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忆与昌臻老法师闲谈

     

    1、他因为外祖父刘豫波曾是四川佛教会名誉会长的关系,拜见了成都大慈寺方丈、当时的四川佛教会会长圣钦大和尚。后来圣钦大和尚成了他学习禅宗的依止师父。

    圣钦大和尚(1869—1964),四川省三台县人,法名圣钦,法号荣崇。是近代四川德高望重的大德高僧。早年即在扬州高旻寺开悟,挂过“破参牌”名震江浙。后回到四川任峨眉山接引殿方丈、成都大慈寺方丈。曾任四川佛教会会长,及四川佛学院院长。

     

    2、侍者隆顺:你老是好久开始学佛的?父母咋教你的喃?

    昌老:从小家庭儒家佛家一起来,从发蒙以后开始。父母从信因果,相信佛菩萨的加持,相信善恶报应是真实的,就举例(讲给我们听),每顿吃饭就是课堂,在吃饭的时候讲。

     

    侍者能慧:你好久开始参禅的?以前学佛从信因果开始啊?

    昌老:20岁开始参禅。信因果、诵经,心经、大悲咒、普门品、太上感应篇、四书五经,都背了,还要通过老师考,背全本的。这个东西是好,过去儿童读经,很容易就背了,当然不懂。但有的以后也不懂就是问题了。

     

    侍者能慧:20岁拜师,就拜圣钦老和尚?

    昌老:恩。仪式没有,但是对老人家三拜在方丈室。封起礼物,也不是天天去,他也忙,有时去问,他也说,当然是我的根器太差,没有尝到味道,也就没有下好多功夫。

     

    侍者隆顺:你跟普钦法师当时有什么因缘,再转而跟普钦法师的?

    昌老:就是自己一直没有开悟,同参中有,自己就晓得自己跟器不同,原来以为自己是上根,当然看到别人开悟了,就怀疑自己了。就去考人家,别人境界就是不同,于是就承认自己不行,就参不下去了。承认自己不行,不是那个材料。

     

    侍者隆顺:你是好久学密的?参禅之后有好久?

    昌老:20多岁。参禅有5、6年,对于坛经、金刚经,在没有参禅的时候就去看,包括那些公案啊。

     

    侍者能慧:你学“密”学了好多年?

    昌老:从20多学到30好几,学密也得了些受用,当然也很难,心里就动摇。原来最初想修行的时候,就接触谢慧明(音)老居士,他是印光大师的弟子,他劝我念佛,但是听不进去。他送我的书看都没有看,后来参禅参不进,学密又觉得很难,我转回头就看印光大师的东西。

    那时,谢老居士已经圆寂,我看印光大师文钞,我就觉得很好。因为我对儒家的东西很相信,而印光大师的东西与儒家的东西很相近,从深信因果这点下功夫,把人做好来修行,一下就觉得很投合的,我就决定来看看。

    虽然也在学密,但是看这个就很容易接受,后来普钦上师也圆寂了,路子是有,但是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好大的收获,后来看印光大师的就觉得和我很合适,就学进去了。实际上,参禅后和整个学密的过程,我都在看印祖的东西。

     

    3、侍者能慧:你是什么因缘遇到普钦法师的?

    昌老:这个因缘很多,好几位修学密宗的大德都认得到他。一位老居士,贺幼云老居士,是位女士,这个人对我的影响很大。她是在上海读的大学,在读书的时候就接触了来果和尚(音)、虚云和尚,皈依了很多大德。

    她就参禅,知见上很有东西,非常会讲话,很谦虚,说自己没有学到什么,是贩卖如来的佛法,自己是一个杂货摊子,你们要问我(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都懂,受她影响很大,她主要参禅,但是也皈依给了普钦上师。上师也不是单纯的学密,他是参禅大彻大悟的,我们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