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离欲上人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虽然未能见过离欲上人的风采,但来报国寺出家,听到的离欲上人传闻已然不少:经常有一些当年曾经和上人打过交道的人谈论他如何的传奇。比如说“某人某年某月久病不癒,请上人看病,开了药方后叫某人还要出多少元功德,某人当时有点舍不得,只好口是心非,结果当时病虽好了,但是不久再度病入膏肓,早就死了;某人只出了一半,结果后来病是好了些,就是不彻底,当醒悟时上人已经圆寂了,而某人当时照办了,多年的顽疾后来再也没复发了。”言下之意要是上人在世我们就有靠了,说“你看某人当年咬紧牙关听他老人家的话,出钱出力早都发(财)了,”又比如有人告诉我说:“上人当年为守护现在这片山林好了得,有某人半夜来偷木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刚把木料抬到家放下来,不早不迟离欲上人就站在他面前平静地说:“把木料给我还回去!”搞得盗贼无地自容,尴尬不说,还要再费力搬回来,心想这老和尚早不来晚不来,看来他是算得到啊,以后再也不惹他了。”当我把这些话学给先师昌臻法师听时,他说:“当时编撰《离欲上人》收集的素材中这种类型的故事太多了,有些比这个还玄,我在选材时大都删了,就算是有,这也是学不来的,这些东西也不能随便传,对佛教对修行都没有多大好处,搞得不好那些不学佛的人还会轻视你,说你们宣传封建迷信。”后来学佛时间长些了,才在佛教戒律、经典中知道这些神异的现象并不是我们要追求的,还有人说“上人艰苦朴素、一生节衣缩食恢复了报国寺,请回缅甸玉佛,并留下三十多万钱财,这该是遗留给后人的一生心血了吧?”。上人遗产虽然宝贵,但这就是离欲上人所要传给我们的吗?随着修学道路的延伸,我越发觉得,他老人家给我们留下了更珍贵的宝藏,值得我们去挖掘、去整理、去开发。

     

    古往今来,历代高僧大德一生给我们示现的都是淡泊自守,安贫乐道,布衣蔬食,终生不变。清心寡欲,不求名利,从不攀缘。上人亦如是,非为弘法利生之事,芒鞋不出山门。一个人没有真正的信仰,内心没有皈依处,他一定是空虚的,是踏实不下来的,离欲上人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驻锡报国寺,其间应成都信众之请离开过一段时间,五十年代回来,历经半个世纪,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耐得住寂寞、孤独,是什么力量驱使他老骥伏枥,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终其一生安贫乐道、怡然自乐,在那“阶级斗争”压倒一切,正常的信仰得不到尊重的年代,自种粮食、种瓜种菜,养蜜蜂、打草鞋,节衣缩食,艰苦创业,呕心沥血,改革开放后虽年近百岁仍不改初心,为恢复宗教信仰自由奔走呼吁,我们后来在他遗留下来的有限笔记资料中还看到他当年写给中国佛协赵朴初、写给四川省林业厅的信稿,为了建寺安僧,守寺护林,历尽艰辛,耕耘劳作,带领徒众披荆斩棘,使这座古刹历劫重光,并新增千佛洞怪石上摩岩佛像数龛,神奇般地从缅甸迎来玉佛十数尊。

     

    人身难得,佛法难遇,学佛、修行虽然都知道离苦得乐,证悟菩提,但究竟从何处下手呢?由于佛法的博大精深,人们智慧的局限,往往不得其门而入。在那个年代,由于环境的限制,上人在佛法上遗留下来的文字很少,大多是一些口耳相传的只言片语,有一篇短论,题为:《断除妄念亦能健康长寿》,说:“古来,我佛度人,无非就是断除妄念。自我披剃出家为僧以来,时时都是坚定根除妄念。发勇猛心,不随妄想习气境界转,在一切时中,不分行住卧、动静一相,本自如如。妄念不生,自然疾病减少,并能健康长寿。”在这篇文章里多少透露出了一些上人的用功状态,认为修行就重在“行”上,只有从起心动念处踏实用功夫,别无取巧办法。这对于今天浮躁的社会环境和人心不啻是一剂清凉药,更是修行人用功办道的一盏指路明灯。

     

    先师昌臻法师曾说:“纵观上人一生,慈悲为怀,随缘度化,虽言语不多,而感人至深,处处以身示范。上人虽是禅宗大德,但鉴于末法众生,根机浅薄,为了普度有缘,四十年代即在成都建离欲念佛堂,化度无数。普遍教人念佛,以此法最易下手,最为稳当。”据说晚年有弟子说“请师父教我们坐禅。”他却说“坐禅,坐死。”每天就教育弟子劳动培福,老实念佛。先师有一次请教过上人说:“您老是禅宗大德,为什么不教几个(禅宗有成就)出来呢?”上人说“众生的根性,哪里去找这种人嘛?”这是上人的智慧体现,也是普度众生的方便,值得我们深思。

     

    上人精通医术,在弘法之余,凡来求医者,不问贫富,有求必应,治愈不少疑难怪症,深受患者的感恩,并因此和佛教结下了深厚的法缘。上人在圆寂前夕,口中反复念着:“人人平安!家家平安!” 这是完全无我的“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 的菩萨情怀的自然流露。

      

    佛教如果仅仅是一种哲学,一种说教,他不会有这么坚强的生命力,学佛人自身得不到多大的利益,别人更得不到什么好处,离欲上人一生,身心清净,精神生活充实,不贪着五欲六尘,自能安贫乐道。严持戒律,精进修行。1992年初,上人预知自己世寿将尽,于是提前做好临终准备,安排交代好后事。当年4月17日(农历三月十五)清晨安详坐化。世寿106岁(一说124岁),他那种说走就走的潇洒人生,在今天这个时代胜过多少对“佛教是迷信”的雄辩。

     

    离欲上人给我们遗留下来了这种虔诚恭敬的信仰、坚定不移的信念,遗留下来了他忍辱负重,不为外境所转的定力,遗留下来了他清灯古佛、淡泊名利的操守;遗留下来了他艰苦朴素,安贫乐道,真修实证的事迹,遗留下来了他慈悲济世、度化众生的愿行。他把佛法的根本传承下来了,他以一生的行持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学,怎样修。

     

    水有源、树有根,一种文化的沉淀需要数十年,何况博大精深的佛法?它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扎稳根基,正是由于上人的中兴,再由于先师昌臻法师的发扬光大,报国寺才有今天这块蜀中净土。先贤他们用自己的信、解、行、证给我们后人指明了信仰与修行的方向和具体道路,让我们少走弯路。这,不正是离欲上人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精髓、财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