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以身示教 普度有缘

    十二点,禅师要喝水,昌戒对的葡萄糖水,禅师喝了一口。

    四月十七日凌晨一点过,禅师起床解了大便。

    将近两点钟,禅师又起床想解小便,但说:“解不出来。”

    睡了一阵,禅师又问:“好多钟了?”

    昌戒答:“三点半了。”

    又睡了一阵,禅师问:“好多钟了?”昌戒答:“快到四点半了。”禅师说:“差不多了。不忙,我要去解个溲。”起床解了小便,要喝水,昌戒端了一小瓷盅水来,说:“冷的,喝不得。”他说:“喝得。”喝了一半,把瓷盅交给昌戒,昌戒一只手把瓷盅放在方凳上,另一只手扶着他坐在床边。不妙!师父的喉咙里发出痰鸣声。此时,正是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凌晨五点。

    昌戒慌了,一边扶着师父,一边高喊:“潘老师,快来!”

    潘进屋一看,说:“快去请邓医生来!”

    邓岂云立刻跑来,按太阳穴,摸了脉,摇头表示:“已经走了!”

    这时禅师的脸色与平时一样,红润而有光泽,栩栩如生,身子稳稳当当地坐在床边,双手放在膝盖上,也与平时一样,无人扶助,一直坐了两天两夜。

    一生一世心里只有众生,慈悲济世,普度有缘的高僧,就这样,按照准确的预知时间,随着异香,平静自在地安祥坐化了。

    僧众闻讯,进屋参拜后,打钟上殿,为师父念佛。

    李昌裕等居士跪在师父面前念佛,偶然抬头,看见师父额头凸出处,现出一尊乳白色的结跏趺坐的佛像,大家更是虔心念佛,净念相继。

    潘近仁把发给张妙首的电报改为:“离师凌晨圆寂,速来。”

    十、传承道业,永葆宏昌

    在成都文殊院的张妙首,于四月十六日下午才收到加急电报,大惊失色。当时,汽车班期已过,只好乘十七日的早班车。到了乐至县车站,就知道离欲禅师圆寂的消息早已轰动了全县。到底接不接师父的班?面对这个重大问题,他心潮翻腾,难以平静。

    十七日下午三点钟,他赶到报国寺,走进师父的寮房,心情非常沉痛,立即跪在恩师面前,顶礼参拜。

    这时,乐至县许多居士才第一次见到师父昨夜多次谈到的张妙首,仔细一看:呀!这脸型、这头顶、这风格多像自己的师父啊!确实是一位品德高尚、修养有素、学识渊博、注重仪表的有德之士。如果一披剃,穿上僧衣,搭上袈裟,更像我们师父了!大家对师父盼望已久的接班人,都投向尊敬的目光,报以莫大的希望。

    事不宜迟,刻不容缓,马上召开会议。县政府办公室、县人大、政协、教育局负责人和僧众居士都参加,议题是接班问题,张妙首原本就没想出家,因此,他提出了很多理由,不适且接班,都被众口挡回,大家真诚相劝,恳切要求。县上有关负责人说:“这是老法师的遗嘱,当众宣布的,你不干,我们不好表态,如果拖下去,寺里有许多财产、现金、存款,要是一乱,失散了,问题就大了啊,造成损失对佛教事业不利!”接着,与会的大众极力劝说:“张老师,你一定要承担下来,我们一定会像对待老和尚一样对待你,不得动庙里的一草一木,有我们的大力支持和寺内僧众的努力,一定会作出巨大贡献的。”同去的冯学成居士也诚恳地劝道:“张老师,老和尚的法命一定要接啊!请你放开一切顾虑,克服困难,全力承担吧!”

    张妙首听了又感动,又惭愧,更重要的是这一重大决定是恩师的临危授命,如不承担,既愧对恩师又愧对佛教。因此,遵从佛的教诲,他毅然决定出家,承接师父交付的重担!

    下午四点过,立刻为离欲禅师任命的接班人披剃落发,然后为新任的报国寺住持昌臻法师穿上法衣,搭上袈裟。

    一出家为僧,即任住持,立即处理师父善后事宜,会同有关人员清理师父遗物,计有存款二十九万多元和现金两万多元,点交清楚上账。事后昌戒还把师父私下给他的一千元也交还给新任住持。他说:“作为一个出家人,更不能错因果。”真不愧是离欲禅师的徒弟啊!

    为离欲禅师沐浴更衣,在触动身体时,仍然十分柔软,肌肉还有弹性。更衣后,先平放在禅师的寮房里,之后平放在寮房外的祖堂里,居士们都守着念佛,异香一直萦绕不散。

    连日来,前来祭奠、朝拜离欲禅师的信众、居士和各界人士络绎不绝,送来的祭账、祭品不计其数。

    第七天,离欲禅师下葬。墓穴共有三格:第一格,安放的思摩禅师灵骨陶瓷罐;第二格,安放离欲禅师的棺木;第三格空着。墓碑上端镌刻着“高僧辈出”四个大字。隋唐以来历代高僧法脉不断;而今思摩禅师、离欲禅师两代高僧又安然坐化。

    离欲禅师的墓碑上刻着“世寿一百零七岁”。这是禅师生前说的。

    有人曾问:“师父,人家说你瞒了岁数,是吗?”

    禅师说:“何必要说那么大嘛!”

    有人问:“师父,你多大高寿?”

    禅师逗趣地说:“和你同年!”

    关于离欲禅师的年龄,根据四川乐至县佛教界人士赴合川、射洪县等地调查结果表明,禅师确切生年应为同治七年,即:一八六八年至一九九二年圆寂,终年应为一百二十四岁。

    离欲禅师去世,给我们看到这样一段画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事事了了,止静入灭。如同常人,把事情办完,到了该下班的时候,把办公室的电灯开关一拉,人不再动,话不再说,停止了呼吸。是如此地应用自如,能够如此准确地把握自己的生命。难道这不正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结果吗?!这也正是学佛的要领。要把握这个要领,否则难以受益。离欲禅师用他的一生,要告诉我们的正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