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追忆恩师 永继风范

     

    然而,在恩师身边的点点滴滴,我至今记忆犹新。恩师的道格风范,更是时时鞭策着我,鼓励着我。


    “将此深心奉塵刹,是则名为报佛恩”;“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上人是一名荷担如来家业的真实行者。他勤俭持家,持戒修行,安贫乐道,慈悲济世。自行化他,弘法利生,是上人师父一生的不朽之愿!上人的风范,永远是我修行道路上前进的标杆;上人对我的关怀,成为我修行之路永远的动力!


    1922年(民国十一年)恩师离欲上人舍道教而学佛,专程去射洪县东山寺禅门老宿——本空禅师座下祝发,法名离欲。剃度后,上人深入经藏,潜心修行。本空禅师见他夙慧深、善根厚,便向川中著名古寺——蓬溪县定相寺推荐,让他前往参学。定向寺禅农并举,自食其力,持律特别严谨,是个颇具声望的道场。住持思摩禅师(俗名李君莲),是清乾隆年间的翰林,后来弃官为僧,遁迹空门。思摩禅师虽然学识渊博,但赋性暴躁,门规甚为严历,训语之际,有时破口大骂,乃至拳打脚踢!恩师离欲上人经过13年的头陀苦行、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终获思摩禅师传授心印。恩师到了晚年,每当谈起他的几位师父,无时不感恩戴德,人们从未听到他有过只字片语的埋怨。言及此,恩师常常叹惜:如今的年轻僧人,师父话讲重点都接受不了!如此不愿吃苦,不愿忍气修行,纵然披上僧衣,也难成正果啊。


    贫僧于一九八四年12月份到报国寺,第一次与恩师见面,当时提出出家学佛的想法,师父答应了,但他却要我写一份简历,并写一份“你为什么要出家学和尚”的答卷。


    “为什么要出家学和尚?”这个问题对当时的我而言,是很难回答的,不知从何下笔。因为我从未进过寺院,从未见过僧人,从未接触过佛法,对佛法的认识可以说是一无所知,非常陌生,我也说不明白为什么想出家当和尚。正好在当时,有二位沙弥师兄路过,我便请二位师兄指点一二。可二位师兄无论如何都不肯。在别无他法之下,我只好按自己的想法写。我很清楚的记得其中的两句是:“走先辈们未走完的路,做先辈们未做完的事”。当时自己的脑子中根本没有什么袓师、大德、法师这些词汇。我写了短短的几行字,呈上给师父。此时的我心中没底,不知成与不成。谁知师父看后哈哈大笑,说“要得!” 这时我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师父又说:明年正月来,再带上三个月的粮,过了正月就不要来了。我答应道:“要得!”这便是我当初投师的情景。


    师父威严慈祥,授学爱徒。他老人家对我们的教导和开示,我一直铭记在心。


    恩师对弟子们的要求非常严,如有懈怠,就会很严厉的呵责。我们平常都以劳作为主,一切都安排得非常紧。他对弟子们开示得最多的就是:百丈禅师的农禅并重“一日不劳,一日不食”。他教我们“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师父常常引用古德的话,诸如“宝剑须从磨炼处,梅花香至苦寒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哪一个祖师不是如此?这就是真理,修行就得吃苦,要磨炼的意志,增强道心!”师父如此开启我们的智慧。


    恩师自修禅定,但常示人以做事念佛。而弟子们总是好高骛远,老想学参禅,追求神通境界,或者想外出参学。面对这些情况,恩师谆谆告诫:“人心不死,道心不活”。殊不知,禅之一门实乃对机之法,全在当下一念。追随恩师的八年中,我们主要还在于对师父的日常生活起居和衣食住行的体悟。有的人总是认为师父没教什么东西,那是天大的误解:师父每天都在给我们作示范,教我们日常生活起居,教我们怎样衣食住行。然而自己不愿意学,师父又有什么办法呢?一切如来都是身教重于言教。比如《金刚经》“说法因由分”写世尊“著衣持钵乞食”,就不难看出佛陀的衣食住行,都是在给我们作示范。可惜,很多人不能体悟此意。


    恩师言语干练,从不多说一句话,教我们做事时,只说一遍不作解释,如有第二遍,那就是四个字“依教奉行”!让人对他老人家生起敬畏。上人仙风道骨的形象、严峻而慈祥的神态时时浮现在我眼前。有一次,师兄弟们在一起闲谈,说在这里学不到东西,要出去参学,结果被师父呵责:“在我这里学不到东西,你走出去一辈子也学不到东西!”


