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禅寺 法务动态 祖师传承 寺院图集 法会学修 学海无涯 回音壁
  • 历代僧伽
  • 离欲上人
  • 昌臻法师
  • 隆宣法师
  • 《尘缘梦影》——净宗大德昌臻法师传

    引 子

    这是一段不得不写的文字:离欲上人与报国寺的奇缘!

    在我为写昌臻老法师传记所作的采访中,听了太多关于离欲上人大智慧高境界的神奇故事,不少都是上人弟子的亲身经历。这似乎让我明白,为什么一位百岁高龄的禅门宗匠、大德高僧在临终前,会宣布一件举世皆惊的决定:选一位75岁的在家居士,削掉白发来做报国寺的住持!

    这个违反常规的决定,让不明究竟的人多有质疑,同时也成就了一段佛门传奇:这位接班人张妙首,没有辜负恩师的厚望,在把报国寺建设成道风谨严的蜀中净土后,在出家18年后,以93岁高龄,安详往生。七日后装龛,手脚柔软如绵,面色红润如生,烧出五彩舍利子千余颗。

    离欲上人与昌臻老法师之间,以及他们与报国寺过往的因缘,岂是我们凡夫所能知晓的。他们后来的成就和境界,实非语言文字所能描述。但为使大家增进信心,在修学上有所裨益,所以不揣冒昧,就我所收集和采访到的资料,在此予以简述。

    离欲上人与报国寺

    四川乐至报国寺,因离欲上人而名声鹊起;离欲上人,也因乐至报国寺而名垂千古。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蜀中山川奇秀,藏龙卧虎,历代高僧辈出,而离欲上人与乐至报国寺,则成为四川近代佛教史中的一则传奇。

    上人一生修头陀行、农禅一味、定慧忍辱、怨亲平等,念念在兹,日日如斯,让后生难以望其项背。他的行事为人,对弟子的另类教化,留下了许许多多神奇的故事。他与报国寺的因缘,更是宿世所定。

    位于乐至龙门乡金龟山上的报国寺,距县城东北20公里,始建于隋朝开皇二年,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是蜀中现存不多的千年古刹,曾历尽沧桑,几度兴废。1930年,离欲上人行脚至此,开始了对报国寺的第一次修建。

    上人何以到了报国寺就驻足不去?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弃道学佛 修头陀行

    离欲上人(1887-1992),四川省合川县泥溪乡人。俗名侯喻君,秉性刚毅,智慧过人。家世经商,15岁时,家道衰落,一贫如洗。一日在姑母家偶然翻阅《金刚经》,顿有所悟。从此看破名利,离家访道。拜川东著名道士刘银子为师,精修丹法,得道后云游四方。

    1922年,35岁的他打听到射洪县东山寺有一位高僧本空禅师,俗姓杨,射洪县柳堤人。本空禅师9岁出家,12岁大彻大悟,与四川新都宝光寺无穷老和尚同戒,均系禅门老宿。侯喻君大喜,便舍道学佛专程去东山寺。

      进了山门,恭敬地向出家人打听到师父处所,并按所指方向朝师父住处走去。刚转过楼廊,便听到朗朗诵经之声,轻轻走近细听,诵的乃是《金刚经》,他不由自主地伏地跪拜。

    此时,本空禅师正诵到:“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突然停止说道:“够了,够了,你就叫离欲吧!”

    侯喻君得法名立即叩谢师父,顶礼三拜。从此就在东山寺深入经藏,潜心修行。

    离欲法师的师爷原本是一位姓袁的进士,弃俗出家法名明心。鹤发童颜,行事神异,言语颠倒,人称“疯和尚”,大家对他敬之如神。明心禅师任过东山寺住持,后去射洪县两河口乡龙台寺。此庙原是明代翰林学士住宅,因无子女继承,便捐赠改为寺院,常住僧众100余人,香火甚旺。民国初年,明心禅师在龙台寺坐化,据说他住世200多岁。

