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以身示教 普度有缘
    潘近仁手捧鸡蛋,激动万分,眼泪汪汪,面对报国寺高喊:“师爷呀师爷,你真是舍己救人的活菩萨呀!”

    一九六O年困难时期,潘近仁患了严重的水肿病,身体极度虚弱。乐至县三星桥乡的医生送他两个胎盘,叫他要用文火炖起吃。白水怎么炖?必须要用肉和油。天哪,那年月“滴油如金”呀!万般无奈,只有去求惟一可求的老恩师——离欲禅师。

    禅师见他这副惨相,连忙扶他坐下,得知来意后,毫不犹豫地取出盛油的瓶子,找了一个手指那样大的小玻璃筒,把油倒得满满的,什么油?——棉籽油,那时,哪里去找菜油啊!

    潘看禅师的油瓶,最多只剩不过几钱油了,心里实在不忍。

    禅师把小玻璃筒交给潘说:“这点油你要分做两回用啊,不然以后就没办法了。配给我每月半斤油,已经两个月没兑现,连棉籽油也弄不到了。”

    潘近仁听了这番话,眼泪直往肚里流。

    有人来告知潘近仁:“师爷说,‘把你领的布票拿给他。’什么原因,没有讲。”

    潘近仁心想:我一年只这八尺布票,师爷拿去了,我穿啥子?难道师父还想要我的吗?不会!他一贯无私无我,舍己救人。那么,他是何用意?百思不得其解。但这是师父说的,还是把布票托人送交离欲禅师。

    不料,隔了七八天,禅师托人送还一节蓝布,带有的字条上写着:“因供销社前几天只有白布卖,等到今天才买到蓝布,怕你不够穿,给你一丈二尺。”

    潘接到蓝布,万分惭愧,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大家听了这几件有声有色的故事,无不深受感动,异口同声地说:“师父真是菩萨心肠,心中只想到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八十年代,离欲禅师济世利人,名声远扬,引起了社会舆论的注意。一天,《四川日报》和《内江日报》等几家报社的记者,前来采访,禅师一听,是对他个人的宣传,对他个人的描写,就不愿意。无论记者怎样解释,都挽言拒绝。最后,径直回寮房去了,不接受采访。

    听说记者走了,禅师走出寮房,欧志宏说:“师父!人家一片好意报道你的事迹,这对报国寺今后的发展兴旺有好处,您老人家为何不让人家采访呢?”

    禅师说:“你说这话不对,寺庙能否发展、兴旺,关键要看庙风,要注意和尚的修持,而不能依赖宣传和吹捧。”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初来报国寺,我送你一本《金刚经》时,我是怎么说的?”

    欧志宏牢记在心,便把那时禅师对他的开示背诵了出来:“这本《金刚经》是经中之王,你今后要认真研习,对自己很有好处。记住,学佛人千万不能贪名图利,学佛就要认真学佛,修道就要潜心悟道。‘人心不死,道心不活。’虚名虚利对于人来讲,弹指一挥间,不起任何作用。”

    禅师又问:“对!《金刚经》里是怎么讲的?”欧志宏一时答不上来,禅师接着说:“‘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你还要认真领会;‘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怎样才能做到‘无所住’‘生清净心’?必须离相无我。”

    欧志宏连连点头,心里想着:师父的境界已经远离“四相”,不接受采访,完全正确!

    一九八八年,正当四川乐至县报国寺兴旺发展之际,乐至县广播局两位编辑兴冲冲地带着录音机,跑来报国寺采访。拜见离欲禅师后,双手送上介绍信。

    禅师看后,笑着说:“请坐,请坐。”

    编辑大喜,说明来意:“今天是专程来寺,为您老录音,目的是宣传党的宗教政策,介绍您老弘法建寺的丰功伟绩,提高您老的声望。”边说边打开录音机,等候禅师发言。

    不料,禅师却说:“我们出家人对名利老早就抛掉了。我到这个世上来是借房子躲雨的,为的是修行弘法,哪有时间去图名利啊!”

    “辛苦二位走一趟!”禅师说完,与二位编辑告辞。

    农禅并举,耕耘劳作

    夏日,外来游客,想洗个冷水脸,自来水管无水,问僧人何故?僧人说:“对不起!水塔、自来水管是李多林居士花了几千元安装的。但是,师父说要节约用水,只能在会期时才能用自来水。”

    “那平时吃水怎么办?”游客问。

    “挑水吃,这是我们的庙风。”

    “什么庙风?请讲一讲,我们是闻名而来。”游客恳切要求。

    在寺里长期服务的居士走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热情地如实介绍:“我们这个庙子历来就有天天劳动的习惯。师父说:要遵照百丈禅师的遗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叫农禅并举。不信,你到僧人寮房去看,都放着有锄头、扁担和箩筐。”

    “听说离欲禅师还亲自参加劳动,是吗?”游客问。

    “当然了,我们师父是言传身教。他说:‘享福就是消福,福消尽了,就要堕三恶道。人人都要惜福,节约用水,也是惜福呀!’”

    “师父还说:‘劳动也是修行嘛!修行的人就是要吃得苦,要磨练,吃不得苦的人,怎么能悟道?’”

    游客不断点头,“讲得好,老和尚不愧是得道高僧!”又问:“他是怎么劳动的呢?”

    这时,一位白胡子大爷路过,居士们说:“嘿,这位老前辈就认识我们师父,请他来介绍。”

    老大爷上前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很客气地说:“我叫刘昌君,是老和尚的弟子。要说师父的劳动,那要算一把好手。他自幼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习惯,常常打赤脚。寺院开放以前,基本上是他一人坚守庙子。在庙侧的乱石堆上,挑泥面土,栽种红苕。还搞副业。师父打的草鞋又结实又好看又耐穿,顶好卖,经常供不应求。大伙说,师父是有道法的,穿他编的草鞋,会履险为夷,百事顺遂,称为‘神仙草鞋’。

    “师父还响应政府号召,喂了几十只鸡。每天早上把鸡放出来,遍地都是。唤鸡吃食,不像一般人喊‘鸡儿,咯咯咯!’只把铃子几摇,‘叮当,叮当’,鸡就四面八方跑回来……”

    游客听到这里,都“呵呵呵”笑了起来,“真有意思!”

    昌君接着讲:“吃完了,各自找食。奇怪的是,这些鸡从不到寺外去损坏农民的青苗。母鸡生的蛋,师父从没卖过高价。”

    “师父还养蜂十多桶,是架蜂,能造蜂王,随时可以伸手进去查找,每年分箱从没逃跑过。取蜂蜜,发明了简易离心机。并传授养蜂技术,毫不保留,使大家都受益。可是,还是有起心不良的人偷走师父的蜂桶……”

    游客忙问:“找回来没有?”

    “嘿嘿!师父的功夫,哪有找不回来的!”

    “快讲,快讲,什么功夫?”游客感兴趣。

    昌君有根有据,“有一次,被偷去两桶蜂子。师父先找区武装部杨富知查找。杨想试师父的功夫,请他提供参考的方位和距离。师父不愿提供,经再三请求,他才说,可能是在报国寺的东、西方,大约十到三十里的地方。经武装部查实,在乐至县永和乡靠三星断石岗一个农民家里找到一桶,正是西方十里。盗蜂者自己招认,奉还,赔礼道歉,不作追究。另一桶无法找到,师父亲自出马去找。十多天后,师父去四川遂宁县分水乡查到了,正是东方三十里处。师父看到自己熟悉的蜂桶,直截了当地说:‘请把蜂子还给我。’

    偷蜂人哪肯承认,说是诬陷,态度凶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