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以身示教 普度有缘
    禅师迈进观音殿,放下烂蒲团,跏趺而坐,很快就入定了……

    外面钟声、鼓声、嘈杂声响了七天,人们似乎把这位穷和尚忘记了。禅师出定,见法会尚未完结,复又不声不响地再入定三天三夜,共入定十天。

    众人大惊,蜂拥而至。会首带头跪在地上赔罪:“师父!鄙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众人抢上前去边拜边说:“师父,我要皈依!我要皈依!”“我也要皈依!”……

    禅师广结法缘,一一满愿,一时报国寺上下皆大欢喜。

    此事,成为奇闻,传扬开来,“乐至县报国寺出了圣僧、活菩萨……”香火旺盛起来,朝拜的人越来越多。

    当时,报国寺是一座破庙,年久失修,殿堂倾塌。禅师积极筹募资金进行修复。观音殿、藏经楼、东西丈室、楼廊、寮房等,逐渐恢复起来,形成初具规模。

    三四十年代,禅师到成都弘法济世。其间,一九三五年,在四川射洪县,仿照新都宝光寺规模,修建古佛寺,为十方丛林,并遵守百丈清规,农禅并举,建盐厂一座,植树三万余株,郁郁葱葱。一九四四年,举行传戒法会,受戒一百三十六人。后主动退院,把寺务交给欲空法师。一九五一年,重返乐至县报国寺,守寺护林,继续培修,经历几十年的艰苦努力,使报国寺焕然一新。

    五、自行化他,正言立说

    离欲禅师一生,刻苦修行,深入禅观、悟佛心要,而对广大弟子,则根据机缘,普遍教人念佛,求生净土。他自行化他,诲人不倦,普度有缘,言简而意赅,严肃而热忱、刚毅而温和,常把高深博大的佛理讲得深入浅出,明晓易懂,或引佛言祖语,或谈修行故事,或联系生活小事,而稍加点拨,启迪弟子去体悟。

    怎样学佛修行?禅师认为:学道之要领,必须从去妄念入手,三藏十二部,可用“去妄”二字概括。妄心与真心本来是一体两面,妄心附着于真心,妄心去,则真心自显。古德云:“打得念头(妄心)死。许汝法身(真心)活”,真实不虚。如何去妄?须发大心,用功修行,立志了脱生死,广度有情。同时,应时时处处检查身口意三业,管好六个弟子——眼、耳、鼻、舌、身、意。还常举古德修行的例子,每天身上挂一个袋子,心中起一个恶念,即捡一粒黑豆放入袋内;起一个善念,即捡一粒白豆放入。夜里总结一天善恶念头的多少。最初黑豆多,白豆少;以后逐渐白豆增多,黑豆减少。这样就把修行的重点放在行上了。总之一句话,要从起心动念处脚踏实地用功夫,别无取巧之法。

    几位初学佛的居士问:“我们的妄想杂念总是很多,怎么办?”

    禅师答复:“你们要随时随地管好自己的六个徒弟。”

    众人面面相觑,“我们哪有那些徒弟!”

    禅师笑道:“怎么没有?就在你们身上。”

    一位居士若有所悟:“眼、耳、鼻、舌、身、意?”

    禅师说:“不错,凡夫学道,妄念太多,犹如一块染污了的白布,要想洗净,不容易呀!要多念佛,清净身口意三业,同时多诵经礼佛,总有一天会有所悟。”

    一九九二年农历正月十四日,有位姓樊的慕名由重庆专程来到报国寺。禅师见他尚有善根,就说:“多住几日,我们有缘。”向他讲述了断除妄念的重要性;“人生有生老病死等痛苦,人生无常,一切事都是过眼云,像梦幻一样了无痕迹。众生追求名利,要想解脱痛苦和烦恼,就得断除妄念,妄念一断,即能明心见性,超凡入圣”。樊不断点头,略有所悟。禅师指向挂在佛堂右边墙上的一件棕草蓑衣说:“我过去为断除妄念,有几年就坐卧在这件棕草蓑衣上。胡子有一尺多长,蓬头垢面,要是那时你看见我,一定会害怕的。”