    因缘成熟后,离欲离开本空禅师,前往蓬溪县定相寺师从师叔——得道高僧思摩禅师参学。思摩禅师,俗名李君莲,原是清乾隆年间的翰林,后弃官为僧。他学识渊博,擅长书画,147岁时返老还童,白发转青,全口长满42颗牙齿,人称“癫师爷”。

    思摩禅师观离欲根基果然属上根利器,必当成就,于是常常痛下钳锤。离欲不知遭受了多少次打骂,而每次,他都看着是师父帮自己消除业障,因此愈加深切忏悔,且更加勇猛精进。经过8年的头陀苦行,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终蒙思摩禅师密授心印。继后,于新都宝光寺方丈祖道禅师座下受具足戒,并承宝光堂上无下穷老和尚,付与衣钵,法号圆空,为临济宗22代禅师。

    一天,思摩禅师叫来离欲,问道:“你今后作何打算?”离欲被这突然问话怔住了,一时不知作何回答,只是站着。

     思摩禅师笑道:“但讲无妨,不必拘束。”

    “我,我……”离欲欲言又止,望着师父慈祥的面容,他直言道:“师父,我想效法道济禅师(即济公和尚),云游四海。”思摩接上说:“飘忽不定。”

    “正是!”离欲深施一礼,“这样仍能够……”看到师父把头轻轻一摇,离欲便停住了。

    “这当然也好”,思摩禅师微微点头,转而神秘一笑,“不过,有一个地方和你有一段因缘。”离欲抬头,严肃地望着师父,好像在问:“什么因缘?”思摩禅师接着说:“该地距寺有二三百里,有一座创建于隋代的寺院需要你去。”

    “是不是乐至报国寺?”

    “是。那里是隋唐以来历代高僧辈出之地,地形特殊,‘金龟山上,竖马石棺’,你会在那里住几十年的。”思摩禅师突然停住了,眉头一皱,急又展开,面带微笑。

    离欲心领神会,思索片刻,问道:“我何时动身?”

    “你自己决定吧。”思摩禅师平静地回答。

    不久,离欲向师父告辞。临行前,思摩禅师向离欲念了一首长长的偈语:

    霹雳空千古,光明眼界开;

    全除云雾翳,为洗水晶来。

    春蔼凭磨炼,秋波任剪裁。

    霞云双镜彩,涛涌万珠开。

                    银海瑶琴好,冰湖浊魄浣;

                    重辉玄日月,一瞬脱尘埃。

                    仙骨何日换,灵元上界培;

                    湮湖诚可接,昂首即蓬莱。

    概括了离欲的过去,又预示了离欲的未来。

    后来事情的发展果然如思摩禅师的预言一样。

    金龟山是乐至报国寺所在的山名,此地周围都是泥土和马骨岩,惟有金龟山上到处布满质地坚硬的圆形巨石,尤如龟卵,此山由此得名。

    金龟山上,报国寺内到处有巨石开凿的石棺,而其中一座石棺外面有一对精心雕空的圆形宝球上,确实写有“竖马”二字。离欲法师到乐至报国寺后,就再也没有长时间离开过乐至报国寺,并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修庙上,前后几十年。离欲法师的最终安息地——也真是在乐至报国寺金龟山上的石棺里,这是后话。

    初到报国寺 入定惊众人

    离欲悟道后,开始游化各地,建寺弘法。1930年,尊师嘱咐,离欲由中江县行脚至乐至报国寺。当时报国寺长年失修,殿堂倾塌,然在离欲眼中却是绝好道场。

    当时,正值报国寺举办观音法会,四众云集。离欲挤进人群,正要跨进山门,会首见他穿着破衲衣,背着一个烂蒲团,好生奇怪,伸出双手拦住他,喝道:“嘿,你是干什么的?”他声称自己是穷和尚,来寺挂单。别无供养,愿在殿上打坐七天七夜,陪伴菩萨,大家以为他是狂妄之人。会首谢某说:“你如果真能打坐七天七夜,不吃不喝,我愿拜你为师,留你当住持。否则赶出山门!”并派人监视。离欲入定7昼夜,出定时,法会尚未结束,他又入定3天。众人大惊,会首及信众当即争相皈依。 

