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我未曾面见的师父

     

    我从未面见过离欲上人,听到“离欲上人”这个名字,也不过是近两年的事,而我却奉他为师父。也许,很多人对此不解,说不定还笑我“高攀”。


    各位,如果你拿出几分耐心,看完我下面的文字,想必你会不再感到奇怪。


    我家在重庆西部,男性,1968年出生,中共党员,于2010年接触佛法。概略而言,我接触佛法有这几个原因:一是让我震撼的童年的记忆,特别是母亲卧病在床,痛苦不堪,最后被成群“老鼠”惊吓而死。那些情景,时时浮现在我脑海;二是由于过去放荡不羁,中年生病后的多次奇巧遭遇;三是两个奇特的梦。由于种种经历(因篇幅所限,故不一一叙述),我皈依三宝,信心坚定。


    2011年旧历2月14日,在观世音菩萨生日即将到来之际,我如约至城外的大佛寺领回皈依证。当晚,我看了会佛经,然后不知不觉进入梦乡。突然眼前出现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和尚,他满脸笑容,对我说:“你晓不晓得我是哪个哟?我是你师父!”


    “离欲上人!”我几乎是喊出声来。


    一下子,我就醒了。


    这个披着大红袈裟的和尚,已经是第二次出现在我梦中。第一次是2010年秋,我请了一尊观世音菩萨像回家,当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慈祥的老太太,她全身裹在一种金黄色的光里。我立马知道她就是观世音菩萨,但是,我不知道梦中的我为什么知道她是观世音菩萨。只见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笑着说:“对了,现在不会退了。你师父知道,不晓得好高兴罗!”而同时,在她的左边,出现一个手持锡杖,身披大红袈裟的和尚!当时我一下醒来,感觉云里雾里。


    ——这个手持锡杖,身披大红袈裟,上一次就已出现在我梦中的和尚,原来是离欲上人!


    这两次做梦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梦中的人一出现,我就知道对方是谁,而且我生平压根儿就没见过他们!我不明白我如何能喊出他们的名字。


    离欲上人、离欲上人,我感觉这个名字既熟悉又不熟悉。

    天亮后,我回到自己的家(那晚我住在岳父家)。翻阅从佛庙请回的书籍,我想是不是可以从中找到“离欲上人”。后来,我终于从一本书里找到了“离欲上人”,那是2007年的一本《净土》杂志。里边有一句话提到了“离欲上人”。


    到了办公室,我从电脑上打开文件夹,从过去收集的治疗疑难病症的文档中,发现“离欲上人遗方”。这可能是我哪一次在网上看到复印下来的。类似的方子,多从网上搜集了数十个之多。


    我不禁对这个“离欲上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通过电脑在百度上搜索“离欲上人”,想认真了解了解他。我打开一个条目,一看知道离欲上人是四川乐至报国寺的和尚。我又急忙去搜索“四川乐至报国寺”,找到电话,就迫不及待拨过去。


    接通后,是一位女居士的声音,她说她姓蒋。我便对她说:我是一名刚刚学佛的人,想来拜一位和尚为师。不知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师父们很慈悲。”蒋居士回答。

    “我是想专门找一位师父,行不行?”我这样强调。

    “这里有很多师父,也有很多居士,他们都可以同你交流。至于专找哪位师父,这要看缘分……”蒋居士显得有些迟疑。


    我当即感到失望,我想,别人可能不愿意吧。我郁郁的挂了电话,就在网上仔细看关于离欲上人的内容。


    到后来我才看到,原来离欲上人已经于1992年圆寂!幸亏我刚才没有说拜离欲上人为师,否则岂不是太唐突太冒昧了吗?

    从此,我没事就上“蜀中净土”(乐至报国寺所办)网站,从哪儿学了很多东西。


    我悄悄发愿,一定要去乐至报国寺一趟,看看我那已经圆寂的师父离欲上人。


    就在当年,也就是2011年的8月,报国寺举办《地藏菩萨本愿经》念诵法会,我终于机缘成熟,辗转乘车到了报国寺。


    进了寺庙,我首先看到离欲上人的塔,恭恭敬敬的拜,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而当我看到离欲上人一张黑白照片时,十分惊讶:因为这张脸孔我很熟!


