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我家与佛教佛法的缘分

     

                   往事悠悠:年幼父母饮法乳

    听81岁的母亲大人说,她外婆的老家就在龙门乡。

    母亲小时候,时常跟着自己的外婆到报国寺进香,叩拜离欲上人,吃报国寺的斋饭。母亲说:“那时总觉得十分欢喜。”

    解放后,母亲参加革命,曾从事过土地改革等工作。后来极左愈演愈烈,就再没有机会亲近离欲上人。

    父亲的老家在上半县的大佛区,后来所在的三个大队又划给了简阳,但大佛这个名字在我们兄妹幼小的心灵里已经生根。

    听84岁的父亲老人家说,他小时候经常同自己的母亲就是我的奶奶到附近的庙子烧香。

    我父亲很乖,总是担任提香包包的角色,很讨大人喜欢。

    殊不知这却为后来的文化大革命留下伏笔。

    因为小时候给大人提香包包的事情,我父亲挨批斗的时候写了不少检讨。

    佛门有云:“一历耳根,永为道种。”一声清脆的佛号,一尊庄严的佛像,乃至寺院的一柱飞檐,都必然是佛教佛法的甘霖。它们在我的家庭播下金色种子,而今终于结出了令人喜悦的果实。

    瞧,学佛的一家子

    改革开放以后,宗教政策逐步落实,我的老父老母和两个妹妹相继退休,大家有机会大胆前往报国寺等寺庙参观,学习。

    母亲和大妹现在成了虔诚的佛教信众。

    父亲与小妹一直专心致志地学习宣传佛教佛法等优秀传统文化,一家人非常和谐幸福美满。

    父亲青壮年时多病,退休后专心学习佛教佛法等优秀传统文化,逢人就喜欢宣传佛教佛法等优秀传统文化,心态很好。令人称奇的是2011年已经84岁高龄了,虽然长期吃药,但身体一直还不错。

    我尚未退休,也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研究佛教佛法等优秀传统文化。

    因为经常陪同客人到报国寺,深受其影响,于2004年编写了《乐至报国寺》一书。

    因为报国寺与成都文殊院关系密切,成都文殊院第八代方丈桂芳老和尚葬于乐至万寿寺,所以又于2006年编写了《桂芳大和尚与乐至万寿寺》一书。

    后来又用“源缘悟圆”的网络笔名在中国佛教网,香港凤凰佛教网等网站开设了佛教博客,专门编写介绍佛教佛法的文章,颇受欢迎。

    佛教说“人生皆苦”,这一点在我父母亲身上很早就得到应验。

    我母亲年青时患过肝炎,脑膜炎等,那时候医疗条件有限,真可谓九死一生。

    父亲:深受高僧影响危难重病坦然面对

    我父亲小时候很讨爷爷喜欢,饭桌上有时专门为爷爷准备的一小碟菜,我父亲还被允许拈一、两筷子。

    爷爷患有肺痨病,现在叫肺结核,那时候不懂传染病的危害,父亲也就患上了肺结核。

    父亲解放前读过初中,解放后就参加了工作。

    因为工作机会难得,所以就拼命干,结果肺病越来越严重,发展到一叶肺穿孔,一叶肺结核瘤,又加上肝硬化,70年代在当时的四川医学院现在的华西医大住院会诊,要求必须做大手术切除已穿孔的一部分肺叶子。

    当时的医学院教授严肃告知,必须做好两手打算,要么成功,要么大出血死在手术台上。

    当时我们几兄妹还小,父母与家在农村担任生产队长的二叔反复合计,最后决定不做手术,回家慢慢医治。

    没想到在当时看来是最不科学的选择,却为父亲争取到几十年的寿命。

    从川医回乐至以后,全家人为父亲治病不遗余力。

    那时候不太懂医学知识,老百姓说“痨病腔腔,离不得碗赖汤”,意思是得了肺结核的病人,一定要吃得好,要经常有滚热的油汤滋润,实践中许多病人感觉吃好一点咳嗽似乎要缓减一些,所以许多肺结核病人纷纷走入这一误区,吃出了心血管等各种疾病,我父亲也不例外。虽然几年前就开始吃素了,但还是出现了问题。

    去年下半年,父亲先后多次出现心绞痛,华西医大初步诊断为心脏管状动脉硬化导致局部狭窄或堵塞,需要进行外科介入手术检查确诊并进行治疗。

    因为我父亲年龄较大,且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肺结核瘤等多种疾病,外科介入手术风险很大,一些老年人因此丢掉性命。

    不作外科介入手术,心绞痛时常发作,随时可能出现心肌梗死,同样有很大的风险。

    父亲心态很好,决定接受外科介入手术,一家人也很支持。父亲说,离欲上人经常教育我们要去除妄念,一心念佛,希望大家不必担心牵挂!

