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以身示教 普度有缘

    离欲禅师,是九十年代初巴蜀的著名高僧。他以毕生的道业和成就,为修学行持做出了最殊胜的示范。是一本珍贵的入佛必读。现根据收集的大量传闻和昌臻法师提供的资料整理成文,奉献给广大读者。

    一、去道入佛,参拜名德

    离欲,俗名侯喻君,四川合川泥溪乡人。秉性刚毅,智慧过人。十五岁时,因家道衰落,一贫如洗。一日,在姑母家,偶阅《金刚经》顿有所悟。发出尘之志,离家访道。拜川东著名道士刘银子为师,精修丹法,得道后云游四方。一九二二年(民国十一年),得知四川射洪县东山寺有一位高僧本空禅师,俗姓杨,射洪县椰堤人,九岁出家,十二岁大彻大悟,与四川新都宝光寺无穷老和尚同戒,均系禅门老宿。侯喻君大喜,舍道学佛,专程去东山寺。

    进了山门,恭敬地向出家人打听到师父在家,并按所指师父住处走去,刚转过楼廊,便听到朗朗诵经之声,轻轻走近细听,乃诵的是《金刚经》,他不由自主地伏地跪拜。

    此时,本空禅师正诵到:“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突然停止说道:“够了,够了,你就叫离欲吧!”

    喻君得法名立即叩谢师父,顶礼三拜。从此,便在东山寺深入经藏,潜心修行。

    本空禅师见离欲夙慧深,善根厚,便有意地问:“你想知道你的师爷吗?”

    “是。”离欲合掌答道。

    “你师爷原本是一位姓袁的进士,弃欲出家,法名明心。鹤发童颜,行事神异,言语颠倒,人称‘疯和尚’,敬之如神。”离欲对“疯”意颇有感悟,本空禅师接着说:“明心禅师任过东山寺住持,后去射洪县两河口乡龙台寺。此庙原是明代翰林学士住宅,因无子女继承,便捐赠改为寺院,常住僧众一百余人,香火甚旺。民国年间,明心禅师在龙台寺坐化,据说,他住世二百多岁。”

    离欲听得入神。本空禅师知他与“疯和尚”更有法缘,因又问:“你想知道另一位疯和尚吗?”

    “是谁?”离欲急问。

    “你师叔!”

    “你师叔欲名李君莲,原是清乾隆年间的翰林,后弃官为僧。他学识渊博,擅长书画,年事已高而返老还童,人称‘癫师爷’”。

    “癫师爷?”离欲一惊,忙问,“他现在何处?”

    “四川蓬溪县定相寺,任住持。”

    离欲“啊”了一声,“莫非就是得道高僧思摩禅师?”

    本空禅师微笑问道:“你想见他吗?”见离欲不便明言,便说:“好,你会见到他的。”离欲的缘分到了,便前往定相寺参拜思摩禅师。远远就听到“迎接大和尚”喊声,深感惊讶,更觉惭愧。离欲见师叔已在山门外迎接,如睹双亲慈颜,倒头便拜,长跪不起。

    思摩禅师笑道:“好,请起,请起!”面前这位离欲,果然属上根利器,必当成就。思摩禅师接引“升堂入室”,常常痛下钳锤。

    一天,寺内的油瓶不知是谁打倒了,思摩禅师闻知,叫来离欲,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是喝斥:“怎么搞的?咋个把油瓶打倒了!”

    离欲连连磕头:“师父,我错了。”

    “你认什么错!”又是一声斥责。

    离欲眼皮也不敢抬一下,连连说道:“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你根本就没有认错,你还在想:‘油瓶本来就不是我弄翻的。’对不对?”

    离欲心里一惊,“呀!我只是闪掠一下这个念头,师父怎么就知道了?!”赶快叩头称罪:“是、是、是想过,师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是油瓶打倒的错,而是我不能忍辱的错。我业障深重,诚心忏悔!”