    我一看到相片上的离欲上人,我的脑海里就出现另一个老人的脸——古吉安。我老家乡下的一个老人,解放前是一座寺庙的和尚。那时候我一直注意观察古吉安老人,又怕他,又想接近他。有一次生产队分柴,我帮忙为他抱进家里,他用笑眯眯眼神看我,嘴唇轻轻的动。那个时代缺吃少穿,但从他那儿却从来看不到任何哀愁和凄苦。他很少说话,眼神缓缓的,一直嘴唇轻轻的动,从不与人争。人们几乎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古吉安老人离世的时候,已经近100岁。我当时在外工作,20来岁吧。我不清楚他去世时的具体情况,但我相信,他是无疾而终。直到今天我有幸接受佛法,我才知道,老人的嘴唇一直轻轻的在动,那是在念佛啊!他悄悄修行,无贪、无诤、无求,他的眼神最叫人难忘,浅浅的笑意中含着一种温暖和高远。当然,这是我今天的理解,只有现在我才能体悟到这一层。


    当我2011年旧历7月31日跪在离欲上人墓前,面对他那张黑白照片时,刹那间我仿佛看到古吉安老人。他们真是太像了呀,我努力使自己镇静,我敢肯定,古吉安老人在某一次在我眼前出现的,也就是说,我某一次从某个角度看到的古吉安老人的脸孔,就是眼前离欲上人这张照片是的脸庞!


    我的泪水又一次浸湿了眼眶,心里的念头一个接一个,我对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既恶心又鄙弃:生而为人,却利己损人;生为人子,却未有孝行;爱惜生命,却残害他命;圣人言教,皆不之信;自招恶果,却怨天尤人……


    在红尘中恋恋着迷的我,居然能在报国寺半个月的法会中安心行道。在这里,我又遇上了一件特别殊胜的事。


    2011年8月7日(旧历七月初八)报国寺上隆下宣法师主持的皈依仪式上,我看见了一只小虫子在我的面前,对着观世音菩萨像和法师三步一叩。我看见这个场景,竟大声喊起来:“师父,虫子在拜佛!”


    当时我旁边一位接受皈依的谢师兄也看见了,也不由自主的叫起来:“看哟,还是三步一叩首呢!”他所看到的,所想到的,居然与我一模一样。

    ——阿弥陀佛,我们扰乱了皈依仪式。

    众生皆具佛性,可信之而不虚也!


    我暗暗发誓:真为生死,发菩提心,老实念佛,求生净土。


    我前前后后仔细思索,感觉和离欲上人真的有因缘。一者,我接触的真正的佛教书籍,第一本就是乐至报国寺倡印的《五福临门》,它是一位很蹊跷的老人家送给我的。二者,离欲上人那张黑白照片上的脸貌,我生前的确见过(就是登在《离欲上人遗方》封面那张)。见到这张曾经熟悉的照片的当时,我就在想,我梦中见到他披红色袈裟的形象,有没有呢?我那次在报国寺,悄悄找,没看到。后来我去请到一本《离欲上人遗方》,一见到封底离欲上人的像,眼前一亮:正是这张!而在之前,我从未没见过《离欲上人遗方》这本书。

    ——原来,梦,也并非虚无!


    三者,就是在那次,即我生平第一次去报国寺之行,请了好多宝书。但我却找不到一个提包装!我当时四处找了,都找不到。我打算忍痛割爱,将这一大撂带不走的书还回去。在离开的那天早晨,我去观音殿旁边的离欲上人像前做最后的礼拜,然后把书归还到请书处,准备乘车回家。而我进了殿堂,却突然看到上人像旁边有个结实的口袋。而这时隆宣法师正好进来,我征得他的同意,欢天喜地的将此口袋拿回寝室,刚好装完那些我喜欢的书!多凑巧啊,我心里充满感激。


    我曾将自己夜梦离欲上人的事向报国寺的隆实法师说了。这位法师说:祖师爷以各种善巧方便,度了不少的人进入佛门。你能得他老人度化,也是你宿世的善根成熟。


    隆实师父的话,让我既高兴又惭愧。高兴的是我居然有善根,能得到上人的度化。惭愧的是,回首往事,实在乏善可陈。然而上人一片慈悲之心,不舍一恶。我如果不珍惜这一段因缘,继续肆意为恶,岂不是自堕苦海、自戕慧命吗?

    ——呜呼,世之焉有愚人如是乎?


    处身滚滚红尘,当我一旦对世间五欲升起贪执,欲毁禁戒时,我的眼前就会出现师父——离欲上人,正披着大红的袈裟,双目炯炯,盯着我……


    人生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不借假身修真我,哪得自度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