    父亲在接受外科冠脉造影手术过程中,一直坚持念佛,没有出现大的危险。

    但医生告诉我们家属,冠脉造影发现父亲心脏的管状动脉有多处狭窄,必须安装二至三个金属支架。因为手术过程中出现多次心脏停搏,每次大约二至三秒,所以第一次手术不能安装支架,必须结束这次手术,待伤口愈合后,先安装心脏起搏器,再安装金属支架,这样算起来,一共就要进行三次外科手术,真是巨大的考验!

    面对病苦,父亲还是十分坦然。他说,离欲上人精心选定的衣钵传人昌臻老和尚身患癌症,不惧衰老,告诫我们“寿缘未尽则不死,寿缘尽则往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一心念佛就行了!

    父亲深受离欲上人、昌臻法师两大高僧的深刻影响,而能坦然面对生死。

    第一次冠脉造影手术以后,父亲又先后进行了安装心脏起搏器、安装三个心脏冠脉金属支架的外科手术。

    一路走来,每一次都有巨大的风险,每一次都要面对生死的考验,每一次父亲都非常镇定坦然。

    我们全家人和那些知道父亲情况的人都十分感动,无不为佛法的巨大力量所折服!

    我们在与父亲摆谈中提到,父亲老人家的经历,创造了医院医学手术史上的奇迹,但有多少人知道,这其中有无上甚深微妙的佛法的巨大作用啊!

    我们全家人在多年学习宣传佛教佛法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离欲上人经常教导我们的“去除妄念”,昌臻老和尚告诫我们的“寿缘未尽则不死,寿缘尽则往生”,是有关生与死的精辟论述。

    我的感悟:没有大死就没有大活

    今年1月18日20点18分,四川省乐至县佛教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王义居士给我来电话,说今年农历三月十五日是乐至报国寺124岁高僧离欲上人圆寂二十周年,乐至县佛教协会准备召开纪念法会,邀请我参加并在会上发言,同时,邀请我在农历正月十八日前撰写一篇纪念离欲上人的文章,准备出版一本追思离欲上人的文集,可能要在法会期间发出。我虽然忙于俗事,但不能推辞,欣然应允,并开始思考选题。想了一些题目,都觉得不满意,直到晚上十一点过,就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五个孤儿,挺可怜的,我于是决定收养他们。在给他们做饭吃的过程中,发现他们患有传染病。是继续收养他们还是放弃?我决定继续收养。

    与他们接触,我发现随时都有被传染的可能。然而我还是奋不顾身同他们在一起,鼓励他们要战胜疾病,要有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

    这时,我发现有许多奇形怪状的传染病毒要来传染我,并且已经腐烂了我的右胳膊。面对传染病毒可能导致我死亡的风险,我勇敢的对他们说,你们也是生命,你们也想活呀!那么,你们都来传染我吧,就让我的生命来换取你们的生命吧!这时,我浑身像触电一般剧烈抖动,仿佛身上有无穷的力量。

    地藏经说:“万死千生,业感如是。”生与死是一切众生永恒的主题。

    生命的长短是相对的,是虚幻的。草虫一季,松鹤千年。短暂里更有短暂,漫长中还有漫长。一味追求如行尸走肉般的长寿是愚昧无知的妄念。在世间法中,死意味着形色的消失,是很恐怖的事情。

    色身可死,法身慧命岂可灭?正可谓“没有大死就没有大活”。

    慧命指法身以智慧为生命。如色身必赖饮食长养,而法身必赖智慧以长养。若智慧之命夭伤,则法身之体亡失。天台四教仪曰:“末代钝根,于佛法中起断灭见,夭伤慧命,亡失法身。”

    真正需要我们思考与追求的,是一切众生的法身慧命。

    色身必赖饮食长养,而饮食之一切有为法乃假名不实的梦幻泡影。而法身必赖智慧以长养,慧为法身之寿命,故曰慧命。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曰:“慧命谓博闻强识以慧为命也。”

    因此,一切众生必须博闻佛法,精进修行,全力长养自己的法身慧命,才是无上正等正觉的正道正途。

    佛教佛法用“入灭”,“圆寂”,“涅磐”绝不是仅仅是形色的消失那么简单。大概的意思是经过闻思修等次第,可以达到形色消失,神识永在,不生不灭的境界。

    天地玄黄佛光照,

    海枯石烂禅心老;

    金銮殿上度天子,

    刀斧从中说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