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缅怀离欲上人 树立圣道修证

     

    自佛教传入中国,隋唐时期形成汉传佛教八大宗派,百花竟放,高僧辈出,影响中国文化至深,为佛教在中国的鼎盛时期。明清以来,佛法渐衰,馀宗式微,唯禅与净土二宗盛行,抑或特适于中国人乎?至清末民国以来,佛教渐有复兴之势,但真正能修证圣道、开悟证果的人已屈指可数。近代禅宗离欲上人就是这极少数得道高僧之一。禅师早年由道入佛,跟随临济宗下本空、思摩二上人学禅,大彻大悟后又行脚参访,自行化他。晚年(1950年后)居乐至报国寺,直到安然坐化,世寿106岁,是近代一位了不起的得道高僧。因禅师一生足迹限于四川,故名声虽不如近代虚云和尚、来果禅师等禅门大德,但其修证功夫实遑遑不让。由于禅师孤风高峻,教化众生言简意深,个人只留下一篇《断除妄念亦能健康长寿》文字,使后人对禅师的言教及德行修证只能凭借亲近过他老人家人士的回忆纪录。值此上人圆寂二十周年之际,本人作为上人的后辈徒孙,想对上人的德行修证作一些学理上的探索,以作为我们修行的指导与榜样,管窥之见,实难测度上人之道行。

     

    一、少欲知足,安贫乐道,永为警训。

     

    上人一生,事迹颇多。他禅功惊人(上人曾在报国寺一坐十天,不起于座),神医救人,恢复蜀中古刹报国寺,接引后人,如此等等。尤为后学感叹怀念的,是他一生生活俭朴,安贫乐道,培福惜福,此正显示一个真正出家修道人的圣贤风骨之处也。上人生活俭朴的情形,师父昌臻老法师在纪念上人圆寂十三周年纪念会上曾说:“八十年代,当时荣昌的居士来看望他,看到他的僚房里面床铺上用的东西很破旧。(《离欲上人》一书中记载,上人的住房情形:床上一张烂草席,一个土蓝布包糠壳的枕头,都是疤上重疤,深浅不一的各色补丁,共有一百多个。一张旧书桌,一把旧木椅,一个装满杂物的旧衣柜。屋侧一间小厨房内,一个泥糊的土灶,放着一口直径一尺五寸缺一个边边的小铁锅,水缸边一个烂木桌,这就是1981年离欲上人的僚房和厨房。以后报国寺僧人增多,设施改善,但上人的住房条件设施一切不变,直至圆寂。)大家看了心头过意不去,没有征得他的同意,在成都买了比较高档的全套床上用品送来,他坚决不用,全部卖了拿来修庙。他留下来的一个床单,补了许多疤,一个蚊帐也是破烂不堪,一个追随他多年的蒲团,也是非常破烂的东西。(现有照片可供后人观看学习,原物已不存)这些东西就是他留给报国寺的精神财富,也是对我们进行教育的最好宝贝。”

     

