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以身示教 普度有缘

    罗急忙问道:“老法师贵处何地?大名怎么称呼?”

    和尚微笑:“我住在北门外马家桥附近一家草房内,叫‘离欲茅蓬’,我的名字叫李思摩,人称我‘摩师爷’。你来找我,如果我不在家,我会告知徒孙,此药放在一幅画像背后,是用台纸包好的。你只要向他说,是师爷叫取药的,他自然会给你。”

    罗立刻记下来,千谢万谢,匆匆而去,走不了几步,回头来给脉礼钱,老僧手一摆:“不必了,这是你我的缘分。”

    罗氏跑了各大小药店,就差那味药配不到。第二天,只好按所记的地址和名字去取药。赶到马家桥一望,只见片片农田,并无什么茅棚,举目四望,忽见前方隐约有一茅屋,走近一看,房门紧闭,顾不得什么礼节了,接连敲门。

    许久,出来一个小和尚,笑问:“施主,你找谁?”

    “我姓罗,来找你师爷的。”

    离欲禅师原来也被尊称为“千师爷”,小和尚以为是来找他师爷看病的,便进去请出禅师。

    禅师问罗:“施主有何贵干?”

    罗一见,并不是那位老法师,连忙深深一鞠躬,“我是来找‘摩师爷’的。”

    禅师诧异,“‘摩师爷’是我师父,已经圆寂了,施主何事找他?”

    罗即告之详情,特别提出:“此药放在幅挂像的后面,用白纸包好的。”边说边递处方给禅师。

    禅师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顺手一指,问道:“这幅画像是不是你见过的‘摩师爷’?”屋内光线较暗,禅师点燃蜡烛,罗定睛一看,叫道:“正是!正是!不但相貌完全相同,连头上戴的风帽,都一个样式,一个颜色,那么……”

    禅师不等他说完,就从挂像背后取出白纸包好的药物,交给罗。罗也领悟了个中情由,不加深问,只是连声称谢,高兴而去。

    到药店一称,白纸包的药,恰好是处方中的三付剂量,而且七天服完三付药,全身斑点竟然全部消失。

    一天,在药店里,罗乃琼的好友见他难治之症突然痊愈,甚为惊奇,追问根由。罗不便隐瞒,实情相告。好友大笑:“你的运气太好了,遇到了当代的‘活神仙’了!”

    “谁是‘活神仙’?”罗忙问。

    “老兄!”好友拍拍罗,“你真是‘贵人头上多忘事’,日军狂炸成都的事,你就忘记了吗?”

    “哎呀!”罗乃琼也拍拍自己的额头,叫道,“啊,原来是他呀!这段时间忙于找名医,忙于捡药、服药,简直把这件奇事都忘了。给我白纸包药的和尚,不就是那位‘活神仙’吗?”

    危厄突降,趺坐解灾

    罗乃琼和好友绘声绘色地谈起当年轰动成都的奇事:

    一九四O年夏,一日,日军一百零八架飞机轰炸成都,离欲禅师正在吃饭,他突然说:“我有急事,要到铁脚巷叶青家去一趟。”

    众人苦劝,说是已拉预备警报,危险!禅师似乎没有听见,急急忙忙赶到叶家。刚一进门,紧急警报就震耳欲聋,惊心动魄,市民狂奔逃命。但禅师毫无惧色,结跏趺坐,从容地嘱咐:“家中人勿惊,即将有人到此。”

    话音刚落,急急的叩门声响起,一位中年妇女慌慌张张地跑进屋来,倒头便拜,“师、师父,我、我要皈依,救、救苦、救难……”

    禅师微微一笑,收为弟子,取个法名叫“昌逃。”

    “桃、桃子的桃?”妇女问。

    禅师笑说:“不,逃命的逃——昌,仓(昌)惶逃命呀!”

    全屋的人哈哈大笑。那位中年妇女又是作揖,又是磕头,“谢谢,谢谢师父的慈悲!”

    警报解除后,人们只见房屋倒塌,遍地瓦砾,独存叶家这两间铺房完好无损。顿时,好奇的人涌进房内,挤满小屋。有认识禅师的人,惊呼:“离欲法师!活菩萨!活佛!”立刻皈依的人,室内外,拜倒一片。此事轰动成都,求皈依者接踵而至,川军将领邓锡侯等人,也先后拜在禅师座下。

    罗乃琼与好友说得正起劲,旁边一位拿长叶子烟袋的老人笑问:“二位先生,谈起‘活神仙’,他还有个美名,叫‘癫和尚’。”

    “什么?‘癫和尚’?!没听说过,请讲!”罗乃琼忙问。

    老人不慌不忙道出一件发生在二十年代的怪事。

    溺水不死,滴水不沾

    河水奔腾,冲转碾盘,下游水势湍急,咆哮如雷。

    一个逢场天,赶集的人络绎不绝经过这个水碾子。一位身着棉袍的僧人,挤出人群,来到河边,望着滔滔流水,若有所思。

    有个青年农民乱开玩笑,高喊:“嘿!‘癫和尚’!你是不是想下水洗个澡?”

    “扑通”一怕,“癫和尚”丢下箩筐,跃入水中。只见浪头翻滚,把“癫和尚”冲往下游。他两手乱抓,越冲越远。

    “‘癫和尚’跳水啦!跳水啦!”众人惊呼。

    赶场的人都挤到岸边看热闹。

    “哎呀!连人影影都看不见了,快去救呀!”众人喊叫。但天寒地冻,谁也没胆量下水去救人。正在大家纷纷叹息的时候,忽听:“让开,让开!我的箩筐呢?”

    人群闻高叫,转过身一望,“呀,‘癫和尚’!你,你……”

    僧人的棉袍还在滴水,众人急忙闪开。他挤到箩筐边,身子几抖。奇怪!浸透僧袍的水,连一点也没有了,真是“滴水不沾”。一身全是干酥酥的。他一言不发,挑起箩筐,潇潇洒洒地走了。

    众人瞪着双眼,看呆了。大家回过神来说:“这太奇怪啦!这和尚简直是在耍魔术!”

    一位老太婆擦着昏花的双眼说:“我活了七八十岁,从来没见过这等怪事。这该不是在做梦吧?”

    有个人说:“大白天你好像硬是在说梦话啊!”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癫和尚’哪里是疯子,他就是有名的离欲和尚,平时说的话,句句都有道理,来头不小啊!”一位中年人正儿八经地议论着。

    “溺水不死,滴水不沾”成了爆炸新闻,风传各地,来访者川流不息。大家都尊称离欲禅师为“活佛”、“当代圣僧”,求皈依的不计其数。

    老大爷一口气讲完这件怪事之后,还深情地说:“我还正在找寻这位活佛哩!”

    罗乃琼的好友抢着说:“老大爷,你的缘分到了,这位‘活佛’现在正在成都北门外的‘离欲茅蓬’……”

    老人听了拔腿就跑……

    第二天,罗乃琼带上全家老小,来到离欲茅蓬,秉烛焚香,向思摩禅师画像磕头,并向离欲禅师表示,一定要捐资扩建离欲茅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