    “滚出去!”思摩禅师虽然恶声恶气,心中却暗自高兴:此人确为法门龙象。

    又一次,在寺外坡前,离欲见了师父,连忙上前问讯。不料师父抬腿一脚,把他踢下一丈多深的岩坎,屁股摔痛了,手上擦破一块皮,渗出鲜血。他爬起,再次向前顶礼。师父转身走开,看也不看他一眼。离欲依旧跪着,久久不起。

    就这样,离欲不知遭受了多少次打骂,而每次,他都看做是师父为其消除业障,因此愈加深切忏悔,且更加勇猛精进。经过十三年的头陀苦行,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终蒙思摩禅师密授心印。

    离欲禅师到了晚年,每当谈起他的几位师父时,总是满怀感恩戴德之情。到了百岁高龄,还长途跋涉,拜祭本空禅师,迎取思摩禅师灵骨,其尊师重道、感人至深。

    二、净心可以开慧,走路也是修行

    一九八六年盛夏,一行数人,背上行李,从四川乐至县去射洪县东山寺拜祭本空禅师。到了洋溪镇,距东山寺还有七八里的山路,有人说:“师父,您已经一百零一岁了,这段山路太难走了,您老人家还是坐滑竿吧!”离欲禅师瞪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要不然,让人来背行李。”有人提议。

    离欲禅师插话问道:“学佛修行要吃苦,还是要享福?”

    “当然要吃苦了,不过,这是走路呀,我们是替您老人家着想……”居士答道。

    平时严谨的离欲禅师却哈哈大笑:“我就老啦?来嘛,我们比比,看谁走得快。”说罢,抬脚紧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又说,“修行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要吃苦,走路也是修行。”

    居士们一惊,为之震动,有所领悟,顿生联想。所谓“行、住、坐、卧都是禅”、“一念净心成正觉”。学什么、修什么、证什么、悟什么,惟求一颗清净之心,无染、念念净心,达到最高境界。其含义至深。启迪智慧,不断萌生新的概念。居士们深感受益匪浅。

    众居士一路之上问长问短,想方设法减慢速度,问师父这、问师父那,大家兴致勃勃,气氛活跃,早把疲劳抛到九霄云外。快到东山寺时,大家在路边的一棵黄桷树下歇息。

    “师父,听说您老人家多才多艺,有空请您给写一副对联,画幅画,行不行?”一位居士问道。

    “哈哈!什么多才多艺,那是瞎说……”坐在树下大石上的离欲禅师说。

    “是真的!”另一位居士抢嘴道,“我听潘近仁老师说过。一九五六年夏天,他去看您,亲眼看见您老人家正用连丝纸在作画,地板上还有两幅墨竹和一幅水墨山水画,墨色和布局都很不错,便想要。您说:‘我已十来年没动手作画了,这几幅都是消遣性的,要注得,以后再说吧!’您老人家又说:‘画竹要表现其高风亮节,画山水要蕴含清晖之气,展示各自的特色。’潘老师说:‘以后我来向您学画,好不好?’您老风趣地说:‘我不收你这徒弟,你去找北京的齐白石吧!”

    离欲禅师笑道:“啊,你在搜集我的材料,好,我再讲一点。”

    “太好了!”平时师父很少谈及自己,今天破例,大家高兴极了。

    “你们还不晓得,我年轻时,还捡过字纸哩!我捡字纸不是为了卖钱。师父告诉过我:修行要爱惜字纸,这也很重要。我们今天能认得这些文字,都是古圣先贤遗留下来的传世育人之宝物,怎能随地乱丢,任意践踏?把字纸搜集起来,到庙上字库去焚化,坚持做下去,肯定会增福长慧的。我如此做了几年,智慧明显增长,看书时,可以一目数行,过目不忘。这叫做什么?”

    大家听得入迷,无人答话。一位居士猛省过来,忙答:“因果关系,对不对?”

    “说得对,什么事情都有因果关系呀!”离欲禅师的语气显得格外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