    此事,成为奇闻,传扬开来:“乐至报国寺出了圣僧,活菩萨……”。之后,报国寺香火旺盛起来,朝拜的人越来越多。离欲乃依法化度,广结善缘,致力修复,先后修复观音殿、藏经楼、东西丈室及楼廊、寮房等。规模臻于完善,离欲又飘然他往。

    成都弘法  大众倾仰

    1935年,上人行脚成都,川军师长范绍增,中弹深入肩胛骨,发炎剧痛。医院主张截肢,范绍增不从,请一法国医生治疗。每次诊费银币400元,连治40天,疼痛加剧。一次在周某家偶然遇到上人,忙向离欲上人求治。上人随手给他蜜枣二枚,范绍增吃后,不久觉得疼痛缓解。当夜醒来,肿痛俱消,忽然感觉一物抵背,忙拿出一看,原来是自己身体内的子弹!

    范绍增大为惊异感激,以银元10万供养上人。当时正直川北大旱,饿殍遍野,上人建议用此款“以工代赈”。仿宝光寺规模,建射洪县古佛寺,作为十方丛林。遵百丈遗风,农禅并举,建盐厂一座,植树3万余株。1944年举行传戒法会,受戒僧众136人。

    上人悲愿至深,平时弘教之余,有求医者,就随缘施治,不少中西医束手的难症绝病,往往著手成春,治人无数。上人治病,有时开中药处方,有时给患者水果或食品吃,有时与之闲谈,有时留在寺内小住,善巧方便,不拘一法,而疗效甚佳。因此远近求医者,络绎不绝,奇异事亦颇多。

    不久,他把寺务交给欲空法师,主动退院。

    1941年,上人应三宝弟子之请,又至成都弘法。大众倾仰,共捐资财,在北郊任家湾(现人民北路)。修建了“离欲念佛堂”一座,一时法缘殊胜。捐资者不少为危症获救,深感再生之恩的患者。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日机频繁轰炸成都,每遇空袭,前来避难者不少,而该处始终未被轰炸。

    四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一日,日军108架飞机狂炸成都,上人正在吃饭,忽然说:“我有急事,要去铁脚巷叶青成家。”大家苦陈利害,上人不从。到了叶家,紧急警报大作,震耳欲聋,市民竟相逃命。上人跏跌坐,从容地对叶嘱咐:“家中人勿惊乱,即将有人到此。”话毕,一阵急促的叩门声传来,一中年妇女,仓惶入门,见上人,扑地求皈依,上人微笑,将其收为弟子。取法名昌逃。笑谓:“昌逃、逃命的逃。”事后,人们上街,见房屋倒塌,遍地瓦砾,独存上人所在两间铺房,完好无损,顿时好奇者涌进铺房,充塞小屋,有认识离欲上人的人惊呼:“离欲上人!神仙!神仙!活佛!”立刻,求皈依者接踵而至。川军将领邓锡 侯、官员冷寅东、范绍增等人,亦先后皈依座下。

      驻锡古刹 独肩重建

    1951年,上人重返报国寺,独居古刹,含辛茹苦,守寺护林,种地养蜂,纺织草鞋,躬亲劳动,怡然自得。在“‘破四旧”的年月里,成群结队的人,手拿锯子、斧头,蛮横无理,想砍伐寺里的的参天古树。上人挺身而出,多次据理力争,挡住砍伐。并写信向中央、省、地、县各级有关部门反映,才由当时的“县革委”出面,宣传保护国有林政策,及时落实管理措施,这才使寺里的古树得以保护下来。

    至1984年落实宗教政策,当时报国寺经历10年浩劫,又遭火灾,几成废墟,而上人已年满97岁,出于爱国爱教的一片赤诚,毅然独肩重建千年古刹的艰巨任务。从整体规划到具体施工,都亲自料理。

