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净心可以开慧 走路也是修行

      1986年盛夏,一行数人,背上行李,从四川乐至县去射洪县东山寺拜祭本空禅师。到了洋溪镇,距东山寺还有七、八里的山路,有人说:“师父,您已经101岁了,这段山路太难走了,您老人家还是坐滑竿吧!”离欲禅师瞪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要不然,让我来背行李。”有人提议。

      离欲禅师插话问道:“学佛修行要吃苦,还是要享福?”

      “当然要吃苦了,不过,这是走路呀,我们是替您老人家着想……”居士答道。

      平时严谨的离欲禅师却哈哈大笑:“我就老啦?来嘛,我们比比,看谁走得快。”说罢,抬脚紧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又说:“修行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要吃苦,走路也是修行。”

      居士们一惊,为之震动,有所领悟,顿生联想。所谓“行、住、坐、卧都是禅”、“一念净心成正觉”。学什么、修什么、证什么、悟什么,唯求一颗清净之心,无染、念念净心,达到最高境界。其含义至深,启迪智慧,不断萌生新的概念。居士们深感受益匪浅。

      众居士,一路之上问长问短,想方设法减慢速度,问师父这,问师父那,大家兴致勃勃,气氛活跃,早把疲劳抛到九霄云外。快到东山寺时,大家在路边一棵桷树下歇息。

      “师父,听说您老人家多才多艺,有空请您给写一副对联,画副画,行不行?”一位居士问道。

      “哈哈!什么多才多艺,那是瞎说……”坐在树下大石上的离欲禅师说。

      “是真的!。”另一居士抢嘴道,“我听潘近仁老师说过。1956年夏天,他去看您时,亲眼看见您老人家正用连丝纸在作画,地板上还有两副墨竹和一副水墨山水画,墨色和布局都很不错,便想要。您说:“我已十年没动手作画了,这几副画都是消遣性的,要不得,以后再说吧!’您老人家又说:‘画竹要表现其高风亮节,画山水要蕴含清晖之气,展示各自的特色。’潘老师说:‘以后我来向您学画,好不好?’您老风趣地说:‘我不收你这徒弟,你去找北京的奇齐白石吧!”

      离欲禅师笑道:“啊,你在搜集我的资料,好,我再讲一点。”

      “太好了!”平时师父很少谈及自己,今天破例,大家高兴极了。

      “你们还不晓得,我年轻时,还捡过字纸哩!我检字纸不是为了卖钱。师父告诉过我:修行要爱惜字纸,这也是很重要的。我们今天能认得这些文字,都是古圣贤遗留下来的传世育人之宝物,怎能随地乱丢,任意践踏?把字纸收集起来,到庙上字库去焚化,坚持做下去,肯定去会增福长慧的。我如此做了几年,智慧明显增长,看书时,可以一目数行,过目不忘。这叫做什么。”

      大家听得入迷,无人答话。一位居士猛省过来,忙答:“因果关系,对不对?”

      “说得对,什么事情都有因果关系呀!”离欲禅师的语气显得格外深沉。

      说得更明白一点,这检字纸的本身就是在积福、积德,心生善行。苦修实证,就能使人开慧。

      “师父讲得太好啦!”大家要求继续讲。

      “都几点了?走吧!”离欲禅师起身,继续上路。

      到达东山寺,休息片刻,便开始举行拜祭本空禅师仪式,离欲禅师亲自拈香、点烛、顶礼、祈祷、绕墓三周。察看墓园完好。然后转身指着洋溪镇,满怀深情地说:“师父选的这地方太好了,一到晚上,可以观赏洋溪镇的万盏明灯,这叫做‘万盏灯朝普贤’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