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昌臻老法师的二三事

         一代高僧上昌下臻老法师于2009年12月26日高登莲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为我们作出了榜样。今年7月18日,乐至报国寺常住,按照昌臻老法师“骨灰捣碎,加白糖、面粉撒林中,与众生结缘,并偿夙债”的遗愿,在二百多名四众弟子及家属的念佛声中,将老法师骨灰普撒于寺内的树林草丛。

        老法师是末学修学净土法门依止的大善知识。《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提到“亲近善士”要随时忆念上师恩德,每当我忆念起师父对我的恩德时,都禁不住要流出激动的泪水。师父一直不准许我发表这篇文章,他极不愿意别人宣传他,但师父的事迹太感人,是我们弟子学佛、学做人的一部很好的教材,所以我把亲见亲闻的一些师父的感人事迹写下来供养大家,以报师恩佛恩。

        老法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慈祥老人,他严持戒律,精进修学,不辞辛苦,不畏九十多岁的耄耋之年,呕心沥血,荷担如来家业,弘法利生,普度有情,赢得了广大信众的仰止和赞叹。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末学长住乐至报国寺,在医务室为三宝护法,有幸亲近师父,并拜他为依止师。师父的高尚人格,严持戒律,精进修行,慈悲度世,为法忘驱,培福惜福,是我做人学佛的榜样。

        师父的超凡脱俗,儒雅,稳健,安祥,慈悲,与我的性急,浮躁,好斗,好胜的劣性性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在他老人家的慈悲调教下,末学有所改变,但还远远不够。

        (一)   以身示行 感化有情

        师父以75岁高龄出家,接下了师爷离欲上人委托的重担。他深知自己对佛门里的很多业务不熟,担子重,要建设管理好寺院,首先要从自身做起。于是每天早上三点起床打坐念佛,直到7点吃早饭。8点钟以后就开始处理寺院的日常工作,做一个住持,寺院工作相当繁杂,大小事务都要请示他,甚至四众弟子吵架纠纷都要他出面解决,还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参访的僧侣居士,并为他们讲开示,每天要说很多话。寺院举办佛七法会,他老人家不仅亲自带领大家念佛,还要为大家作开示。1996年我第一次参加佛七法会,那时念佛堂还在旧安养院,规模远远没有现在的念佛堂庄严恢宏,只能容纳60人左右。师父每天从早上5点30分到晚上9点,一直坚持带领我们坐念绕念了一周,晚上还为我们做净土法门的开示。那时他已79岁高龄了,那届佛七法会圆满殊胜,四众弟子深受感动,发愿修一座更加高大、宽阔、庄严的念佛堂。

        不到一年,新的念佛堂竣工了。从此寺院每年春秋两季举办念佛法会,在师父愿力感召下,全国各地来参加佛七的信众对净土法门了解得更深入。这批骨干回去后,又带动当地信众在当地寺院开展积极的念佛七活动,产生了连锁效应,影响很大。

        为了更好地推广净土法门,培养弘法人才,师父在寺院开办了“净土宗培训班”,来自全国各地的佛子们在这里系统地学习了净土法门的经论和佛学基础知识,理论和素质都有很大的提高,树立了正知正见。目前,寺院的佛七法会和净宗培训班已经全国驰名,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遍及五湖四海。曾经在湖南衡阳佛教音乐会上演唱“是心作佛”的耀一法师,就是培训班第四期的学员。这首歌的歌词和谱曲均系培训班教师创作,十年来唱彻大江南北,感动着无数善男信女的心,唤醒亿万沉睡的佛性,令听众热泪盈眶,心生慈悲。

        师父处处以身作则,凡要求别人做到的,首先自己做到。早期寺院条件不好,很艰苦,每次伙食团买了煤炭,汽车把货拉到寺院时,师父总是第一个拿起铁铲,默默地一铲铲卸起货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大家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纷纷拿起铁铲、箩筐,投入劳动。

        那时寺院庭园里还栽种有部分农作物,常住的四众弟子都要到田地里出坡,拔草,割麦子,施肥。师父身为方丈,也不例外,与大家一起劳动。记得有一天出坡,是在七月大暑天,烈日火辣辣的,我们一大早就带上草帽到田里,却见师父已经在那里拔草了,大家感动不已!那时他老人家已经八十一岁了,我们不忍心他太劳累,都劝他回寮房去。可他老人家就是不走,坚持顶着烈日,默默地在田地拔草,心里念着佛号,此情此景,至今回想起来,还禁不住泪水盈眶。

        恩师把过堂也当做是修行之一,每天吃饭都是早午(他过午不食)坚持与大家一起过堂。那时寺院有两个食堂,除五观堂外,在旧安养院还有一个食堂,是专门为了照顾住在那里的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们开设的。因为人比较少,所以那里的饭菜的味道和营养比寺院的稍好一点。有段时期师父的肠胃功能不好,而寺院斋堂里的饭菜又比较硬,我就向常住和安养院的负责人建议,把安养院的饭菜供养给师父一份,照顾他的肠胃,大家都很赞成。可师父坚决反对,说不能搞特殊化。我们好说歹说才把他老人家说服,但他又说吃那里的饭菜可以,不过要自己付钱,因为那里的伙食是居士自费,大家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了。后来考虑到他年事已高,弘法工作又很重,从他身体着想,不宜再过堂与大家一起共餐,才专门分派居士为他做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