    离欲上人一辈子修行,名声在外,信众对他的供养很多,他为什么要过这么清贫的生活呢?一方面,是注重惜福培福,更重要的是上人认为:“财色名食睡,地狱五条根。修行人要远离贪欲,欲望多了,烦恼痛苦就多,心怎能清净?”古往今来,佛教无数圣贤先德无不是少欲知足,严持戒律,断除对世间五欲六尘的染著而成就道业的。《八大人觉经》云:“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心无厌足,惟得多求,增长罪恶,菩萨不尔,常念知足,安贫守道,惟慧是业”。《佛遗教经》云:“汝等比丘:当知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恼亦多;少欲之人,无求无欲,则无此患。直尔少欲,尚宜修习,何况少欲能生诸功德,少欲之人则无谄曲以求人意,亦复不为诸根所牵。行少欲者,心则坦然,无所忧畏,触事有余,常无不足,有少欲者,则有涅槃”。又云:“汝等比丘!若欲脱诸苦恼,当观知足,知足之法即是富乐安稳之处。不知足者,虽富而贫,知足之人虽贫而富。不知足者,常为五欲所牵,为知足者之所怜悯”。佛陀建立僧团,制立戒律来规范僧尼的衣食住行,无不是以少欲知足为中心精神的。出家之人少欲知足,简单的生活只为道业所需,不追求物质享受,不念五欲境界,才能得到禅乐乃至涅槃解脱乐。《永嘉证道歌》云:“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出家人身贫心富,物质生活简单,精神生活丰富,志趣于贫,自得其乐。古语说:“富贵学道难。”况财富的追求蓄积能带来众多灾患,佛经中说财富为五家所共(王、贼、水、火、败家逆子),朝不保夕,徒增烦恼牵拌。有人中彩票发了大财,心态失衡,从此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有大富翁的儿女被绑架,遭勒索钱财;有亿万富翁遭股市暴跌,财富缩水破产而跳楼自杀,事例很多。佛经中呵斥五欲过患,赞叹少欲功德,是为修行人断除贪心,成就道业为出发的。《法蕴足论·圣种品》中,佛说出家沙门具备四个方面的条件,方能成就圣贤的种子(四圣种)。即对于衣服,饮食、卧具,随得而生欢喜,不多求,不蓄积,不为求觅衣食因缘而让世间讥嫌,若求不得亦不懊丧。对于受用的四事供养能见过患,能知出离,正知而住。最后更重要的是要乐于断除烦恼,勤修圣道(乐断乐修)。我们如能明白通达佛陀的言教,对于上人的清贫节俭生活也就不奇怪了。昌臻老法师说:“上人是学佛的人,重视精神生活(内在的离欲解脱,内心的禅悦清凉),不重视物质享受,这个就叫乐道安贫。什么是道?精神生活就是道,我们因为缺乏这个东西,精神贫乏,所以就在物质上追求,这样做是错误的。今天很多人感到很苦闷,活得很累,归根到底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精神空虚,无道可乐。物质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千万富翁他也没有满足,因为还有亿万富翁,物质享受还有比他好的,永远也满足不了。所以学佛的人应当懂得这个道理。佛教主张我们应向内求,佛教讲的要明心见性啊!因为我们身上有无价的宝贝,我们的心就是无价宝贝(不是指的妄心、虚妄的六尘缘影,而是指的真心、真如佛性)。这个壳壳是不值钱的,总是要死,要腐烂的,没有用处。我们每个人就是众生都有佛性,都能成佛,这个才是可贵的,乐道的就是乐的这个。懂得了这个道理,物质享受无所谓了。”八十年代初,报国寺甚至还没有电视机,当时有一个居士发心,给报国寺送了一台黑白电视机,上人起初只准僧人看新闻节目,后来发现有人看其它节目,上人干脆就把电视机没收了,交给一个居士处理了,原因是怕乱了修行人的心性。我们现在寺院的条件,僧人的供养等,比离欲上人那个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寺院有各种视听设备,僧人有电脑、手机等现代传媒工具。但过多的物质享受对于真正要出离生死的出家众来说绝对是障碍。(当然用于佛教弘法、工作联系、观看讲经说法的例外)。僧人过多的收入,也易遭受世人的讥嫌,破坏僧宝的形象。对比离欲上人的清贫生活,我们应常怀惭愧心,尽量节俭惜福,多余的东西应布施出去,方能心无牵挂,少一些执着,利于入道修行。

     

    二、明悟心性,以法为乐,无上解脱

     