    初见禅师的樊某,被禅师的开示和精进苦行所感化,立刻求皈依“三宝”。禅师赐法名昌鉴,送他一张佛像。他正想要禅师的照片,而照片已递到手中,昌鉴顿觉心境清凉,身意柔软。回家后,每天早晚在佛像和禅师像前,顶礼念佛,忏悔,时时观照念头,学佛大有进步。

    禅师平生很少写文章,而对“断除妄念”却有一篇短论,总结了毕生的体悟。题为《断除妄念亦能健康长寿》,全文是:

    古来,我佛度人,无非就是断除妄念。自我披剃出家为僧以来,时时都是坚定根除妄念。发勇猛心,不随妄想习气境界转,在一切时中,不分行住坐卧,动静一相,本自如如。妄念不生,自然疾病减少,并能健康长寿。

    妄念一断,即能明心见性,岂但健康长寿。古德说:“若能识得心,大地无寸土。”全部佛法归结到一点,即是断除妄念。妄念,又称妄想。例如,我们早晨睁眼,脑筋里不断想事情。种种念头,种种幻想,公事私事,人我是非,八百年的往事,都像电影一幕一幕地过去,又像奔流不息的瀑布,没有一分一秒停止。这个常常想事的心,就是“妄心”。断妄心,实在不容易,古人说:“断妄念如断四十里流。”谈何容易。

    我们每天从早到晚,一切动作与思维,都离不开妄念,妄念是分别心,第六识。如眼之于色,耳之于声,鼻之于香,舌之于味,身之于触,意之于想,皆是识的作用。内有眼、耳、鼻、舌、身、总六根。外有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六根和六尘一接触,就产生六识。此六识因为受了第七末那识“我执”之影响,一切言语行为,莫不为自己打算,以我为本位。因而发生人我是非,种种烦恼。此“我执”之一念即是根本无明。由此无明便造种种业,受种种报,以致流转生死,永无止息,我们想拔除生死之本,对于永无休歇的六识心浪,必须以予以停止,相续不断的意识便不起作用。如能永远维持此心之寂静,那么,健康长寿,永葆青春,不过去是随之而来的副产物而已。

    此种无念真心,是绝诸对待,没有大小、方圆、长短、善恶、是非、垢净、增减、生灭、断常、来去等相;一尘不染,空空洞洞,什么都加不上。这是禅宗所求的终极目标——明心见性,也就是祖师的指标,在二六时中,不分行、住、坐、卧,动静一相。动静一相,本自如如,妄念不生,何患长寿不了。若不如此,总是忙忙碌碌,从早至暮,从生到死,空过光阴。在修持上固然是劳而无功,在身心上也永远不得安定,这样和健康长寿也是背道而弛的。

    因此,我们应当知道,妄念对于人生实在是关系太大,必须认真对治。

    禅师为了教化众生,善巧方便,借谈健康长寿引导大家了解佛法的真谛。与此同时,禅师还专门以《欣逢盛会话养生》为题,写了一首养生歌:

        老僧逢盛世,虔诚奉佛陀。

        古寺远尘器,禅功受益多。

        放眼祖国土,心境无限乐。

        今朝蒙邀请,厚谊重山岳。

        寿星相聚首,谈笑皆自若。

        延年各有道,现身把法说。

        我谓养生术,锻炼第一着。

        流水户枢动,生命在灵活。

        日每多举步,方使血气和。

        起卧有定时,饮食重制约。

        睡眠须充足,妄念要抛却。

        保健应防病,有恙早服药。

        寡欲则自安,知足可常乐。

        遇到烦恼事,心胸宜宽和。

        心广体魄健,方臻长寿乐。

    六、难行能行,难忍能忍

    从古以来,哲学家、思想家和文学艺术家们,以众多作品,启示世人明了“忍”字对做人的分量。而佛教更是把它摆在了修行的重要位置。成为“六度”之一。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六度”是学佛之人的必由之路、悟道之门。因此,禅门总是以多种方法锻炼和省视自己达到的程度。离欲禅师自出家以来,直至百岁高龄,仍坚持不懈,在“忍”字上下功夫,达到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