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难行能行 难忍能忍

      从古以来,哲学家、思想家和文学艺术家们,以众多作品,启示世人明了“忍”字对做人的份位。而佛教更把它摆在了修行的重要位置。成为“六度”之一。这“六度”是学佛之人的必由之路,悟道之门。因此,禅门总是以多种方法锻炼和审视自已达到的程度。离欲禅师自出家以来,直至百岁高龄,仍坚持不懈,在“忍”字上下功夫。达到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程度。

      民国初年,禅师在四川乐至县城边的崇教寺里教一些女居士打坐,突然撞进一个绰号叫“罗胖娃”的人恶狠狠地吼道:“你一个和尚,把这么多女人家弄到这里做啥?”众人上前解释,他根本不听,抓起一个烘笼钵朝禅师打去,没打中;又拿起剪刀,把禅师当时还留有的一对长辫子给剪了,还乱骂乱打,从东门外打进城门内。而禅师毫不在意,既不还口,更不还手,一忍了事。

      “文革”时期,禅师在受管制期间,报国寺内只剩他一个人自煮自食,没有帮手,恰逢有一姓熊的单身汉,三十多岁,愿意进寺帮忙,并拜禅师为师。禅师觉得,多一个人尚能维持生活,便收为弟子。刚三天,被监视人员举报,说是在搞阴谋诡计。当即在乐至县城召开批判大会,指控他不遵法度,私收徒弟,拉垮贫下中农,发展教徒,破坏社会治安等等。禅师只是不语。主持人便以提问的方式逼他答复。而每问一句,禅师都只答一声“阿弥陀佛”。主持人急了,历声喝问:“你你,你搞啥名堂,为啥只念这个?”

      “我一个人出家人每天只知道念阿弥陀佛”。禅师不动声色,平静地回答,只有这一句。

      主持人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宣布“休会”,最后恶狠狠地说:“交给乡上,继续批斗。”实际上,不了了之。

      修建大雄宝殿,要把建设和有关作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的姓名写在大梁上,禅师主张把反对过他的人的名字也要写上去。好些人都认为不该写,以免遭人非议或误解。而禅师亲自把对有贡献的和反对过他的人的名单一一排好,守着潘近仁居士逐个写上,然后平静地对众人说:“我们佛门弟子、讲冤亲平等,众生平等,肚量要大些才好,不应该有恨心、分别心。”众人才恍然大悟:“啊,这正是《无量寿经》上所说‘忍辱如地’一切平等”。禅师满意地笑了。

      乐至县一批居士随同已年过百岁的离欲禅师回他的合川家乡。汽车一到,就有好几十人上前顶礼参拜。不料,一个不三不四的小伙子跑到禅师座前,又摸胡子又摸脸,嘻皮笑脸地说:“哟,你就是‘千师爷’呀!”众人见他这般无礼很气愤,然而禅师双目微闭,纹丝不动,任凭戏弄,直到有人把这个小伙子拉开。

      在佛教丛林的禅堂里,曾有:“禅和子,叫草鞋倒起穿就得倒起穿,油瓶倒了,谁扶起就是谁打倒的……”有的新戒说:“禅堂里专制,不讲理,动不动就打香板。”其实,他哪里知道这一激一触的玄机奥妙。忍辱和领悟相兼。离欲禅师初学时代亲身经历过这样的磨炼,深有体会,又是把这种方法用于晚辈。

      四川蓬溪县河边区有一个当过兵的农民,性格刚正,最受不得气,常与人争输赢,有时也吵架。第一次到报国寺,想拜禅师为师,禅师说:“你的情况我晓得,以后再说吧。”这是1963年,这位农民知道禅师还在受群众监督,不能收徒,没说什么就走了。十年后,第二次来,禅师正用一把小刀子刮指甲,见到他,二话没说,叫他去磨刀子。没磨多久,禅师问:“磨好了没有?”

      “磨好了!”那人高声答道。

      禅师一看,确实磨好了,又从碗柜上取下一把宰猪草的刀,递给他,喝道:“快给我磨好!”

      他接过来一看,这哪能里是刀?简直是块锈铁,还有几个大拇指大的缺口,怎么磨得好!但仍然依照吩咐在磨,磨出了一身大汗。

      “磨好了没有?”禅师问。

      “磨,磨得差不多了。”那人胆怯地回答。

      “给我看看!”

      那人手在发抖,把刀递给禅师,头也不敢抬。禅师一看,锈磨掉了,缺口也磨齐了几个。但仍然厉声呵责:“磨了半天,还是这个样子!你……”

      禅师见天色不早,缓和语气道:“磨得还不彻底,你要当我的徒弟嘛,等几年再来。”

      那人只好走了,可他的决心很大,过了好几年,到1981年了,第三次来到报国寺,这才收他为徒。1982年皈依,法名昌德,三年后才披剃,又隔了一年才去五台山受戒。

      一次,禅师碰见他,问道:“我到底拿了多少气给你受?现在的人呀,连句重话都受不了,还能放得下么?你晓不晓得,我当年学道挨了多少打骂?”

      “晓得!晓得!”昌德连声答道。

      禅师又问:“你听见过没明?我对出家的人说:“你没有几得不要来,第一,有气要受得;第二,有活要累得;第三,有苦要吃得……”

      昌德点头:“听说过,要行忍辱嘛!”

      一次移栽树,昌德细问:“师父,怎么个移法?”禅师讲了,大家照所指的方位,循规蹈矩地移栽。

      一会儿,禅师来检查,指着一棵树问:“你怎么移错了?这是哪个人移的?”

      大家没敢吭声,昌德站出来代替过失的僧人认错。禅师明知不是他的过失,仍叫他写检讨。佛门有句话:“打不退,骂不退,才是佛家真宝贝。”经过如此诸多的问题,考核一个修行人的成熟的程度。后来,禅师叫昌德担任监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