    “师父是不是太自信了?”当时我们无法相信和接受。但是,时间证明了一切。在事实面前,我们不得不承认师父就是师父。之所以徒弟成不了师父,那是因为徒弟不认识师父,当你认识师父那你就可当师父了。否则就是当上师父,也是焦牙而已。现在的学佛者,四处寻求善知识、高僧、大法师,出名寺院等,却不知“自心即佛”,大搞心外求法,听了法师讲几句经或开示就以为得法了。而自己究竟改变了多少、修证了多少就不过问了。佛法说:“心净则国土净”求法者是否与师父的心相应,只有天知地知。


    恩师尊师重道,永继宗风。1985年10月,上人本着报答师恩,为众生种福田的愿望,率众一行五人乘专车赶赴武胜县走马场神仙坝,迎请思摩禅师灵骨回报国寺,安放于业已竣工的“离欲和尚寿藏”第二殿,永资凭吊。1987年秋,恩师率一行五人在家居士,到射洪县洋溪镇东山寺,拜祭本空禅师。师徒五人下车后步行上山,到本空禅师墓前休息片刻,献供、焚香秉烛,向本空师父着礼三拜。上人又叮嘱赖朝秀居士:“好好看护本空师父的墓地,不要被人破坏了!”


    恩师严谨一身,道貌超然。他步伐轻键,行步无声而如风,如离地行走一般,随行者须小跑才能跟上。有一年夏天,上人沐浴,让弟子帮忙。弟子们看到了让人惊叹而不可思议的一幕:他老人家身上皮肉,如三岁孩童的肤色,光如琉璃!可想而知,他老人家德行之深,这是普通行者办不到也见不到的!


    师父让人不思议处很多,比如,他的口痰从不吐而自咽,很多人不解,这也是恩师的密行之一。他的生活起居看似如常人,而并非常人,在常人眼里是逆行,可是在道人眼里才是顺行。徒弟是否认识师父?在这一点上可能是十有九不知。广行布施,治病救人,怨亲平等,有求必应。凡来求医者,不问贫富,有求必应,前后几十年,被治愈者数以千计。其中有的还是疑难怪症。上人施治的方式方法也十分奇妙,有的处方,有的不处方;有的给药吃、有的不给药吃;或给糖果、或给水果、或与之闲谈、或留寺中小住;甚至不见病人、派人代诊,仍然疗效显著。时人无不奇之,无不讶之,纷纷赞曰:“此仙僧医术!”


    恩师不为名利 潜心修佛。恩师常开示弟子们:“作为一个佛教徒,千万不能图名图利、不能慕虚荣。那些东西全是假的,过眼云烟,有功不昭才为大功、有过不昭反为大过,至于建庙,要看缘分,愿力大小,如果愿力宏深,自有护法人。”


    恩师勤俭节约,广结善缘,重修古刹,成为乐至报国寺中兴第一代祖师。民国十九年(1930年), 离欲上人身穿破衣肩背烂蒲团,飞锡乐至报国寺,广结善缘、应机化度、致力修复。他将居士们供养的高档用品、食物,均变卖用于建庙。日常生活中,哪怕一粒粮食,他都从不浪费,即使是生了霉的面条,师父都从不浪费一根。在那艰苦岁月,没有任何调料,连盐都缺,师父就用老坛泡菜下面吃。1991年,荣昌居士见上人床上用品破旧不堪,特意为他购了一套高档被盖等物,师父坚持不用,卖掉用钱建庙。师父留下的补疤旧床单和追随他几十年的风火蒲团等,成为启迪后人最佳的教具,是具有无上价值的精神财富。


    恩师一生的生活行为规范就是我们要学的,也是我们要修的,更是我们要证的。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要老实念佛,勤劳做事,要以培植福德为修行的基础。上人当年出家修行,风餐露宿,行踋十方,挑大灯笼,参究于当下,无非就是“去妄”,别无他法。


    恩师教导我们一定要以爱国爱教,遵纪守法,持戒修行,弘法利生,社会慈善,忘我利他为指导思想。团结互赞,树立正知、正见、正解、正行,发扬人间佛教思想,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利益人群。这是实践人间佛教必须遵循的道路。


    坚持依净土为归属的指导思想,维护乐至佛教,使乐至佛教健康有续的发展,引导大众迈向修行佛果的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