    在其为法忘躯精神的感召下,各地四众弟子,踊跃捐款,不费国库分文,经8年的惨淡经营,终于重新建造起大雄宝殿,气象一新;寺内广植树木花果,绿荫幽幽,环境清静宜人;并从缅甸迎回玉佛13尊,其中4尊均高达2﹒5米;重新规划原千佛岩造像,精工造就长达13米的卧佛像一龛,及高约4米的接引佛像一尊,药师佛像一尊,观音菩萨像二尊。吸引了不少上香礼佛的信士,使报国寺初步成为瞻礼朝拜的庄严道场。

    诲人不倦   普度有缘

    离欲上人一生,刻苦修行,深入禅观,悟佛心要。而对广大弟子,则据根机,普遍教人念佛,求生净土。他说:“人的自力是有限的,佛的愿力和慈悲则是无限的。人的自力好比微细的针,佛力则好比巨大无比的磁山。我们学佛修行,老实念佛,接受无限的佛力接引,才是事半功倍之道。”

       上人自行化他,诲人不倦,普度有缘,言简而意赅,严肃而热忱,刚毅而温和,常把高深博大的佛理讲得深入浅出,明晓易懂,或引佛言祖语,或谈修行故事,或联系生活小事,稍加点拨,启迪弟子去体悟。

    一次,几个居士去见上人,其中一个居士说:“师父,你老人家一百多岁了,身体那样健康,坐禅的功夫那么好,我们念佛没有什么感应,你教我们坐禅吧。”

     上人睁开微闭的双眼厉声说道:“坐禅?坐死!没有大死就没有大活,凡心不死,道心不活。你们念句佛号心都不清净,还想坐禅?”那居士听了深觉惭愧。

    接着上人又真切地说:“学佛之人,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要脚踏实地,勇猛精进,丢掉妄念,用‘心’老实念佛,忏悔业障,即可强身健体。如果能下大决心断除妄念,既能明心见性,禅净双修,了生脱死,超凡入圣。现在有多少学佛的,每每求感应,求神通,殊不知他们自心混浊,怎能感应道交?”

    至于怎样学佛修行,上人认为:学佛之要领,必须从去妄念入手,三藏十二部,可用“去妄”二字概括。妄心与真心本来是一体两面,妄心附着于真心,妄心去,则真心自显。古德云: “打得念头(妄心)死,许汝法身(真心)活”,真实不虚。如何去妄?须发大心,用功修行,立志了脱生死,广度有情。同时,应时时处处检查身口意三业,管好六个弟子——眼、耳、鼻、舌、身、意。要从起心动念处脚踏实地用功夫,别无取巧之法。上人 说:“凡夫学道,妄念太多,犹如一块染污了的白布,要想洗净,不容易!要多念佛,清净身口意三业,同时多诵经礼佛,总有一天会有所悟入。”

    上人平生很少写文章,而对“断除妄念”却有一篇短论,总结了毕生的体悟。题为:《断除妄念亦能健康长寿》,全文是:

    古来,我佛度人,无非就是断除妄念。自我披剃出家为僧以来,时时都是坚定根除妄念。发勇猛心,不随妄想习气境界转,在一切时中,不分行住卧、动静一相,本自如如。妄念不生,自然疾病减少,并能健康长寿。

    妄念一断,即能明心见性,岂但健康长寿,古德说:“若能识德心,大地无寸土。”全部佛法,归结到一点,即是断除妄念。妄念,又是称为妄想。例如,我们早晨睁眼,脑筋里不断想事情,种种念头,种种幻想,公事私事,人我是非,八百年的往事,都像电影一幕幕地过去,又像奔流不息的瀑布,没有一分一秒停止。这个常常想事的心,就是“妄心”。断妄心,实在不容易,古人说:“断妄念如断四十里流。”谈何容易。

