逃生的唐孝良捐资万元,修通了龙门乡垭口的至报国寺山门的公路,并常到报国寺焚香礼佛,逢人便说:“我这条命是师爷给我的呀!”

      国外求医 凭信对治

      1985年10月,离欲禅师接到缅甸林风寺一位华侨来信,请求治疗他的晚期肝癌,禅师打算为其医治。乐至县欧志宏说:“路途那么遥远,您老人家一没见人,二不详细了解病情,光凭一封信,如何为他治病呢?

      离欲禅师说:“治病不在乎路途遥远,见不见人没啥关系,关健是看有无缘份。药医有缘人嘛,我出来,满怀信心地对欧说:“你回县城,赶紧把处方给他寄去,我看能治好他的病。”

      欧一看处方,只见是几味普通的中药,心想:“这么严重的病,能解决问题吗?”但仍然寄出处方。一个月后,华侨回信说,服了药,病情大有好转。禅师另开处方,药依然很普通,剂量也不大。1986年春天,华侨来信说,他这不治之症,不动手术,不化疗,只吃些普通的中药,竟然全部治好了,真是不可思议。

      为了感谢离欲禅师救命之恩,年底托人送来三尊玉佛。过后,又帮助报国寺以优惠价请回十二尊缅玉佛菩萨像,前后一共十五尊,其中: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等四尊坐像高2.5米;本空、思摩托车、空相禅师和离欲禅师坐像四尊均高2.2米。

      目前,国内寺院中,拥有缅玉佛像之多,佛像之高大,尚属罕见;尤其高4.13米、重10吨的接引佛,更是全国寺院中最高、最重的一尊。1993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香港《天天日报》均有报道。

      四川新都宝光寺监院师来信说:“师父,今生今世,弟子要向您老人家告别了!我全身浮肿,腹水进入肝内,每天都要抽腹水,烦恼不堪,形容憔悴,看来无法挽救矣!”离欲禅师回信说:“安静下来,好好修清净心,无甚危险,按寄去的处方,只需吃一二剂即可,不抽腹水,自然消失。”

      这位监院师,谨遵师命,服药之后,不几天,就能下床行走,并逐渐恢复健康,又继续管理寺务弘法利生。

      化度江渝 为母疗疾

      1990年,江渝的母亲身患高血压、冠心病,春节输液时,一天中曾出现心绞通达十七次,经过成、渝两市各大医院诊治,结论都是:“已经74岁的老人了,病这样严重,还是准备后事吧!”江渝虽然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在于别人的主谈中,偶闻乐至县报国寺的“千公公”专治疑难病症,江渝想,何不去试一试?

      1991年6月,江渝偕同侄儿和一位朋友赶去报国寺求见“千公公”。侧面一打听,“千公公”就是人们尊称“千师爷”,百岁高僧离欲禅师。

      江渝见也到离欲禅师,双膝跪地,恭敬地说:“千公公,我产是专程来拜访您的。”

      “你是有急事找我吧?”禅师微微一笑。

      江渝心里一惊,连忙答道:“是,是,太紧急了!”便告诉了他妈妈的病情。

      禅师问:“你妈叫什么名字,属什么的?”

      “叫李德均,属龙”。

      “心绞痛是冬天发,还是夏天发?”

      “经常发作,随时随地都可能发”。

      禅师微微笑道:“好了”。两眼半睁半闭,沉思片刻,“等你们走时,把处方给你。”

      “千公公,我们准备明天就走”。

      “多住几天,你们到我这里来,和我有缘。”禅师睁开双眼。、

      他们在寺里住了三天。每天晚上,江渝都似睡非睡的仿佛看见禅师柱着拐杖,走上楼来,对他说:“你要一心念佛,做人要正直,多做善事。”去时,左手挂着拐杖,右手比划两下。江渝忍不住向禅师说了,想证实是真是幻?而禅师笑而不答。

      三天中,禅师为他们办了皈依大事。给江渝取法名为“昌缘”。禅师还主动提出同他们合影留念。昌缘极为感动,念道:“缘分呀缘分,我今天才真正体会到了。我一定虔诚信佛,一心念佛,为佛教事业、为报国寺、为离欲禅师奉献自已的一切。

      临走时,禅师给昌缘一张处方。回到成都,连服七副,这位被“判了死刑”的老太婆,竟然活了下来。从此李德均的病好了,身体也慢慢健康了,但她牢记虔诚地一心念佛。

      生清净心 神智恢复

      四川武胜县走马乡七村维珍,丈夫卢世学是位猪医生,家有三子,小的才八岁,上小学。因负担重,生活相当困难,逼疯了这位家庭主妇。三间草房燃烧起来了,她披头散发,狂呼乱叫“烧呀,烧呀!……”癫狂不已。众皆赫然,不知所措。

      丈夫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忽然想起妻子是“三宝”的弟子,心地善良,虔诚信佛,唯一的办法只有求离欲禅师打救。

      第二天,送她去报国寺,参拜离欲禅师,禅师叫她住下来,早晚上殿,礼敬诸佛。闲时还参加寺内劳动,没想到,她比任何人都极积、细心踏实、让她在这样特定的环境里,远离颠倒梦想,身心清复了常态,还不想走。禅师开示:“你是有家之人,还是回家去照顾好家庭,孩子长大就好了。”

      她噙着眼泪,怀着感激,拜别禅师,回去到了充满希望的家。

      瓜熟蒂落 一语千金

      在一条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上,一位大胆青年妇女同两个小伙子蹦蹦跳跳地嬉笑着。父亲李多林有些担心,只得急走几步,想赶上他们;母亲刘湘敏高声大喊:“伟伟!你咋能跑那么快?危险!”

      李伟本人心里有数,她怀上孩子,从留学的日本赶回家里。肚子痛得厉害的这一天,决定去拜望离欲禅师。从龙门乡下车后,走了约五百米,忽然觉得肚子不疼了,一时高兴,便不由自主地同两个弟弟嬉闹起来。一进报国寺,他们一家五口一齐参拜离欲禅师,刘湘敏急急讲了女儿的情况,心直口快地说:“我女儿的预产期已经过了,特来请求老爷爷加特!”

      禅师笑容可掬地说:“好,好,瓜熟蒂落嘛!”

      好一个“瓜熟蒂落”,真是一语重千金,回城的当天晚上,李伟便顺利地生了一个儿子,母子平安。只是儿子耳内流黄水,又去求离欲老爷爷,还是一句话:“不要吃药,莫急,很快就会好的。”真灵,黄水不流了,而且以后两耳从未发生任何疾病,连感昌冒也很少。孩子取名日笋,在日本上幼儿园,聪明伶俐,十分可爱。

      离欲禅师以医济世的故事,在民间传扬的实在太多太多,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以上仅仅是略举了很少几个例子。

      禅师济医,无论见与不见,有相无相,有形无形,治于与不治,用不用药,只要有缘,心心相印,都起到独特的效应,当然更多的是验证治人治心的道理。人们常说:“身病可治,心病难医。“以求身心清净,作为治愈百病的妙药良方。世人不明其理,妄念纷飞,不能调伏其心,被名利搅扰得头转向,身如千疮百疾,非但有病,其病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