    学佛之人应以趣向解脱为目的,对于出家僧尼更应牢记这点。《四十二章经》中佛言:“辞亲出家,识心达本,解无为法,名为沙门,常行二百五十戒,进止清净,为四真道行”(观苦集灭道四谛而证果)。又言:“出家沙门者,断欲去爱,识自心源,达佛深理,悟无为法,内无所得,外无所求,心不系道,亦不结业,无念无作,非修非证,不历诸位而自崇最,名之曰道。”《沩山警策文》说:“夫出家者,发足超方,心形异俗,绍隆圣种,震慑魔军,用报四恩,拔济三有。若不如此,滥厕僧伦,言行荒疏,虚沾信施。昔年行处,寸步不移,恍惚一生,将何凭持?”出家修行当树立圣道修学志向,闻思教典,以戒定慧三学为依从,长时熏修,令道心坚固。而后慈悲济世,利益人天,令正法兴盛。离欲上人一生的行持,可作为我们出家修行的典范。佛教学者陈兵教授在《论出家学佛》文中认为:“出家僧尼的正业,从释尊一生所说法及建立教团的活动来看,出家众的修学次第,应是先求得自身的解脱,再弘法劝化,普度众生。内秘菩萨行,外现声闻相。乃释尊所定出家众的修学路线,太虚大师亦曾作如是说。”离欲上人及近代虚云和尚、印光大师,远至禅宗、净土诸祖,莫不是遵循此修学路线的。《长阿含·大本经》载佛言:“出家修道,诸所应作,凡有二业:一曰贤圣讲法,二曰贤圣默然。”贤圣讲法指讲经说法,读诵研习教典,属于慧学。贤圣默然,谓坐禅,属于定学。《三千威仪经》说出家所作事务有三:一坐禅,二诵经,三劝化。可谓大乘出家众的正业。劝化,乃大乘菩萨教化众生的职责。出家众的劝化,主要是作法布施,包括讲经说法,撰述弘法,培育僧才,办佛教报刊,随缘化导等。这是出家众修习布施度的主要方式,也是报众生恩,为社会奉献的主要方式。在家众则以财布施为主,出家众以佛法的精神财富供养在家众(《论出家学佛》)。出家众如自身不以闻思教典,坐禅念佛诵经为正修,多作有为福业,当然也是值得敬佩的,但可谓违反释尊的教导了。当今社会经济发展迅猛,物欲横流,汉传佛教寺院大多走向商业化、旅游化,寺院事务烦忙,应酬增多,僧众除二堂功课外,无更多时间修持三学,闻思教典。出家众如不以禅诵修持为主,则很难转化身心,无内在的证德、无内心的禅乐,很难抵挡物欲的诱惑,则有可能退失道心甚至还俗。《瑜伽师地论·摄扶择分》中论及菩萨戒的修学次第说:“大乘菩萨如自呈法衰之相(违反律仪戒,闻思教典,禅诵的行持衰退),而去作利益众生之事,无论是让众生得到财利、法利,都不应为。而应以自身法盛之相(与上相反),去行利他之事,方不违背菩萨三聚戒的饶益有情戒。”

     

    又出家众能修学圣道解脱,方能真正住持正法,饶益有情,上报佛恩,功德利益无量无边。《瑜伽师地论·修所成地》说:“以涅槃(解脱)为上首听闻修行正法有五胜利:一、说正法时能饶益他,二、闻思教理时能饶益自,三、修正行时是建立正法,四、是供养如来(法供养),五、自证解脱大乐,离一切忧苦。”离欲上人早年依止本空,思摩二师参禅,苦行精进,大彻大悟后又多方参访善知识,一生安贫乐道,不慕虚荣,慈悲接引后学,神医救人无数,偶示神迹感应之事。他能获得四众弟子们的景仰与佩服称道,为上人已明悟心性,安往(安住?)内心自在解脱,以法为乐,而才能有种种外化利益众生事迹显现的。上人一生的行迹,可谓禅门得道高僧的典型,为后学树立万世之木铎。离欲上人的德相威容,曾参访过上人的禅宗学者冯学成居士述:“嗟呼!余不能测山高海深,况宇宙之奥呼?今观上人据几,其形如山之峨,其气氤氲深藏,偶一视人,其机如石火电光,安可测其消息?或曰:法无法,相无相,名无名,若上人者,可谓上德不德欤!”

    《中庸》云:“道不远人,而人自远之。”我等出家僧众,当珍惜暇满人身,坚定圣道修学志向,以离欲上人等老一辈高僧大德为榜样,勤修三学,广行六度,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发无上菩提心,体证圣道,同归极乐,圆成佛果,不负当初出家之志。

    值离欲上人圆寂二十周年,感上人德业,拙作《离欲禅师赞》一首,以为铭念。

     

    离 欲 禅 师 讚

     

    禅宗大法,源出月邦,达摩西来,震旦传流。

    教海精髓,一心实相,历代祖师,分灯宣扬。

    巴蜀禅派,奇枝一香,离欲上人,临济宗匠。

    夙具慧根,捨道归佛,接法思摩,独传心印。

    头陀苦行,貌悴骨刚,随缘化度,行脚参方。

    初入报国,禅功惊众,神迹偶示,慈心柔肠,

    妙手神医,治病救伤,教化后学,归真去妄。

    方便开示,净土阐扬,艰难岁月,独守道场,

    心志不改,操履冰霜。盛世春风,古刹重光,

    亲身示范,农禅并举,化缘已毕,托付有方。

    安然坐化,来去自在,神游玄旨,心珠独朗。

    上人德行,四众景仰,启迪后人,功勋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