    我们每天从早到晚,一切动作与思维,都离不开妄念,妄念是分别心,第六识。如眼之于色,耳之于声,鼻之于香,舌之于味,身之于触,意之于想,皆是识的作用。内有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六根和六尘一接触,就产生六识。此六识因为受了第七未那识“我执”之影响,一切言语行为,莫不为自已打算,以我为本位。因而发生人我是非,种种烦恼。此“我执”之影响,一切言语行为,莫不为自已。此“我执”之一念,即是根本无明。由此无明便造种种业,受种种报,以致流转生死,永无止息,我们想拔除生死之本,对于永无休歇的六识心浪,必须予以停止,相续不断的意识便不起作用。如能永远维持此心之寂静,那么,健康长寿,永葆青春,不过是随之而来的副产物而已。

    此种无念真心,是绝诸对待,没有大小、方圆、长短、善恶、是非、垢净、增减、生灭、断常、来去等相;一尘不染,空空洞洞,什么都加不上。这是禅宗所求的终极目标——明心见性,也就是祖师的指标,在二六时中,不分行、住、坐卧,动静一相,本自如如,妄念不生,何患长寿不了。若不如此,总是忙忙碌碌,从早至暮,从生到死,空过光阴。在修持上固然是劳而无功,在身心上也永远不得安定,这样和健康长寿也是背道而驰的。

    因此,我们应当知道,妄念对于人生实在是关系太大,必须认真对治。

    上人为了教化众生,善巧方便,借谈健康长寿引导大家了解佛法的真谛,真是大智慧者。

    上人生活检朴,布衣蔬食,终身不变;清心寡欲,不求名利,乐道安贫,从不攀缘;非为弘法利生之事,芒鞋不出山门。日食仅用园蔬咸菜和豆制品佐餐,有供养珍贵食品者,每派人带往市场变卖作建庙用。

    所用被盖床褥均有无数补丁,家具用品皆旧而破损。上人安之若素,不许更换。1991年荣昌县部分居士,见他卧具破旧,特选购高档商品供养,上人终不愿使用,仍变价用于基建;寺内开辟荒地数亩,除种植果树外,其余种杂粮、蔬菜;僧众功课之余,出坡劳作;上人虽年过一百,有时亦亲自下地浇水除草,农禅并举,以身示范。

    他的言教身教,我们在后来的昌臻老法师的身上,也能随处可见。

    临终前的重托:我的接班人是张妙首

    1991年6月,离欲上人对弟子江昌缘说:“生命由我不由天。这个庙子要找一个居士来当家,找到接替我的人以后,我就要走了。”

    1992年春节刚过,上人吩咐昌度去四川新繁县叫来伍居士做了25套白衣白帽,其中寺内僧人每人一套。僧众感到奇怪,“这是为什么?”

    上人说:“你们别管”。

    更奇怪的是,春节前夕,他叫居士李仁杰写了3个大字:“方丈寮”,亲自守着贴在客堂进门左边一间屋的门坊上。李仁杰满以为师父要迁新居了,笑着说:“师父,你哪天搬过来住?”

    “我不过来,是新方丈住的”。

    “是哪一个?”

    上人神秘一笑:“你以后就晓得了。”

    李仁杰心想:“天机不可泄露。”但根本没有去想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过了两个多月,时至1992年4月15日,乐至县报国寺里依然是晨钟暮鼓,静谧清幽,谁能料到,离欲禅师会在寮房里,口述加急电报:

    “成都文殊院省佛协志编室张妙首:我欲病危,有寺庙经济重大事情商讨,希你与冯学成速来。乐至报国寺离欲电。”

    由住寺居士李仁杰记录,乐至县居士李德全于1992年4月16日上午10时发出。

    电报发出以后,仍然安定如常。万人景仰的离欲上人,依然是目光炯炯,气朗神清,耳聪目明,头脑清晰。上午,在寮房里,坐在那张旧木椅上,大指掐着中指,口里不停地念着:“人人平安,家家平安。”