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对离欲上人之“离欲”的所思所想

     

    “离欲上人”这个名字,是在一次放生活动中得闻的。当时,有位师兄提到离欲上人,而在旁的另一位师兄立刻接上说了句:“离欲上人是禅门高僧,活了一百二十多岁,很了不起!”这位师兄当时赞叹的神情至今都历历在目。


     

    通过网络,可以轻松地浏览到上人的相关信息,的确是位了不起的高僧大德!尤其上人的师父,就是南怀瑾先生在讲记中很为赞叹的那位“疯师爷”,能有这样的师徒因缘真让人羡慕。再看看自已,自认为在学佛修行,连个师父都没有,更别说师承什么高僧大德,足见鄙人根基之漏劣、福报之浅溥、业障之深重,真是惭愧之极!如果时光可以倒退,我宁愿减寿二十年也要亲近上人,那怕只是给他磕个头、顶个礼也不枉此生。毕竟在这样的年代,真正有成就的高僧大德已经非常少了。如今,只能将那本《离欲上人遗方》留在身边作为对上人的缅怀。


     

    诸佛菩萨的名,往往有着教育和度化的意义,上人的名也有着同样的功用。学佛修行就是要离欲,要离开对世俗的占有、贪爱、执着等不良欲望。“离欲”代表着对凡夫心的舍离、代表着出离心的生起,代表着真正的看破放下,只有做到“离欲”才有望成就生命的解脱。然而事实上,离欲决非那么容易的事。我们无始劫来,在六道里轮回,头出头没无有了期,生命已熏染了太多的烦恼业习和不良欲望。这些烦恼和欲望构成了我们的心理,即“凡夫心”。由此心行造作业力而感得我们的身份和生命环境。经云:“心种种故色种种”就是对这种生命现象的最好诠释。因为我们的心行是凡夫心,所以我们的身份就是凡夫,我们的环境就是六道轮回的世界。而凡夫也有三六九等,根据各自不同的心理,而感得各自不同的身份,开显出各自不同的世界。比如:人的心行则感得人的身份,显化出人的世界;鬼的心行则感得鬼的身份,显化出鬼的世界;傍生的心行则感得傍生的身份,显化出傍生的世界;而天人的心行则感得天人的身份,显化出天人的世界。由此可见,心行、身份和环境这三者有着如“环”一般的联系,正是这个“环”束缚着我们难以离欲、难以舍离凡夫心、难以解脱生死。


     

    从人类历史进程来看,无论是原始社会的刀耕火种,还是当今时代的科技文明,无不是在欲望的推动下发展的,而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人类的物质生活也空前优越、便捷。以前没有的现在有了,以前不敢想的现在比想象的还先进,似乎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然而这一切的背后,却是对物质生活的高度依赖和空前膨胀的物质欲望。这些欲望如不加以道德约束,人类缔造的物质文明大厦必将被自心的贪欲和烦恼摧毁。毕竟,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资源是有限的,而人心的贪欲却是无限的。由此可见,科技的发展虽然能改变外在的物质生活条件,却不能熄灭内心的烦恼和欲望。


     

    既然烦恼和欲望无始以来就纠缠着我们,即便有先进的科技也不能将它们消除。那么如何才能化解烦脑、如何才能离欲呢?


     

    要化解烦恼、要做到离欲,就必须对生命进行深刻的审视,必须认识到烦恼和不良欲望对生命的过患,及“离欲”对生命的好处和意义。这种认识越深刻、越明确,离欲的心行就越强烈,这种心行越强烈,对世间的贪着就越少,随着贪欲的减少,凡夫心的土壤就会逐渐松动。这个道理与佛法中的“念死”法门有着异曲同功之处。对死亡的紧迫感越强烈、对恶道之苦及轮回的本质和过患认识越明确、对业果的道理及三宝的功德信仰越坚定,就越能发起出离心。出离心发得越真切,对世间的贪着就越少、就越能“离欲”、就越能趋向生命的解脱。


     

    然而,解脱的关键不在“出离心”也不在“离欲”,而是要解出“我执”,即无明惑业。因为无明,所以看不清生命的真相,看不清世界的真相,从而产生错误的设定,这种设定就是我法二执。有了我法二执,生命就开始迷惑颠倒,从而产生错误的观念,又由错误的观念造作产生各种烦恼和欲望。可见,我执才是障碍解脱的根本。或许有人会问,既然障碍解脱的根本是我执,那为什么还要发出离心,还要修离欲行,直接破出我执不就完了吗?但事实上,如果不发出离心、不修离欲行,能破出我执吗?即便有根利之人,领悟到禅宗的见地,悟到了这种上乘的用心方法,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如果没有清修的环境绵密保任也是难以成就的。况芸芸之辈,欲求解脱岂有不修离欲行、不发出离心之理?


     

    如果说解脱的关键是要解除我执,那么出离心和离欲行则是达成这一目标不可或缺的要素。离欲是出离心的体现,出离心则是成就解脱的心行、是迈向解脱的根本。换言之,一个解脱的圣者,一定圆满了出离心,一定成就了离欲。让我们借“离欲上人”之名,发出离心、修离欲行、以戒律为基础、以发心为根本、以正见为指导成就生命的解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